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摩诘,研磨
    南北夹击的战略告吹,裴旻也只能退而求其次,重新拟定新的战略。

    也亏得裴旻深知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道理,并未有死板的将胜负手定在一点上。

    还有第二套、第三套乃至于第四套方案。

    但无可厚非的是,他的第一套方案是最对他胃口也是最完美的。

    只是……

    事已至此,裴旻也不计较得失了,往前走才是正途。

    不过第二套方案毕竟是退而求其次之法,会有诸多潜在的问题,需要一点一点的解决。

    在军略上,裴旻从来不马虎大意。

    这是他的强项,也是他的任务。

    多想一些细节,日后应对起来就能更加的顺利,同时也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伤亡,这点至关重要。

    裴旻身为三军主帅,他珍惜自己麾下每一条鲜活的生命。

    主帅的职责在裴旻眼中并不是打胜仗自己笑到最后那么简单,而是要带领所有兵士笑到最后。

    伤亡不可避免,但裴旻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减少、控制。

    “裴帅!这里有一封来至蜀中的信!”王维手中拿着一大叠东西找上了裴旻。

    蜀中?

    “是太白?”

    裴旻笑着问了一句,李白那没良心的徒弟也不怎么写信,要不是介绍了一个孟浩然来凉州,裴旻都不知道他的下落动向。

    王维摇头应道:“不是,是一个叫李仲的!”

    “李仲?蜀中县尉?”裴旻记性很好,记得李仲这个名字,就是他审问杨玄琰的,自己还给他写了一封信。

    “是的!”王维说道:“李仲是希望国公能够出面救一个人。”

    “这倒奇了!”裴旻大感有趣,连一面之缘都算不上,就敢求自己救人?

    不过裴旻知道李仲必有倚仗。

    王维是裴旻的秘书,所有过往的书信都是王维整理的。

    除了一些私信,王维直接上缴,其他的信件是有权力自行拆阅的。

    然后他根据自己的分析,来判断信是否应该转交裴旻,急或不急。

    不然就凭裴旻现在的身份,每日的信件都能让他看半天,别的事情都不用干了。

    如李仲这样的信,要是没有特别的东西,王维必然会回绝掉。

    “是一个叫许远的人!”

    王维说着,将信给了裴旻。

    许远?

    一瞬间,裴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不过这是很大众化的名字,也没有多想,看着李仲的信,信中写明了许远因莫名火灾而给章仇兼琼下狱的原因,同时还在信中将许远大肆夸赞了一番,说他宽厚多谋,筹画略妙,乃世之奇士。

    裴旻大决意动,作为二十一世纪人,深知人才的重要。

    这也是裴旻喜欢收集历史名将的原因,绝对不是什么收集癖好,而是用着真心顺手,指哪打哪不说,还会有超常的发挥。

    就如王忠嗣这个近乎开挂的男人。

    裴旻让他袭扰吐蕃,结果他险些就将吐蕃赞普给生擒了。

    换别人?

    谁做得到?

    王维接着说道:“这也是李仲寄来的,是许远平时写的一些手札,让属下惊讶的是,最近的手札有一篇关于裴帅南北夹击吐蕃的战略分析,写的有理有据,让属下大为叹服。”

    这也是王维决定立刻将书信给裴旻的原因。

    跟随裴旻那么多年,对于裴旻的脾性,王维已经非常了解了。

    知道他爱才惜才,真有才略之士,裴旻是绝对会出手相助的。

    此生能遇上裴旻,在裴旻麾下一展所长,王维心满意足,觉得此生无憾。

    他同样希望有更多的人如自己一样,有相同的运气,能够一展所长。

    裴旻大感意外,南北夹击是他定的谋略,但知道这些的唯有他麾下的心腹以及庙堂里的李隆基、张说、高力士那些人,即便是章仇兼琼也不知道战略是他定的。

    许远居然能够看破这点,仅凭这个,足以证明他的不凡。

    裴旻迫不及待地从王维手中抢过手札,认真的看了起来。

    许远的手札写的很杂,是随意而作。

    他根据自己探听到的一些消息,加以分析,然后得出结论。

    一字一句,裴旻都能看出写这手札之人,那缜密的逻辑思维,以及丰富的知识。

    裴旻越看越是惊讶,越看越是动容。

    尤其是手札中对于自己南北夹击的战略猜想,分析到了极致,很多地方居然与他不谋而合,大有所见略同之感。

    “此人当真是大才!”

    裴旻忍不住惊叹一声,而今他麾下的首席谋臣是高适。

    但是平心而论,高适不太够资格称“首席”二字。

    以往的高适没有怎么向这方面发展,是裴旻知道高适在历史上的成就,从而培养他军略方面的能力。

    高适不负他望,进步极大,但“首席”二字,却有些当之有愧。

    而这个许远,就凭手札里体现的思维谋略,已经给了裴旻一种超过高适的感觉。

    “许远,许远!”

    裴旻有些不信,如此出色的人物在历史上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默念着想着自己所知道的这个时代的历史名人……

    蓦然间,一到流星闪过!

    裴旻霍然起身,想到了这个大众化的名字的本身代表着何等意义。

    国士无双双国士,忠臣不二二忠臣!

    守一城,扞天下的睢阳太守许远!

    安史之乱,唐王朝风云飘零。

    涌现无数英烈之士,但最惨烈的莫过于睢阳保卫战。

    唐军七千余数,对抗安禄山十三万兵马,战至最后,睢阳城中鸟鼠吃尽,甚至以人为食。

    许远当时的身份更在张巡之上,睢阳就是许远的地盘。但因知道张巡的干略,甘愿退居其二,将主帅的位子让贤,自己在一旁出谋划策,担任第二把手。

    张巡主武,许远主文,两人相互配合无间,谱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事迹。

    许远作为当时的老二,远不及张巡那么耀眼,但是他的功劳是决不能忽视的。

    裴旻看着手上的手札,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位为唐王朝守下半壁江山英勇就义的烈士,胸中的韬略是何等的出众。

    此刻裴旻甚至能够感受到历史上的那份壮烈,以能力而言不论是张巡还是许远,就算没有死守睢阳,他们一样有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但是他们为了大局,选择了打响生命中的最后一战。

    最终他们输了,但是大唐赢了……

    “摩诘,研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