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婚礼进行时
    杨钊的死,自然跟裴旻有关。

    裴旻来到这梦幻般的时代已经有十数年了,也在李隆基的支持下,打造了一个更为强盛的王朝。

    但历史的前车之鉴,一直是裴旻的心病。

    对于制造安史之乱的那一批人,裴旻心中绝不存有半点的姑息之念。

    李林甫一直留着是因为实在不舍得。

    裴旻最早将李林甫诓骗到身旁的时候,动的就是想法子整死他的心思。

    只是那个时候他实在缺人,李林甫个人的能力也特别出众。

    裴旻用着特别顺手,这一用就舍不得杀了,一直用到现在。只要李林甫不起二心,愿意在凉陇之地呆着,裴旻真狠不下心来对付他。

    但是对于杨钊,历史上那个愚蠢的杨国忠,裴旻没有半点的不舍。

    观其所作所为,杨国忠对于唐王朝没有半点的贡献。

    杨国忠得宠多年,但是他真正执掌朝局的是李林甫死后的那几年。

    不长,就四年。

    但这四年里,他都干了什么?

    炫富、内斗、胡乱任用官员、隐瞒灾情,一手主导南疆的败仗,损兵折将二十万,最可笑的是他还炫耀自己打赢了。

    他就是一个二百五,四年里没有干成一件像样的事情。

    李林甫再混球,也是毁誉参半,他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而杨国忠活着没有半点价值,真不如死了。

    故而裴旻在与杨钊约好之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展如,让他在杨钊回程的时候,找机会将他除去。

    展如也没有多问缘由,干净利落的答应了。

    裴旻也相信展如的实力,对付杨钊绰绰有余的,不去在意此事。

    等着明日迎娶公孙幽。

    千盼万盼,二月十六日终于到来。

    裴旻一早穿上了喜庆的衣服,在府外迎客。

    裴旻的本意是一切从简,邀请最亲近的人,一起热闹热闹足以。

    但是很多事情身不由己。

    尤其是裴旻这个身份地位,诸多事情根本无法随心。

    就如龟兹、焉耆、于阗、疏勒四王亲自携带礼物行了数千里亲自来参加,如此盛意,裴旻又怎么能将他们拒之门外?

    还有昭武九姓国的代表使者。

    这接待了安西四王,不接待他们,他们又会怎么想?

    一个不慎,就会影响西域局面。

    这对西域的国王、使者这般热情,要是将诸多官员拒之门外,会生出什么传言,谁也预料不到。

    这接待了官员,那些仰慕裴旻大名又好颜面的文人墨客又要不要接待?

    裴旻也只能选择来而不拒,一并的接纳下来。

    故而相比当年娶娇陈的时候,热闹了许多。

    往来宾客是络绎不绝,有西域的诸王使者,也有达官贵胄,还有文人雅客,甚至江湖武人,自己的亲友反而少了。

    不过裴旻并不打算逐一相陪。

    西域的诸王使者,裴旻让李林甫负责接待。

    李林甫最好权势,让他代表裴旻与诸王往来,正对李林甫的胃口,能够满足他的**。

    四方官员,裴旻安排了张九龄负责接待。

    张九龄耿直温雅,风度不凡,世人特地将他的风采称呼为“曲江风度”。历史上张九龄死后,有人向李隆基举荐人才,李隆基常常多嘴的问一句“其人风度得如九龄否?”

