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岁月的杀猪刀
    放在十年前,李隆基说这话一点都没毛病。

    李隆基有着李家的优良血统,剑眉星目,仪表非凡。

    可是十年宫廷的皇帝生涯,与后世的宅男没啥区别。

    岁月就如杀猪刀一样,在他那原本帅气的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那帅气威武的国字脸变得丰满圆润,腰围了肥壮了一圈,挺着个肚子。

    固然有着君王的贵气,却真的跟风采气度沾不上边。

    反观裴旻,尽管事务繁忙,他的剑术依旧未曾拉下,每日都会练习,身材保养的极好,不说八块腹肌那么夸张,却也没有多少赘肉。

    因为年岁的关系,他蓄起了短短的胡须,让本来就英武帅气的容貌,带着一丝稳重。

    与发福的李隆基,完全没有可比性。

    在裴旻眼中,自己现在的对手应该是王维、杨国忠之流的,李隆基已经让杀猪刀无情的砍了一刀,完全不行了。

    不过似乎李隆基完全没有这个自觉,还是以为自己跟十年前一样。

    “坐,高将军,将杭州进贡的龙井茶取来,给他泡上。静远是此道行家,但这龙井应该未尝过,未听过。你且尝尝,朕看来比之蜀茶,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李隆基面前,裴旻适当藏拙,就不显白自己的博学了。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个时代他确实没有尝过龙井。

    蜀中才是茶文化的发源地。

    杭州龙井确实起源于唐朝,但那是在茶圣陆羽之后才发展起来的。

    现在茶圣还没出生呢,自然也没有杭州龙井茶一说。

    不过裴旻没有想到,自己带动了茶文化的发展,也让杭州的龙井提前出来了。

    高力士给裴旻泡了一杯薄荷味的龙井茶。

    裴旻现今最喜欢的茶是蒙顶石花,蒙顶石花茶味很浓,喝不惯的人会觉得很苦,但只要习惯了那种苦味,后来的甘甜回味,确实是天下一绝。

    龙井却不一样。

    龙井味道偏于芳香,滋味鲜爽甘醇,与重口味的蒙顶石花正好相反,各有所长。

    “不错,这杭州龙井论及品后回味,略逊蒙顶石花一二,但色泽、味道、入口都要略胜一筹,确实是好茶。”

    裴旻品了一口,赞不绝口的说着。

    李隆基大方的一挥手道:“静远喜欢就好,这龙井是江南送上来的贡品,外边有钱也买不到。朕不太好这个,多拿些去。喝完了差人说一声,朕让人给你送去。”

    裴旻赶忙道谢。

    寒暄几句,李隆基故作不经意的说起了南诏的败仗,说起了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带着几分恼火的道:“朕也是为朝堂考虑,又不是想要包庇张虔陀。张虔陀要活着,朕将他扒皮挫骨都难消心头火气。只是南诏已经将他杀了,全家上下都没放过。让朕怎么处理?随便找一个无辜的人当做替罪羔羊?没这个道理……”

    原来李隆基不去想这事,气消了不少,但是裴旻的出现,让他有了倾诉的对象,越说火气又莫名的上来了。

    裴旻跟着一起动怒道:“陛下,这个时候还说这种风凉话的人,依我看来就应该一刀砍了。说什么屁话,装什么高尚,这些人就是伪君子,披着人皮的牲口。”

    李隆基眼睛一亮,用手掌摩擦着大腿,说道:“照静远这个意思,你是主张南边的事继续打下去?”

    “必须打!”裴旻沉声道:“陛下,现在已经没有对错了。自我唐军四万健儿战死异域,自我云南百姓受到洗劫,这已经不能用对与错来形容。臣之前说的不是气话,真的认为那些面对四万生命,面对云南无辜百姓受罪,依旧能站在道德的最高点来质疑问题的人该杀。现在是两个国家的战争……这国与国的战争,只有胜败,没有对错。”

    “可是朕听说,不只是朝堂,民间的风气也是这样!”李隆基最好面子,很顾及自己在百姓心底的口碑。

    裴旻摇头笑道:“陛下不会没有听过真理是掌握在胜利者手上这句话吧?我们现在如此被动,根本就不是张虔陀错了。虽然他是错了,但他已经付出了因有的代价。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前线的失败,只要我们能够打赢,一切不利之言,都会烟消云散。”

    李隆基也知这个道理,愤恨的猛地一拍案几,道:“只恨章仇兼琼愚昧,辜负圣意。”说着他又看着裴旻道:“如此一来,接下来的一战只能胜不能败,一但败了,朝廷的威信更难挽回。”

    裴旻也慎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只能胜不能败,一但败了,形势会比今日危机十倍。”

    李隆基恨道:“只恨静远无法从西方脱身,不然将你调往蜀地,朕即可高枕无忧。”

    此时此刻,李隆基唯一深信之人,唯有裴旻,相信之前南诏之战的指挥要是换成裴旻,绝不会有今日的耻辱。

    他却不知道,在裴旻眼中南诏之战即便是猪带队也不至于打成这样。

    裴旻笑道:“我朝战将无数,这杀鸡又岂能用斩虎屠狮的刀?”

    他没说牛刀,而且带着几分恬不知耻的自称斩虎屠狮。

    李隆基非但不怪,反而听得异常安心,问道:“那静远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裴旻为难的挠着头道:“这个臣远在西方,对于朝堂之事一无所知。实在不知我大唐有什么后起之秀,不过臣麾下倒是有一人选,应该可行。”

    李隆基精神一震,毫不迟疑的说道:“举贤不避亲,静远快快说来。”

    裴旻道:“哥舒翰。”

    李隆基记忆里有这个名字,想了想说道:“就是那个斩杀突骑施王子的那个将军?”

    “对,就是他!”裴旻打着包票道:“哥舒翰此人轻钱财而重义气,极擅带兵。臣可以意性命作保,他定能不负陛下厚望。”

    李隆基并未立刻答应,而是道:“行,朕相信你的眼光。不过此事事关重大,朕需要见一见这个哥舒翰。高将军,你立刻修书一封,将哥舒翰召来长安。”

    他的眉头已经舒展,很显然裴旻已经帮他下定了决心。

    不受这屈辱!

    在战场上受得耻辱,在战场上用实力找回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