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谁攻谁守?
    这也是裴旻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以唐王朝一国之力,对抗吐蕃、阿拉伯两大帝国,倒不是完全没有胜算。

    而是不值得一打。

    裴旻年岁越长,越能体会到一点,军政一体。

    军、政永远是不可能分割开的。

    这也是裴旻与其他镇边大将不同的原因

    裴旻不打无意义的仗,也不会为了单纯的胜利而战。

    如果依照李隆基说的,被动的防守,唐王朝取胜的几率确实会大那么一点点。

    但是这种胜算根本算不得胜利。

    自己的领地破坏干净,自己的经济受到致命打击,能够换来什么?

    什么也换不了!

    裴旻即便再如何自视甚高,也不敢保证自己力扛两个国家的攻势不伤筋动骨。

    到时候就算唐朝能够一举击溃阿拉伯、吐蕃两个国家来袭,也是伤筋动骨,必然无乘胜追击之力,去争夺阿拉伯的疆域。

    这样只会白白便宜拜占庭、法兰克,甚至可能重新崛起的波斯。

    裴旻不介意拜占庭、法兰克喝汤,就如回纥、葛逻禄一样。但他介意唐王朝喝汤,而拜占庭、法兰克他们美滋滋的吃肉。

    一攻一守最大的好处也是在于此。

    裴旻从怀中取过一张地图,走到了近处,摊放在了案几上,说道:“吐蕃可以分为两个部位,一个是高原围绕他们逻些布达拉宫附近的这一块高原区域。这里是吐蕃的巢穴,发展之地。但高原环境恶劣,几无半点发展前途可言。他们能够强大至今,靠的就是青海湖。臣记得早年就跟陛下说过青海湖。这里是我华夏史上最大的一个人湖泊,是一个天然的宝库。农业无比发达,毫不逊于我朝淮南;畜牧业比我们之前夺取的河西九曲地更要优秀。还有不菲的矿石储备,至于食盐的含量,更不用说。我大唐所有百姓吃个几万年,都吃不完。”

    “毫不客气的说,这里就是吐蕃的命脉!只要我军进攻青海湖,不管吐蕃做没做好准备,必然会举国来守。能够将青海湖收于囊中那是最好的选择,万一,臣是说万一有所偏差,攻不下来,也没关系。我们将青海湖破坏个底朝天,也能让他们哭不出来,没有再战之力。这也是进攻的好处,将战场摆在敌人家里,只要打坏了东西,都是赚的。”

    李隆基听得大觉有道理。

    身为皇帝,李隆基没少下旨免去战乱或者天灾地区的税赋。

    表面看来,是皇帝体恤民情,其实李隆基知道。

    战乱与天灾之后的地区一切都破坏毁灭干净了,需要重新建设,根本收不上税赋。

    勉强征收也不够他小小奢侈一下,不如大方一些,以换取民心。

    “这个将战场摆在敌人家里的说法朕喜欢!”

    李隆基拍案叫绝。

    裴旻继续道:“西域的情况要复杂一些,不过阿拉伯与我们也是一样,大军一动,不只是考验前线兵卒的战力,还要考验经济后勤。现在阿拉伯在边境陈兵不足十万,也可见他们也并未真正做好充足的交战准备。而且一旦开战,臣会不住的派人用火药炸毁阿拉伯境内的桥梁,破坏他们田地里了秧苗,稻谷,增加他们的后勤压力,一定时间内,他们是很难大规模调动大军的。这样守兵就无需太多,能够大大减少我军后勤的压力。”

    李隆基也读过不少的兵书,真正的军事水平稀松平常,可纸上谈兵还是很有一套了,听得出裴旻的意图,沉声道:“如此需要分两个战场,一路攻,一路守。静远你是哪一路?”

    裴旻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臣是守!”

    李隆基不安道:“那何人是攻?”

    裴旻应道:“臣举荐鄯州都督王忠嗣。”

    李隆基惊讶道:“王都督确实出众,可他才二十出头,能够当此重任?”

    裴旻肯定道:“王忠嗣是臣奉陛下命亲自培养出来的俊杰,比之其父,更为出色。除我之外,他是不二人选!”

    李隆基道:“那为何不换一下,由静远来主攻,王忠嗣主防?王忠嗣在子亭守捉的防守还是很出色的嘛,用不过数千人,抵挡住了突厥数万的兵马,斩获也是不菲,足见他同样擅于防守。而且这防守终究比进攻容易一些……”

    说来说去,还是有些不放心王忠嗣。

    而且在他的心底,也只相信裴旻是吐蕃的克星,由他主攻最为合适。

    裴旻不否认王忠嗣的能力,赞同李隆基的一部分说辞,说道:“陛下果然慧眼识英杰,以军事天赋能力而言,忠嗣攻如火,守如山,可谓攻防两全。他的风格与臣不同,个别地方,臣都不及他。只是西域的关系错综复杂,考验的不只是军事实力,还要跟西域诸国国王打交道。这方面却是忠嗣的弱点,处事不够圆滑,容易误事。西域诸国国王未必就全部一心向唐,能够震的住他们,也是胜负的关键。”

    李隆基听裴旻想得如此透彻,也无话可说,道:“说的在理,以威信而言,王忠嗣远比不上静远万一。西域之事,确实非静远不可。只是,让一个二十出头的人,担当如此大任,朕真担心会拔苗助长。”

    裴旻笑道:“臣以为陛下完全无需有此顾虑,其一、忠嗣有不亚于霍骠骑的军略,霍骠骑能干的壮举,忠嗣一样可以。其二、主帅依旧是臣,臣虽在西域,但依旧能够掌控局面。细节由忠嗣负责,大局还是臣来布控。而且臣未必就不能进攻……陛下大可宽心……”

    “如此,倒是可行!”

    李隆基听裴旻这么一说,也认同的点着头,迟疑了半响道:“此战以你来看,要打多久?”

    裴旻微微摇着头道:“臣也不好说,此次情况不同。青海湖是吐蕃的命脉,吐蕃不会如河西九曲地那样,轻易放弃的。进攻的部队,必将受到前所未有的抵御。同样的,阿拉伯军事实力强劲,也不好对付。吐蕃的局面最快也要一两年,至于西域两年则是最少了。最轻松的是南诏,一但我军攻入青海湖,南诏势必无力救援南诏,以哥舒翰的干略,不出三个月就能解决南诏,扫平南边之忧。”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