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家中有妾身
    裴旻与麾下文武一并商议了他最新拟定的第五套方案之后,单独留下了孙周,特别交代他事情。

    “你立刻安排人去蜀中南诏,两个任务。一、调查南诏王给我朝的那份诏书的内容细节;二、着重调查鲜于仲通,若有消息,立刻来报。”

    裴旻并没有上帝视角,并不知道一切详情。

    何况以他的智商也很难拉低到鲜于仲通那个境界来了解他的想法。

    但是裴旻很清楚的看明白一点,鲜于仲通此战或许辉煌,可要是换成他是主帅,他第一个杀的就是鲜于仲通。

    先锋军的任务从来不是克敌致胜,为中军后军扫平障碍才是第一要务。

    修桥搭路探测敌情都归先锋军负责,一个好的先锋军不可能远离大部队。

    鲜于仲通离大部队太远,已经是严重失职,就算他这一路的战绩再辉煌也改变不了。

    而且先锋军未能发现伏兵,导致中军遇袭,鲜于仲通也要付一部分责任。

    裴旻并不打算放弃对章仇兼琼、鲜于仲通责任的追究,这无能之能身居高位,本就是一种无形的罪。

    何况他们的无能还导致唐军损兵五万,云南一地更是受到洗劫,百姓无辜受累。

    “明白了!”

    孙周与裴旻配合默契,没有多余的话,直接应诺下来。

    裴旻在议政大厅独自一人呆了近乎半个时辰,终于决定动笔,亲自写了一封信给李隆基,信中没有多言其他,而是希望能入朝觐见。

    外臣入朝需要得朝廷许可,尤其是裴旻这样手握重兵的边帅,未得传召入京等同谋反。

    将信用飞鸽传向长安,裴旻走向了后院。

    与娇陈、公孙幽、小七、小八给裴母请安之后,裴旻让小七、小八去睡觉。

    娇陈一如既往的要帮裴旻宽衣。

    裴旻却抓着娇陈的手,没让她进一步,反将她轻搂着,粗略说了一些情况,见娇陈脸带忧色,笑道:“别担心,你丈夫大风大雨那么多年了,能让我阴沟里翻船的人,还没生出来呢。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时间长一点而已。”

    娇陈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无妨,家中有妾身,娘跟小七、小八,妾身都会照顾妥当的。只是幽姊姊哪里?”

    裴旻脸上露着一丝的内疚,叹道:“只能委屈她了,今晚我在她屋里睡,也委屈夫人了……”

    娇陈用手指在裴旻的胸口画着小圈圈,笑道:“都老夫老妻了,说这些干什么。”

    裴旻在娇陈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俗语有言,有了孩子的女人,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公孙幽现在就是这个情况,无时无刻都想着腹中的骨肉。

    一举一动,都依着稳婆讲述的经验保护自身,一点儿也不敢怠慢,将母亲对孩子的期望体现的淋漓尽致。

    裴旻推门而入的时候,公孙幽正在喝着安胎汤。

    裴旻说道:“这点警觉都没有了?要是来了贼人,岂不是遭殃?”

    公孙幽放下了手中的碗,缓缓撑着腰站起,说道:“还不至于连郎君的脚步声都听不出来……”

    她话未说完,裴旻已经抢步上去扶她坐下,“可别累了咱们的孩子……”他轻轻抚摸着那有四个月已经明显突出的小腹,一时间甚至不知道如何开口。

    公孙幽固然得了孕傻病,却也看出了裴旻有事,尤其还是今天裴旻应该睡在娇陈的屋里才是。

    裴旻在这方面从不马虎,故而娇陈、公孙幽都未觉得裴旻冷落自己,也没有别的心思。

    “郎君这是怎么了?”公孙幽心底有着不好的预感。

    裴旻说道:“形势异变,我怕是要领兵去西域了。”

    公孙幽身躯微微一颤,道:“什么时候走。”

    裴旻道:“明后日我会去一趟长安,向陛下请示出兵计划方案,从长安回来,不出差错的话就会去西域。”

    “那,那,什么时候回来?”公孙幽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裴旻也想起了娇陈怀小七、小八的时候,那时他年轻气盛,为了看自己的孩子出世,夸下海口,短期内解决战斗。

    现今回想起来,虽不后悔,但易地而处,他绝不会夸下那个海口。

    比起那个时候的他,现在的裴旻是少了一股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

    不过无可否认的是,现在的他用兵更为大胆老辣,天马行空。

    “此次的情况、敌人不一样,战术打法也不相同。最快也要两年,多的话三五年都有可能。”

    听到这个答案,公孙幽强忍着泪水,强笑道:“没关系,国事为重。自嫁给郎君的那一日,妾身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家里有妾身,娘亲、孩子都不用郎君挂心,妾身会帮衬照顾的。”

    又是一句“家中有妾身”。

    裴旻听到这几个字,心底的愧疚更深了,能够娶到娇陈、公孙幽这样通情达理的夫人,实在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造化。

    “委屈夫人,孩子了,在你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

    公孙幽没有让裴旻说下去,更是收回了伤感,轻声道:“郎君永远在妾身的心里,孩子长大之后,妾身也会亲自告诉他,他的父亲是多么的了不起,是多么的在乎这个家,在护我们。他是为了这个家而战,没有国,何来的家?”

    裴旻爱怜的搂着这位善解人意的夫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切都如裴旻、张九龄顾虑的那样。

    近十年来,吐蕃与唐朝多次对决,从来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子亭守捉一战,吐蕃损兵折将,最终拿下王忠嗣为了减少兵卒伤亡,刻意放弃的子亭守捉。

    这种“胜利”都为他们大书特书了一番,更何况是现在。

    他们一边在境内大势吹嘘,一边将南诏一战的原因细节战果以各种手段,传扬出去。

    蜀中、长安、洛阳、西域、甚至是拜占庭、回纥、葛逻禄这些与唐王朝关系密切的盟友,都不例外。

    只是短短的月余间,嚣张跋扈的唐将张虔陀奸杀南诏王妃的事情,传言开来。

    唐朝无耻包庇甚至大举出兵的流氓强盗行径,人尽皆知。

    在足够的实力下,惨败南诏,近乎全军覆没,更是因此成为了一个笑柄。

    南诏之败,伤不了唐王朝的筋骨,可是流言,却弄得人心惶惶。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