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才高遭嫉 神童鬼才
    李隆基安慰的话,裴旻没有任何的感触,他知道身旁聚集了太多的光辉,远在长安的那个君王已经有些膨胀了。

    或许在帝王学上,裴旻不及李隆基,但军略上的眼光胜之不是一点半点。

    李隆基的话看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却将一切想的太过简单。

    以唐王朝的实力,打赢一个南诏,确实不成问题。

    但是打下了之后,将会出现各种问题。

    真当昔年平南的诸葛亮是傻子?

    这能够一战平定南蛮,非要来个七擒七纵,给自己增加难度?

    要是没彻底打服南疆,哪来的无当飞军?

    这唐将奸杀南诏王妃,结果反遭兵灾,导致国灭。

    南诏百姓心中哪能不生怨愤,哪可能心甘情愿的臣服?

    南诏天高皇帝远,今天阳奉阴违,明天造个反,靠什么去袭扰吐蕃大后方?

    但裴旻也不打算再去劝说了,李隆基向来不是一个能够听言纳谏的人。

    尤其是军事上,事关战功上的一切。

    但裴旻还是写了一封信去长安,信中没有在劝说不南征,而是让李隆基提醒章仇兼琼小心吐蕃。

    南诏不可能是唐王朝的对手,实力悬殊太大。唯一的变局就是吐蕃,只要防着吐蕃,南征是不可能失败的。

    无独有偶,就在章仇兼琼调兵聚将准备南征的时候,再一次让一个书生冲撞了。

    还是一样的人,几乎是历史重演。

    章仇兼琼这一次动了真火,怒喝道:“许远,真当本帅不敢杀你?你三番两次冲撞本帅,本帅有专杀之权,便是杀了你,也无人为你叫屈!”

    许远长揖到底,诚恳的道:“章仇节度恕罪,下官并无冒犯之意,只是希望章仇节度此次南征万不可忽略了背后的吐蕃。吐蕃才是值得注意的对手……”

    章仇兼琼但听此言,也想到了李隆基不久前的来信,信中也是让他提防吐蕃,神情愣了愣,一拉缰绳,道:“此事我记下了,事不过三。再有下次,别怪本帅无情。”

    说着他打马走了。

    离开军营,章仇兼琼对身旁鲜于仲通道:“你觉得这个许远如何?”

    鲜于仲通略一沉吟,说道:“有些才智,但过于无礼,居然两次冲撞节度使,简直未将节度使放在眼底。”

    章仇兼琼颔首道:“某也觉得他能力不俗,就是行事过于莽撞。若能改过,未尝不能大用。”

    鲜于仲通见许远又来找存在感,本就眼中忌惮,此刻听章仇兼琼居然有用许远之意,心底更是不安:这份许远能够两次猜透上意,心机才智,显然不俗,要是真让他发迹,成为章仇兼琼的幕僚,那还有自己什么事情?

    此患不可留!

    就在十日后,军中粮库莫名失火。

    火势不大,却犯了忌讳。

    古人大多迷信,干大事前都要测一个吉凶。

    即便是玄武门之变这种箭在弦上的危局,李世民都要神经质质的弄个王八龟壳算一算。

    大军出征在即,至关重要的粮草莫名失火,完全算得上是大凶之兆。

    章仇兼琼怒火中烧的调查缘由,原因不明,但是负责粮草的正是许远。

    鲜于仲通在一番挑唆。

    章仇兼琼将此次南征,视为自己能够成为裴旻、张守珪这类着名边帅的关键,极为重视,恼怒之下直接将许远关押了起来。

    **********

    蜀中李府。

    一个妇人梨花带雨的哭泣着,跪伏在地。

    “李老,您就救救许郎吧,除了您,妾身实在想不到还有别人能救许郎了……”

    李仲将妇人扶了起来,也是一脸的为难。

    左右渡步,好半响,才道:“许夫人,老夫素来欣赏许贤侄,要是能帮忙,老夫责无旁贷。只是老夫不过是一小小县尉,负责的是民事诉讼。而许贤侄却落在了章仇节度使手上,节度使有专杀之权,老夫,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李仲也是一脸无奈焦急。

    李仲早年与许远的爷爷许彦伯交好。

    许敬宗曲从迎合、曲直不正,但他的孙子许彦伯却是一个人物,与许敬宗完全不同。

    李仲早年因过于刚直,得罪了大人物,惹了麻烦,是许彦伯奔波相助,才得以逃过一难。

    今日许远受罪,李仲那是心急如焚,但是他真没有那个能力相救,急得是满头大汗。

    许夫人闻言更是伤心。

    李仲实在无奈,长叹道:“这样吧,老夫这就去求章仇节度使,舍了这张老脸也要将许贤侄救出来。”

    他说着,正欲动身,却听一清脆的声音叫道:“太公,还是不要去了,你去的话,也许会火上浇油也不一定。”

    说话的正是李仲的孙子李泌,他不过六七岁,瞪着大而明亮的眼睛瞧着自己的祖父。

    李仲问道:“这是为何?”

    虽然李泌今年不过七岁,可李仲从来不将自己的这个孙儿当做小孩来看。

    裴旻的《三字经》中曾赞美王勃少年神童,六岁即能写文章,文笔流畅。

    而他的这个孙子李泌,不满七岁已经粗通黄老列庄学说,说话做事就跟大人一样。甚至一般的大人,都不及他。而且他这个孙子还有一个超凡的能力,察言观色。一个小鬼,却能从大人的表情中看出一些特别东西。

    李仲早已断定自己这个孙儿未来前途无量,特地留在身旁培养。

    李泌人小鬼大的作揖仰首道:“回太公,节度使有专杀之权,他要杀许叔早已动手。此刻不杀,显是未动杀意。太公贸然去求,反而有激怒他的可能。孙儿觉得,这险不必去冒。”

    李仲也觉得有理,迟疑道:“可放着不管,也不是个事!”

    李泌胸有成竹的说道:“此刻能救许叔的,唯有一人,只要他出面,许叔定然无恙。”

    “谁?”李仲也顾不得智商让一个七岁的孙子压制,赶忙求问。

    “河西裴国公!”李泌说出了一个唐王朝没有几人不认识的名字。

    李仲皱眉道:“裴国公出面却可保许贤侄,可我们并不认识他,他凭什么相助?”

    他觉得自己的孙儿出了一个馊主意。

    照李泌这么说能救许远的人多了去了。

    当今圣上、宰相张说、副相李元纮,都不认识,又有什么用?

    李泌肯定的道:“不凭别的,就凭许叔的才智能力,裴国公要是知道,定会相救。”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