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玉娘,就托付他了
    裴旻与公孙幽几乎是同一时间醒来,两人相视一笑。

    公孙幽道:“去给娘奉茶吧,去晚了让人笑话。”她这一声娘叫的万分自然。

    “好!”裴旻也轻笑着,起床梳洗。

    一并去给裴母奉茶问好。

    古代可没有蜜月假期这一说,固然是婚后的第一日。

    裴旻还是敬业的出现在了节度使府中的办公厅里。

    张九龄在第一时间找了上来,手上拿着一本厚重的表格,道:“裴帅,这是各州府与朝廷送来的流刑名额,请您过目。”

    裴旻兴致极高的伸手接过,一看名额约八千余数,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刑部这是帮了大忙了!”

    流刑充军是古代一种常见的刑法。

    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发展,对于人命,也越发的重视。

    唐宋时期的刑法已经很贴近人道了,对于生命极为重视。

    只要不在十恶罪之内的,大多都能留住性命,以“笞杖徒流”四刑为主,死刑极少使用。

    原本这种刑法之事是与裴旻无关的,但是因为要建造高昌仓将这些联系了起来。

    建造高昌仓最大的麻烦不是钱财,现在唐王朝并不缺钱,经济极为富裕。

    有唐廷的拨款,裴旻在河西、陇右又很有威望,豪绅愿意出财相助。

    资金可以说是完全到位,真正的问题在人力上。

    以往唐朝有大工程,事先联系州府,募集劳役工作。

    华夏王朝向来人口密集,农闲时招募个十万、数十万的,完全不在话下。

    可是高昌位于西域,人口稀疏。

    整个西域的人口,也不满百万之数。而且西域并不全以农耕为主,没有农闲。

    根本不可能募集到足够的劳力建造高昌仓。

    朝廷也不可能从河陇之地,将百姓运达西州劳作:还是那个问题,两千里的沙碛,那得耗费多少劳力物力?

    根本就不划算。

    针对这些情况,裴旻这边给出了几个主意。

    出钱招募西域劳力;与突骑施一战生擒了三万突骑施三万兵勇,可以派上用场,已为劳力。北庭、西州兵士训练兵士负重奔袭这项目的时候,协助搬运材料。

    朝廷也配合的给出了诸多良策,但真正有实际效果的就是刑部提出来的流刑充军。

    将全国各地十恶不赦罪之外的犯人,聚集起来,一并发配河西劳作,以赎己过。

    这东拼七凑,也筹了近乎五万的劳力,高昌仓的工程也得到顺利的进行。

    裴旻看着名单,想到了杨玉娘的父亲杨玄琰,翻了翻果然在蜀中犯人那一栏找到了杨玄琰的名字。

    后边也记录了杨玄琰的罪名与刑法,流三千里,居役四年。

    裴旻看着如此判罚,忍不住的点了点头,赞叹了一句,将蜀中县尉李仲这个名字记了下来。

    自己虽未给杨玄琰求情,免去他的罪名,但是亲自为他写了一封信,以表露了两人的关系。

    要是真正懂得投机取巧的人,十有**会为了讨好自己,对于杨玄琰从轻发落。

    但是这个李仲显然没有,三千里,四年,是绝对公允的一个数字,不掺杂任何的私心。

    对于这种方正的官员,裴旻向来报以足够的敬重。

    将杨玄琰特别画了出来,裴旻说道:“这个杨玄琰负责蜀中的户籍事物,在这方面有足够的经验。只是犯了过错,沦落至此。可以让他负责劳工的管理,让他戴罪立功。告诉他,只要干得好,功成之日,就是他自由之时。至于杨玄琰的家人,就无需跟去西州了,留在姑臧吧,直接编入本地户籍。”

    杨玄琰的身份是官,朝廷对于官员是有优待的。

    流刑充军的官是无需负责真正劳役的,《唐律》明文规定:官员流者不需居役,只附籍当地,如同百姓,待期限一满,有官者得复仕。

    裴旻安排杨玄琰干活,秉着就是戴罪立功的心思,家人自然无需跟着去受苦。

    张九龄一口应下,心底却颇为奇怪,不知这等小事,需要裴旻亲自处理?

    让张九龄负责此事以后,裴旻想了想,又让府中管事帮忙杨家在姑臧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居住,以安置她们。

    布置好这一切,裴旻心底也为自己的手段叫好,念道:“杀了杨国忠这个蛀虫,又将杨玉环与杨家控制在姑臧,让杨玉环远离长安那是非之地,长安那边应该能安逸了吧……”

    他沾沾自喜的想着。

    杨玄琰与家人从蜀中一路来到了河西姑臧,也见到了自己的女儿杨玉娘。

    一家人再次相见,自然是悲喜相加。

    尤其是杨玉娘,哭得稀里哗啦。

    面对自己这个最小的女儿,杨玄琰有些惭愧,甚至不知如何面对。在他的心底,一直认为是自己卖女儿才换得今日的一切,心底充满了愧疚。

    “哥哥呢!”杨玉娘亲昵得跟自己的母亲依偎在一起,左瞧右瞧,却不见一路照顾自己来姑臧的杨钊,好奇的左瞧右瞧。

    杨玄琰夫妇面色一僵。

    他们已经收到杨钊因为大意跌落蜀道山崖的消息了。

    蜀道深险,这一摔下去就是尸骨无存。

    杨玄琰夫妇本也有些瞧不起这个侄儿,但对于他这些日子的辛苦,还是改观不少。他的去世,也令两人很是惋惜。

    不过杨玉娘年纪还小,没必要让她背负那么多。

    杨玄琰说道:“你钊哥哥有事回家去了,等他空了就来姑臧。”

    杨玉娘遗憾的应了一声,自不会怀疑什么。

    裴旻并未亲自接待杨玄琰,以他的身份并不合适。

    但安排了王维出面,负责处理一切事物。

    王维最是心细,将一切都处理的妥妥当当。

    杨玄琰的安排以及对于杨家母女的安置,一切都无可挑剔。

    杨玄琰亦无话可说,心底暗思:“国公虽有些怪癖,为人确实不差,将事情安排的漂漂亮亮的,让人无话可说。这边有国公照顾,我去西州也能放心。”想着将杨玉娘拉到一旁,悄悄的问道:“玉娘,国公没将你怎么样吧?”

    杨玉娘歪着头道:“国公?是说裴家哥哥嘛?哥哥待我极好啊,就是太忙了,很少看到人,还有小七、小八都很好,小七还送了我很多玩具呢。”

    杨玄琰闻言也松了口气,看着王维,客气道:“王公子,拖您给国公带句话,玉娘,就托付他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