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吓到裴旻的战绩
    对于裴旻的礼物,王忠嗣还是很期待的,一路飞驰来到莫离驿,见到了礼物,心底大动,记忆如潮水一般的涌来。

    那是很早很早以前,是九年前还是八年前,王忠嗣都记不清了。

    只是依稀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小号的方天画戟随着年岁的增长,不论重量还是长度都变得有些不适手。

    裴旻比自己更先察觉了问题所在,陪着自己去西市买趁手的兵器。

    在一同前往的途中还给自己一个小小的承诺。

    王忠嗣依稀记得自己的旻哥是这样说的“现在你正在长身体长力气的时候,先拿这把将就用着,免得用不了多久又要更换浪费。等你到二十弱冠之年,旻哥会送你一柄融合西域精铁,长白山寒铁、扶桑和钢以及天上的陨铁,辅以我大唐宫廷名匠超凡工艺锻造而成的神兵利器,助你征战疆场……”

    这事隔**年,王忠嗣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却不想裴旻还记得,心中只是感动。

    他大步来到礼物面前,眼中一片炙热。

    印在眼睛里的银白色大戟,硕大无朋,柄比一般的戟长出将近一半,粗细适中。戟头锋刃足有四尺余,看上去异常沉重,模样与他惯用的方天画戟没有多少区别。

    现在他用的方天画戟是薛仁贵昔年用的那把,但并不是很好用。

    因为薛仁贵的那把方天画戟是祖传的,是北魏河东王薛安都流传下来的神兵利器。

    也许在数十年前,那柄方天画戟在历代薛家人手上大放异彩。终究过去上百年了,那时候的工艺远不及现在,且经过不断的杀伐征战,打磨修葺,昔日的神兵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风采。

    这柄全新的方天画戟,来的正是时候。

    一手握将戟柄取在手中,入手沉重,约六七十斤,常人拿起都很费力。

    不过王忠嗣只有神力,无半点的不适感,握戟在手反而有一种特有的亲近感觉。

    这把全新方天画戟花费了裴旻不少功夫,对于自己的弟弟,他给出了自己最好的。

    为了制造这把方天画戟,裴旻想方设法的收集材料。

    西域精铁也就是制造大马革士刀专用的大马士革钢,扶桑和钢也是制作武士刀的钢,还有长白山寒铁,陨石铁都不是易得之物。

    前三项以裴旻的身份地位并不难弄,陨铁全靠运气,是真的难求。

    方天画戟所需的材料又远胜刀剑,仅在收集材料上就用了三年时间。

    一把好的兵器,离不开材质的相融。

    历史上为什么会有以人祭剑,神兵出世的传闻?

    这并非是鬼神传说,是有科学依据的。

    因为人体烧焦后的某种材质与铜铁相融,比单纯的铜铁更要锋利。

    这想要材质相融并不容易,材料越多同样也就意味着包含的杂质越多。

    这就需要超凡的冶炼技术跟千锤百炼的敲打,将杂质一锤锤的敲打干净。

    在这个时代,唯有唐王朝的冶炼技术能够将大马士革钢、和钢、寒铁、陨石铁这些最顶级的制造神兵的材料,融合在一起。

    但即便以唐王朝的冶炼技术,这把方天画戟在炼制上也用了五年时间,数十个匠师反复经手。

    千锤百炼已经不足以形容了,捶打的次数早已用万来计。

    可以说裴旻送给王忠嗣的这柄方天画戟是仅次于秦皇剑的神兵。

    因大戟的特性,方天画戟制造的难度比秦皇剑更胜一筹。

    不过再了得的神兵一样是死物。

    死物是不可能有感情的。

    王忠嗣却念及这些年自己那位兄长如兄如父般的谆谆教诲,从这死物中感受到了这把精细的神兵里倾注的深情厚谊,仿佛人与戟连在了一起。

    他眼中闪着灼灼火焰……

    烧着烧着!

    炙热,夺目,耀眼。

    “难得,我突然有一个想法!”