    张九龄长得并不帅气,但风采气度无人可比,是绝大多数的官员效仿的对象。

    让张九龄来款待官员,最为合适。

    那些文人雅客,裴旻安排了王维负责。王维是个全才,不但文采斐然,还精通音律,善书法,篆的一手好刻印,但凡文人会的他都会,而且水平还都是一流,足以应付。

    至于江湖武人,裴旻别出心裁的让哥舒翰负责。

    哥舒翰之前是个二世祖,在西域的时候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身上草莽气息极重。

    让他陪江湖武人,也是一手妙招。

    经过多年的磨练,在这用人上裴旻早已是得心应手了。

    而裴旻只要负责接新娘,陪好一众属下好友便可。

    随着及时的到来,公孙幽在公孙曦的陪同下进了裴府。

    青色的大秀外袍,兼之素纱的连体衣,配上公孙幽那剑眉秀眉,别有一股端庄大气。

    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全场登时响起叹为观止的叹息声。

    公孙幽是最为标准的东方美人儿,而且又与一般的东方女人娇弱不同,多了几分坚毅,但与公孙曦的那种英姿飒爽,又有小小的区别。

    在两者之间,柔中带着三分刚,刚中又有几分柔,格外吸引人。

    裴旻听到四周的感叹,也很是得意,仰首挺胸的。

    他有过一次经验,轻车熟路的在万众瞩目下,领着公孙幽给裴母敬茶。

    裴母本就对公孙幽有很大的好感,彼此都极为熟悉,对这个儿媳妇特别满意,笑得合不融嘴,连连称好。

    这喜庆的日子里,最高兴的反而不是裴旻,是三个小家伙。

    小七、小八平日在府中学习玩乐,鲜有同龄玩伴。

    唯一一个还是颜真卿。

    但是颜真卿大小七、小八约四岁,又幼年丧父,与当初的王忠嗣一样特别沉稳,热心学习,不爱说话嬉戏。

    这小孩子一岁一个样,何况是大了四岁?

    颜真卿能够带着小七、小八玩耍,照顾他们,但是很难跟他们玩到一块去。

    杨玉娘就不同了,他们的年岁相仿,更为合拍。

    正好小七、小八懂得多,而杨玉娘更加贴合民众,知道民间的孩子是怎么玩耍的。

    很快就玩道一起去了,今天府中这般热闹。

    上上下下尤为忙碌,也没人管他们,更是在人群中追逐嬉戏,笑声更添了几分的喜庆。

    他们三人也来到了现场,看着给裴母献茶的公孙幽。

    小八惊呼道:“幽姨今天好漂亮!”

    小七一本正经的说道:“娘亲说了,今天就要改口叫幽姨娘了。”她说着也直勾勾的看着说道:“幽姨娘本来就漂亮,今天更加的漂亮。小七以后要是能跟幽姨娘一样漂亮那就好了……”

    女孩子就爱漂亮,小七这小小年纪也已经到了懂得爱美了。

    小八很会哄女孩子,立刻说道:“爹娘都说,姐姐未来一定比娘亲漂亮,一定会跟幽姨娘一样的。”

    小七听了甜甜一笑,看了一眼身旁的杨玉娘,见她呆呆的看着公孙幽,道:“玉娘也觉得幽姨娘漂亮?”

    杨玉娘“嘿嘿”一笑,道:“新娘的衣服好漂亮,比姊姊出嫁时候好看多了。将来玉娘也要穿这么漂亮的衣服出嫁,肯定比现在的新娘更加漂亮。”

    小七呛道:“这么小就想着嫁人,也不知道羞。”

    杨玉娘大眼睛一翻道:“我姊姊说了,女孩子生来就要嫁人的,有什么好羞的。而且姊姊也说了,将来要嫁就要嫁裴哥哥这样的大英雄,这才无愧此生……”

    三个小家伙清脆天真的话音不大不大,但在这个举行仪式无人说话的当前,清洗的传到了四方,引起了一阵善意的欢笑。

    自然也传到了裴旻、公孙幽的耳中。

    裴旻心中念道:“也不知这些话是谁灌输给怎么小的孩子的,难道是?”

