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恶意挑事
    离开了皮逻阁的鲜于仲通,一路策马北归。

    他神情激荡,几乎想要高歌一曲,以发泄心中的喜悦。

    之前轻骑传来的消息,并非是蜀中急讯,而是剑浪城,消息正是关于张虔陀的。

    张虔陀奸杀了南诏王妃白洁夫人,而张虔陀本人与他麾下的兵卒都让暴怒之下慈彰砍下了脑袋。

    慈彰正是白洁夫人的哥哥。

    当然这一切几乎都在鲜于仲通的算计中。

    鲜于仲通跟张虔陀无冤无仇,与皮逻阁也是无冤无仇,但是鲜于仲通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下作人物。

    鲜于仲通自视极高,这也是为什么他高中进士,却不愿意入朝为官的原因。

    鲜于仲通不是不愿意入朝为官,他做梦都想青云直上,成为人中龙凤,当一个大官。他是不屑去当小官,不屑跟常人一样,一步一步的奋斗而上。

    他觉得自己是天纵奇才,理当如韩信、诸葛亮一样,受到不一样的待遇。

    韩信入汉登台拜将,诸葛亮一入刘备麾下,便得器重,连关羽、张飞这样最早的老人都吃味。

    鲜于仲通也一直想着抄近道,最终他成功了。

    凭借财大气粗,凭借自己的圆滑世故,成为了剑南第一把手章仇兼琼的幕僚,而且深得器重。

    鲜于仲通并不满足于此,依旧想要一步登天。

    他不断研究成功的捷径,也察觉了一些蛛丝马迹。

    给鲜于仲通灵感的不是别人,正是裴旻、王忠嗣,还有张守珪等边将。

    裴旻自不用说,自立从龙之功开始,几乎主导了西北方的所有战事。两镇节度使,手握近乎十五万大军,还兼顾河西大唐王朝第三经济中心的行政大权。

    王忠嗣也差不多,子亭一战,他惊人的表现直接得到李隆基的召见。此后多次袭扰青海湖,短短年余间,官升五级,直接成为鄯州都督,县侯。

    至于张守珪,与裴旻齐名的东北边帅。

    渤海国并不算强大,作为一个囊括了了靺鞨、高句丽、汉、契丹、奚、突厥、室韦等民族综合的大杂烩国家,有户十余万,胜兵数万,不论底蕴实力都没有办法跟裴旻的对手吐蕃、突厥、突骑施这样的老牌异族相比。

    但张守珪就是跟裴旻齐名,入京述职的那些日子,还得到了李隆基的特别款待。

    靠的是什么?

    军功!

    张守珪打的胜战可以甩裴旻十条街。

    裴旻指挥的战役十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吐蕃入侵战、洮州防御战、广恩诱敌战、收复河西九曲战、北地突厥歼灭战,再就是西域围歼突骑施,也就是六大战役。

    而张守珪与渤海国打了**年,每个月必有几次捷报入京。

    细数起来,裴旻打的胜战还比不上张守珪的零头呢。

    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论及含金量,张守珪所有的战功加起来都比不上裴旻指挥的任何一仗。

    除了吐蕃入侵战的被动以及身份权力的原因,裴旻控制不了局势,余下几战都有着极深的战略意义,每场胜仗都能给唐王朝带来极大的利益。

    裴旻是有目的根据战略而战,张守珪却单纯为了胜利而战。

    双方几乎不再一个档次上的。

    但就是这样,张守珪一样如裴旻齐名。

    足以表明了李隆基对于能够立功能够打胜仗的将军是何等的优待器重。

    而且开元朝迄今为止庙堂上的宰相换了一轮又一轮,但身怀功勋的大将却如常青树一样,地位巩固。

    鲜于仲通很清楚的意识到面对李隆基这个皇帝,军功是最快晋升的捷径。

    鲜于仲通这么做的目的也只有一个,挑起唐王朝与南诏的战争,为自己累积军功……

    **********

    另一边皮逻阁不疑有他,直接鲜于仲通视为自己的贵人,乐不可支的想着“大树底下好乘凉”,抱着唐王朝这大腿,果真是最明智的选择。

    悠哉悠哉的打算回剑浪城,与自己的爱妃共同商议一下局势,顺便共赴巫山。

    白洁夫人在历史上南诏人尊称为白洁圣妃,智慧与美貌并存。

    皮逻阁有今日成就不能说靠白洁夫人,但白洁夫人也是出了一份力的。

    只是现在这个想法注定只能想想了,途中皮逻阁中就得知了张虔陀奸杀了自己的爱妃白洁夫人的消息,一瞬间怒火冲天而起。

    作为一个男人,自己的女人给奸杀了。

    脾气再好,再懦弱的人也受不了。

    何况是一方之主。

    不等传令之人说明详情,皮逻阁已经猛地一挥马鞭,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剑浪城。

    直接冲进了府衙卧房,卧房里杂乱不堪,各种家具陈设东倒西歪,甚至可见撕裂的衣服碎片,还有零星的血迹。

    白洁夫人平静的躺在了床上,白色的绸缎将她身体覆盖着胸口的部位印出了殷红的血迹。

    坐在床沿,皮逻阁颤抖的拉开了绸缎,看着已经香消玉殒的佳人,摸着那冰冷的脸庞,看着那樱桃小嘴还留有给啃咬过的痕迹,眼角的泪水闪现之余,更升起了熊熊怒焰。

    轻轻的将绸缎盖上,皮逻阁一步一步重重的走出了房间。

    屋外闻讯的南诏将官已经无声无息的聚集了。

    他们一个个用同样愤怒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王。

    白洁夫人给奸杀,不是皮逻阁一人受辱。

    白洁夫人是南诏王妃,是南诏的国母。

    国王的女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让人奸杀了如何忍受的了?

    “张、虔、陀、何在?”

    皮逻阁此刻还不知张虔陀已经死了。

    一将走了出来,跪倒在了地上切齿道:“让末将杀了,尸体喂了狗。”

    他正是白洁夫人的哥哥慈彰。

    他双手抬着一把唐刀,厉声道:“就是这把从王妃身体里抽出来的刀,砍下了那狗贼的脑袋。我的王,请允许我用这把刀,杀光那狗贼的所有人家。用他们的血,洗去王妃受到的侮辱!”

    皮逻阁听到张虔陀已死,心底怒火消散了许多,但见殿前凝重的气氛,也明白了自己应该如何做。

    他不想与唐王朝为敌,但是自己的夫人给奸杀了,若是没有任何反应,他还有什么颜面领导南诏人民?

    “准!”

    皮逻阁厉声下令道:“我亲自出战,去嶲州给王妃雪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