    王忠嗣握着这全新的方天画戟,莫名的有了一个胆大的念头。

    王难得眼睛一亮,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大哥了,一但他有想法,就意味着有胜战打了。

    王难得对于王忠嗣的崇拜,就如陇右、河西诸将对裴旻的崇拜一样,骨子里就认为他们是无敌的,不可战胜的。

    “什么想法,快快说来听听!”王难得只觉得热血沸腾,迫不及待。

    王忠嗣左右看了一眼,见周边有诸多兵士,拉着自己的这个兄弟走进了大帐,对着他一阵耳语。

    王难得震恐的看着王忠嗣,饶是他胆大包天,也让王忠嗣这个可怕疯狂的计划给吓傻了。

    “咳咳咳!”

    他一个大老爷们,居然让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了,好半晌缓过起来,肃然道:“大哥这是认真的?”

    王忠嗣眼睛瞪的很大也很亮,说道:“当然是认真的,尺带珠丹想要阅兵稳定军心?我一巴掌扇在他脸上,看他怎么稳定军心!”

    **********

    姑臧!

    裴旻不急着用兵,并不意味着不关注西域、吐蕃、阿拉伯的局势。

    裴旻一早就让孙周将情报网洒向西域了,尤其是近年更是在这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

    在孙周、展如、展雪这些擅于从事情报工作的出力下,一条条的情报就如雪花一样飘往姑臧大都督府。

    裴旻这里有事没事的就将高适、哥舒翰、高仙芝聚集起来,与他们一起分析西域的局势与吐蕃、阿拉伯的国情。

    高适是裴旻的首席幕僚,自是没的说。

    哥舒翰、高仙芝也是裴旻特地叫过来的。

    一方面让他们了解西方的局势,另一方面是培养他们的战略目光。

    未来与阿拉伯的对决,裴旻少不了倚仗哥舒翰、高仙芝的军事才华,他们对西域越发的了解,对未来的战事越有利。

    有多时候胜利的天枰就是在这些细节中,一点点的累积起来的。

    今日裴旻他们谈论的最多的就是吐蕃赞普尺带珠丹青海湖阅兵的事情。

    哥舒翰说道:“想来南诏、剑南那边给的压力还不够大,裴帅最好让陛下催促一二。”

    高仙芝一脸的战意的擦拳磨掌道:“实在不行,裴帅可以将哥舒兄调到剑南去,以哥舒兄的军略,定比章仇兼琼更是出色。”

    他这么说是存着一定私心的。

    相比哥舒翰、封常清,高仙芝的野心更重,求上位的心思更深。

    若是可以他希望自己去剑南独当一面,但显然他的地位身份都不足以当此大任。

    高仙芝已经看出凉州诸将,裴旻最欣赏器重他与哥舒翰,哥舒翰一走,那他就得独宠了。

    裴旻坦然一笑道:“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还别说,裴旻真这个想法,只是不符合实际而已。

    裴旻的战略目光深得李靖真传,看待问题事物上尤其尖锐,往往能够拨开云雾,看清问题本质。

    对于阿拉伯帝国何时出兵,有着一定的认识。

    阿拉伯帝国确实强,但是唐王朝又岂会逊色?

    裴旻忌惮那头阿拉伯的狮子,阿拉伯的狮子又何尝不忌惮裴旻这东方卫霍?

    没有一定的优势,双方是不可能打响此次战役的。

    也就是说只要机会出现,就是莫斯雷马萨动兵的时候。

    易地而处,裴旻找出了两个关键点。

    其一是西域动荡,现在的西域有点像后来的一国两制。

    都是唐王朝的属国,接受唐王朝的调配差遣官职任命,但实际上有着自己的控制权,容易生出二心。

    其二就是吐蕃,吐蕃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与唐王朝较劲多年,一样屹立高原之上。固然近年连番失利,底蕴犹在。

    这也意味着只要西域不乱或者吐蕃未准备好,阿拉伯就不敢轻易动兵。

    反之两点有一点对上,就是决战之时。

    现在显然不是动兵的时候,针对这两点,裴旻一方面以封常清、颜杲卿稳固西域,一方面派出王忠嗣袭扰的同时,又上书李隆基支持南诏进攻吐蕃大后方,并且适当的给南诏支持。

    封常清、颜杲卿裴旻很放心,王忠嗣更不用说。

    唯有章仇兼琼,裴旻了解不是很深。从政绩来看,章仇兼琼治理蜀地,德政颇多,政绩也算斐然,是个人物。

    但与哥舒翰是没得比的。

    要真是哥舒翰在剑南。

    王忠嗣在头,哥舒翰袭尾,吐蕃这辈子都别想安生。

    只是就如裴旻出入庙堂时候的突发奇想,大唐十节度使:他裴旻、哥舒翰、王忠嗣、封常清、高仙芝、仆固怀恩、郭子仪、李光弼、张守珪、张巡,这些人一人一节度,打谁不是打?