    他想到了在洛阳时遇到的那个风情万种的裴杨氏脊背隐隐有些发毛。

    将公孙幽送入洞房,裴旻强忍着留下来陪新娘的冲动,去陪一众宾客了。

    裴旻并没有急着去安置亲友的院子,先去了别的几个院子打个招呼看看情况。

    几乎如裴旻预料的一样,西域诸国与使者的院子,李林甫完全主导了场面,与西域诸王把酒交盏,交谈尽欢。

    李林甫还不是当初的主持酒局,而是真的与这些诸王使者相交。

    裴旻了解李林甫的想法,这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的好处。

    李林甫永远不会满足当前的自己,他会不断的寻找机会把握机会表现自己,以展露自己的能力才华。

    裴旻极为重视西域,李林甫自然积极的向这方面发展。

    进去跟他们敬了一杯酒,走向了张九龄负责的院子。

    张九龄也是不负众望,手举着酒杯高谈论阔,说的是时政,历史大事。

    便如后世的讲座一样,张九龄以他特有的风度风采,征服着全场。

    一样的敬了一杯酒,裴旻去了王维的场子。

    一进院子便发觉他们已经玩开了。

    都是文人雅客,很开心的行着酒令。

    酒令由来己久,最早诞生于西周,完备于隋唐。

    故而这个时期的酒令最是丰富。

    王维还将酒令与燕射联系起来。

    行不上酒令者,可用燕射找回颜面,但若两者皆不行,那就自罚两杯,很是开心。

    见到裴旻走进来,一群人还起哄着让裴旻行酒令。

    酒令行的是雅令,以诗句为上,也就说听令轮流说诗词,说意境一样的诗句,可以是前人的诗句,也可以自己临时而作。

    裴旻不是吹牛,这方面的酒令,在整个大唐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作为一个文科生,唐诗宋词三百首皆在他的脑海里,酒令诗句是随口而来。

    大大表现了番,在众人的敬慕下离开这里,去往江湖人聚集的院子。

    这还未走到院里,就听阵阵起哄声传来。

    哥舒翰此刻正**着身子跟一个江湖人在玩相扑。

    相扑可不是日本的特产,是实打实华夏的游戏。

    春秋时叫蚩尤戏,秦汉时期叫角抵,南北朝到南宋时期叫相扑,后来日本学了去,发扬了起来,而且学的还是四不像。

    真正的相扑是勇者间的角力,斗力气斗技巧,是尚武之人最热衷的游戏。

    有道是:孟贲古冶两相搏,强者角抵在必得。今番对阵显身手,他日三军勇报国。

    练习角抵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战斗技巧,好保家卫国。

    而日本的相扑完全是畸形的产物,就他们的相扑好手,真能上阵打仗?

    那肥猪似地身体连基本的行军走路都过不了关,别说奔袭数十里投入战斗,走个一二里,怕是脚就受不了了。

    哥舒翰魁梧粗壮,一身的肌肉鼓胀,跟他对位的身型也逊色不了多少,一样的筋骨结实,充满了男性的阳刚气息。

    两人纠缠在一起角力,才是真正男人的运动。

    哥舒翰在这方面显然很有功底,试探了几招,突然一个抱脚翻,将对手掀翻了过去。

    然后手指着左边,挑衅的做了一个喝酒的手势。

    右边众人也跟着起哄。

    原来他们再玩占位赌酒!

    见裴旻到来,气氛更加热烈,有人起哄让裴旻露一手。

    这喜宴高兴,裴旻也不想扫兴,让人送来两根棍子,说道:“这婚宴上动兵戈不好,就用这木棍代替。一人独练过去枯燥乏味,不如来一人与我合击?谁有兴趣的?”

    一瞬间左右都没有声音了。

    虽说剑客的特征就是即便对上强者也要勇于拔剑,可是明知上场受虐打不过,也没有几人愿意丢这个脸。

    好一会儿,一个粗犷的汉子按耐不住,大步走了上来,道:“某是公孙姑娘的手下败将,知道不是国公的对手,就想见识见识什么是天下无双的剑术,长长见识。”

    “好!我们点到为止!”

    裴旻说着,看了左右一眼,笑道:“你们不站位了?”

    他这话音一落,原本有些拘束的气氛,瞬间火热,哗啦啦的都往裴旻那边站去了。

    粗犷汉子指着他的几个好友,大骂他们没义气。

    倒是哥舒翰悠哉悠哉的慢悠悠的走到对面,见众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他说道:“你们傻不傻,站在这边有酒喝!”

    笑声轰然想起。

    裴旻并没有直接取胜,而是与对方打了三十合,带着几分指点的性质,结束了这一次的对决。

    胜负自然不用说。

    逛了一圈,裴旻才来到亲友部下的院子,陪他们尽兴的吃喝。

    直到星火点点,裴旻才精神抖擞前往自己的婚房。

    在裴旻进入房间的那一刻,两双眼睛已然对上,相视一笑。

    裴旻第一次叫了一声:“夫人!”

    公孙幽因了一声,也叫了一声:“郎君!”

    裴旻关上了门,拉住了自己夫人的小手。

    长夜漫漫,裴旻并不记得上垒,反而很是感慨。

    两人就坐在床沿,说着当年相识的点点滴滴。

    说道了第一次见面,说到了客栈的夜谈,说到了相知相识的一切。

    越说越是动情,自然而然的共赴巫山,融为一体。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