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立竿见影的效果
    不管哪个时代都少不了卫道士的存在。

    为了体现自己的清高,他们通常带着有色眼光看事情,只要不涉及自身的利益,他们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审视一切。

    吐蕃散布流言,这显然就是敌对国家的策略。

    但是卫道士们却不管这点,反而趁势而起,表明自己的立场,体现自己刚直不阿的一面。

    他们叱责朝廷发动不义战争,表示南征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师出无名,若不悔过认错,将会受到天谴。

    这类人不只是存在民间,连朝廷上也有。

    也亏得如此,深居皇宫的李隆基才明白唐王朝此次错误的决定,已经闹得天下皆知了。

    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的李隆基,气恼的甚至动了闭塞言路的心思。

    广开言路,提拔谏官参政是太宗皇帝李世民的一个壮举,仅以纳谏而言,华夏诸多君王几乎没有多少位能比李世民的,他的听谏纳谏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

    之后的李治性格温顺,诸事效仿乃父,也将纳谏制度承传了下来。

    直到武后朝,独断专行的武则天,自然改了此风,谏官制度开始名存实亡。

    接下来的唐中宗、唐睿宗,一个昏聩一个中材,皆没有重新开启谏官制度。

    直到李隆基即位之后,提拔姚崇为相。

    姚崇向李隆基提出了“十事要说”,其中就有广开言路这一条,李隆基也重新开启谏官制度。

    李隆基与李世民一样,对于谏官是无条件的容忍,哪怕是谏官提的不对,也不予追究。

    但比起李世民,李隆基终究要逊色一二。

    面对谏官的提议,李世民能做到很理性的判断分析,谏官要说的对,则听,说的不对,不责怪,也不听取。

    而李隆基却不一样,他是随着性子来。觉得你的话中肯,他就听,你的不好听,或者他心情不好,就不听了。

    今日朝堂上个别谏官的话,让他极不舒服。

    身为皇帝,李隆基对于军功有着无止境的追求,称之为酷爱都不为过。

    一直未有尝试失败滋味的他,突然如打脸一般,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让他极为恼火,直接将章仇兼琼贬为平民,南征的诸将也逐一受到贬罚。

    在这盛怒当头,在朝堂上又为谏官的指责,得知唐王朝的威信威望严重受损。

    那种挫败感,令李隆基颇有恼羞成怒的感觉,甚至动了不该动的想法。

    “该死的田舍汉,又不是朕干的蠢事,焉能怪到朕的头上?朕也是为了朝廷的颜面才将此事瞒下,跟朕扯来扯去,满口的大道理,真当朕没有读过书嘛?”

    “天地君亲师!君臣若父子,有这么跟父亲说话的!”

    想了一想,李隆基突然“呸”的一下,“朕才没有年纪如此大的儿子。”

    这发泄了一通,李隆基气了消了以少。

    在一旁充耳不闻的高力士也于恰当时间站了出来,说道:“陛下息怒,别为了个别迂腐的文人,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太不值得了。”

    李隆基现在很注重养生,颔首道:“说的在理,为了几个愚夫,不值得。”

    顿了一顿,他又低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那章仇兼琼这般无能,当初就应该听静远的,也不至于有此大败。此次南征,唯有鲜于仲通、王克昭二人的战绩颇为出色,其他人简直就是蠢猪。”

    这说道裴旻,李隆基精神突然一震,问道:“静远何时入京?满朝文武各执一词,没有一个说话中肯的。这外事,还得与静远商议。”

    经过此次南征大败,李隆基突然意识到在军事上,还是裴旻的意见中肯管用。

    高力士对于这类琐碎事务可谓了如指掌,毫不犹豫的说道:“就在今日,到底何时来,老奴不清楚。”

    李隆基道:“这样,你安排人去宫外等候,待静远到来,直接将他请入宫。朕这几日气得都没睡好觉,有些乏了,去小歇会儿,待静远来时,再叫醒朕。”

    高力士躬身作揖,道:“就由老奴亲自去迎接吧。”

    “也好!”李隆基也未拒绝,直接去里屋了。

    高力士在宫外等着。

    而今的高力士身价百倍,作为李隆基最信任的亲信,满朝文武没有一个敢得罪于他,即便是高高在上皇子一样对之恭恭敬敬的尊称“阿翁”,至于低一级的驸马一众,直接称他为“高爷”。

    如今高力士亲自在宫外等候,过往的官员莫不觉得讶异,上前问好之余,又满心迟疑,心想着究竟是何人,能够得高力士这样的人物在宫外等候?

    难道是宁王李宪?

    似乎除了宁王,没有别的人了。

    但宁王身份特殊,他本人也注重韬光养晦,不召见绝不入宫。

    不至于让高力士在宫外相迎。

    直到大半个时辰以后,裴旻的出现,才解了此惑。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裴国公进京了……

    消息传开,立竿见影,长安的不安几乎平息下来:有裴国公在,区区南诏,何足挂齿?

    “高内侍!”

    裴旻对于京畿的动向也颇为了解,知道高力士的权势愈发之重,但他跟高力士关系不错,依旧如以往一般叫唤。

    “裴国公!”

    高力士微笑着上前相迎。

    裴旻寒暄道:“内侍太过客气了,何须你亲自相迎!”

    高力士道:“多年未见,某焉能不来?请,陛下等候国公多时了。”

    一路进宫。

    高力士一如继往的透露一些关于李隆基的事情,说道:“南诏之败,陛下大感头疼,这些日子都不曾安心睡眠,国公若能为陛下排忧解难,某感激不尽。”

    裴旻颔首道:“身为人臣,为君王排忧解难是份内之事,义不容辞。”

    来到兴庆宫南熏殿。

    还未入得殿中,已经听到了殿内传来悦耳的琵琶声。

    高力士一听就知道这是李隆基在弹奏,说道:“陛下已经睡醒,国公稍等片刻。”

    高力士这前脚迈进大殿,还未通报,李隆基已经抢先开口道:“将静远请进来便是,无需那么麻烦。”

    入得殿中,裴旻向李隆基作揖问好。

    李隆基上下打量着裴旻,感慨道:“多年未见,静远风采气度越发不凡,都快要赶上朕了。”

    这是大实话。

    裴旻看了李隆基一眼,心底嘀咕了一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