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大非川 两百人的奇迹之战
    王忠嗣这一仗完全演绎了什么叫做灯下黑,裴旻看到详细经过也不得不为自己这弟弟的勇悍大胆而叫绝。

    原来王忠嗣收到裴旻的礼物后,心中涌现出一种渴望。

    裴旻的布局,王忠嗣很是清楚,吐蕃赞普尺带珠丹离开布达拉宫,亲临青海湖阅兵。就是因为让裴旻的大战略逼得吐蕃头尾不得兼顾,军心涣散,特来稳定军心。

    王忠嗣不愿尺带珠丹的目的达成,大胆的选择奇袭大非川!

    大非川是吐蕃上下最为自豪的地方,当年他们的军神就是在这里近乎全歼了唐朝大将薛仁贵的五万兵马。

    那一仗噶尔·钦陵先击溃了郭待封的辎重部队,又歼灭了薛仁贵的五万兵马,一战击溃唐军近乎十万大军。

    几乎算得上是吐蕃、唐王朝之间最辉煌的一次决战,而且含金量十足。

    即便过去数十年,一样值得称道回味。

    吐蕃选择在大非川阅兵,显然是打算追忆过往,让吐蕃兵士知道曾几何时唐军一样是他们的手下败将,以加强巩固军心的效果。

    这一次参加阅兵的人数共计十万之众,遍布大非川各处。

    而王忠嗣手上的兵马不过四千,许是因为敌众我寡,吐蕃反而放松了警惕。

    这一仗王忠嗣亲自挑选了两百军中劲足。

    不错,只有两百。

    王忠嗣找来了两百套吐蕃军服,轻车熟路的从小道潜入青海湖。

    他来莫离驿有一年多了,又本性好战,求战若渴。

    唐军的游骑几乎每日都会出现在青海湖,寻找吐蕃的漏洞。

    故而对于吐蕃军的防守黑点王忠嗣是了如指掌,绕开了布防逼近了大非川。

    因为阅兵大典将近,大非川四周围兵马护卫的严严实实。

    王忠嗣也只能与王难得两人找了一个高处远观,根本无法靠近。

    这个时候,王忠嗣也展现自身超凡的军事水平。

    大非川是一个很适合布阵的战场,噶尔·钦陵当年将薛仁贵逼到此处也是有一定原因的。

    但正是因为大非川特殊的地理位置,王忠嗣早在前几次袭扰吐蕃的时候,亲自实地探查了这里的地形。

    凭着自己非凡的才能,以及火把的分布、脑海中的地形,判断出了吐蕃赞普尺带珠丹的王帐所在。

    王忠嗣、王难得两人各率一百兵士直接对着尺带珠丹的王帐发起攻击。

    王忠嗣他们一行人都穿着吐蕃的衣甲军服,吐蕃守军还以为是自己人,直到近处才发现不对劲,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王忠嗣扯下了一直套在方天画戟上的黑布。

    这把伴随着王忠嗣终身的神兵,第一次沾染了血迹。

    破营而入。

    杀进营地的第一瞬间,王忠嗣喊出了抵定此次胜局的一句话。

    是此次他进攻倚仗的核心,最高明的一招。

    “?????????????????????????????????????”

    这是吐蕃语,翻译过来就是“达扎路恭谋反,意图弑君。”

    吐蕃语深奥难懂,但莫离驿的原兵卒在两国没有撕破颜面的时候,常与吐蕃商人打交道,简单的吐蕃语难不倒他们。

    王忠嗣在出击前,也刻意临阵磨枪,苦练了许久,呼喊出来似模似样。

    两百人的齐声呐喊,在这十万大军中不过是沧海一粟。

    但是他们呼喊的内容过于可怕。

    达扎路恭是吐蕃最出色的大将无疑。

    尽管他战绩并不是很漂亮,那只是因为他对上的是裴旻,是王忠嗣,唐王朝数一数二的将帅。在他们手上吃亏,并不意味达扎路恭自身的能力不足。

    达扎路恭唯一的缺点就是资历太低,而且因为对手太强,不像历史上那样,有着辉煌的战绩。

    故而达扎路恭在吐蕃朝堂中并不是那么得人心,令庙堂文武信服。

    只是因为吐蕃赞普尺带珠丹的青眼,特别看中才稳稳的掌控着青海湖的兵权。

    故军中听到达扎路恭谋反,大非川诸多吐蕃将领对于达扎路恭生出了敌视之心。

    他们并不信任这个兴起将领的忠心。

    双方没有大规模厮杀起来,但是都防着达扎路恭的兵马支援王帐,也不敢放松警惕,生怕达扎路恭会对他们发动攻击。

    尺带珠丹也心生惧意,他之前确实信任达扎路恭,可近在咫尺的动乱,让他的信任大打折扣。

    这阅兵是他们商议的结果不假,可地点是在达扎路恭控制的青海湖,而且大非川也是达扎路恭选择的地方,连他王帐驻扎的地方都是达扎路恭定下的。

    十万大军,达扎路恭控制的兵士占据了一半多。

    这天时地利人和都在达扎路恭手上,继续呆在原地,岂不等于是作茧自缚?

    尺带珠丹身为吐蕃赞普皇帝,不敢以自身生命为赌注,领着亲卫逃离大非川营地。

    而这正是王忠嗣所需要的。

    王忠嗣根本不理会大非川的军队,就如盯着猎物的饿狼,认准着尺带珠丹逃离的方向猛冲狠杀。

    王忠嗣彪悍神勇,王难得人如其名,亦是难得的猛将。

    他们相互配合默契,一次又一次的穿透尺带珠丹的殿后军,最终追上了“尺带珠丹”,将之生擒。

    王忠嗣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个效果。

    此刻吐蕃的援兵已经赶了近处,王忠嗣欣喜若狂的压着“尺带珠丹”跑了。

    直到回到了莫离驿,王忠嗣才知道自己抓错了人,抓的是尺带珠丹的弟弟野祖雄,在危难的时候,野祖雄吸引了王忠嗣的注意力。

    真正的尺带珠丹只与他们擦肩而过。

    不过尺带珠丹算逃了,也不好受,他在乱军中让流矢射中背心,昏迷不醒。

    两百人,仅仅只是两百了人,在十万大军中制造了动荡,给他们带来了近乎两千人的伤亡,还险些生擒了他们的赞普……

    多年前薛仁贵与大非川惨败,现如今使用薛家戟法的少年,在这同样的地方,重重的一计耳光打在了吐蕃的脸上。

    当然这不算是复仇,只是一个开始。

    看着王忠嗣的战报,裴旻乐不可支的咧着嘴,几乎无法用言语形容。

    这仗,实在打的漂亮。

    这时裴旻发现除了战报,传来的信里还夹着王忠嗣的一份个人书信。

    好奇的拿在手上细看,忍不住笑出了声。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