    哪怕四方皆敌,也毫不畏惧。

    显然这种事情也只能想想。

    裴旻负责整个西域的战局,李隆基又信任他,对于他在西域的布控有求必应。

    可他真要将触手伸到剑南,派自己的心腹掌控蜀地,这手也未免伸的太长了。

    派哥舒翰去蜀地,完全不现实。

    高仙芝一脸遗憾。

    裴旻看出了高仙芝的小心思,笑而不语,也不在意。这人无完人,上哪里去找十全十美的?

    高仙芝的野心,也是一种促他上进的动力。

    哥舒翰的高仙芝的推崇,还是很高兴的,与之颔首示意,说道:“南诏国王皮逻阁之子阁罗凤,属下与之有过往来,也略知皮逻阁的事迹。皮逻阁眼光城府不凡,有他在,吐蕃也不好受,何况还有我朝的支持?”

    裴旻赞许颔首道:“哥舒说的不错,不论是皮逻阁还是那个阁罗凤,都有一定本事,将来指不定会与他们一战呢。”

    哥舒翰撇嘴道:“我们能够扶他起来,自然也有将他们踩下去。”

    裴旻的看法也是一般,就如他扶起回纥、葛逻禄一样。

    人不可能永远吃独食,从大局来说回纥、葛逻禄是值得扶持的,哪怕就算明知道他们是白眼狼,只要自己占利益的大头,都无关大局。

    言归正传。

    裴旻将话题重新说回了吐蕃赞普尺带珠丹青海湖阅兵此事上。

    高适眼中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芒,说道:“属下以为尺带珠丹是在赌,他情愿放弃一些后方领土,也要与阿拉伯一同出兵,一边夺取河西之地,他们与我们跟拜占庭不同。我们与拜占庭并没有明面上的利益关系,而他们不同。依照约定,他们两国是并力对付我朝。吐蕃要是表现不出自己的实力,他们就算顺利拿下河西,也很难在河西站稳,毕竟阿拉伯的野蛮霸道是人所共知的。而且他们也怕我们真的打赢阿拉伯,一但我们取胜,四周将再无我朝敌手。他们赖以生存的青海湖将会为我们所有……毕竟……”

    说道这里,高适还拍了一个马屁,笑道:“裴帅的本事,他们吐蕃是亲身体会,在了解不过了。”

    哥舒翰、高仙芝都嘿嘿一笑。

    裴旻也颔首认可。

    此战他们若是获胜,是否远征阿拉伯,裴旻要看情况而定。

    毕竟阿拉伯太远,但是近在咫尺的青海湖,绝对不会放过了。

    青海湖这风水宝地,本就应该归唐王朝所有。

    裴旻双手一合,笑道:“今日就到这里,尺带珠丹亲临青海湖阅兵由不安分,你们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更进一步的让吐蕃老实下来。”

    “诺!”哥舒翰、高仙芝领命。

    高适也应了一声:“是!”

    裴旻给予哥舒翰、高仙芝、高适的任务还没有等到他们给出答案。

    王忠嗣已经先一步解决这个问题了。

    转眼过去半月,裴旻收到了一封来至于莫离驿的战报:

    王忠嗣奇袭青海湖,大闹阅兵大典,杀敌两千余,生擒吐蕃赞普的弟弟野祖雄,射伤吐蕃赞普尺带珠丹,生死不明!

    “我的老天!这什么情况!”

    裴旻也算是城府极深了,这看到这出人意料的战报,也忍不住惊呼出来。

    吓得小七画画的笔一抖,在葛布上横出了粗粗的一条,大眼睛带着些许不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小八手一抖,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赶忙捡起来拍了拍,莫名的瞧着自己的父亲。

    正在陪小七上课的王维也移着秀目,看着激动的裴旻。

    裴旻忙压下激动的心情,嘘了一声,让小七、小八继续,给王维使了一个眼色,离开了后院。

    带着几分忌惮的心情,裴旻重新打开了战报,认真看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