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大方的鲜于仲通
    送走了张九龄。

    裴旻着看吐蕃方面的地形图,看着青海湖的某一点,露出了一丝阴笑。

    早在多年前,他就想干一件事情,只是时机不成熟。

    现在完完全全可以送吐蕃一份大礼了。

    这大礼一到,保证让吐蕃上下所有人都会傻眼震恐,然后一点办法也没有。

    “只可惜,无法亲眼见到吐蕃一众气急败坏的模样……”

    他摇头一脸可惜的,叫了一声:“摩诘,磨墨。”

    裴旻取出纸笔,详细的写了一封密信,让人送给远在莫离驿的王忠嗣。

    当天夜里裴旻与裴母、娇陈、公孙幽以及小七、小八做最后的相聚。

    裴母、娇陈、公孙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固然不舍却也没有明显的表露出来。

    小七、小八终究还小,忍不住伤感。

    娇陈是望小七、小八成龙成凤,故而平素对他们的教导颇为严厉。

    而裴旻却采用无为的方法教导自己的子女,不想给他们太大的负担,由着小七、小八的喜好来,培养他们的特长,平常的管教多是从德行上入手。

    只要小七、小八不成为纨绔子弟,裴旻都能够接受。

    毕竟儿孙自有儿孙福。

    何况裴旻相信自己给小七、小八找的老师都是天下一等一的人物,还能教出两个废材不成?

    都说严父慈母,但是在裴旻这里却是慈父严母。

    故而小七、小八还是跟裴旻更亲,这也让娇陈很是吃味。

    尤其是小七。

    小八喜静,不怎么惹事。

    小七却是好动,时不时惹些小麻烦,常惹娇陈生气。

    裴旻有着中国人特有的习惯,觉得儿子是用来教训的,女儿是来疼爱的。

    裴旻这里也成了小七最坚实的避风港。

    听到裴旻要远去西域,一去就是几年,小丫头哭的稀里哗啦的。

    裴旻安抚了好一阵才安抚下来,但依旧不舍的拉着裴旻的袖子。

    即便到了深夜,也不舍得松开,小手拉得紧紧地,似乎一松手自己的爹爹就要跑了,不见了。

    裴旻只好放弃陪娇陈、公孙幽的打算,用自己临行前的最后一夜,陪自己的小公主。

    睡梦之中,小七还是不受控制的松开了手。

    裴旻一早起身,小心翼翼的给小七盖好了被子,在那红嫩如苹果的脸上轻轻的一吻,踏上了西去之路。

    裴旻并未宣告动兵,而是以军演的方式西去,掩人耳目。

    裴旻最重视训练,军演早已是河西、陇右军家常便饭的事情。

    对于军队的调集,也没有多少人觉得奇怪。

    兼之陇右军、河西军的军纪天下闻名,不会干涉百姓生活,也无人重视,丝毫未有大战来临的那股压抑。

    毕竟唐王朝也安逸了多年,即便是凉州这边陲之地,也许久未受兵灾影响了。

    民心安逸。

    在裴旻动身往西域的时候,哥舒翰与李隆基进行了第一次会晤。

    哥舒翰作为将门之后,家族从哥舒沮降唐之后,族中数辈皆为唐王朝效力,从无叛心,无怨无悔。

    仅从这点,哥舒翰在李隆基心底就加了不少的分。

    加上有裴旻的举荐,哥舒翰自身的军事水平也毋庸置疑。

    至关重要的还是李隆基就喜欢哥舒翰这样的异族大将。

    李隆基的用人风格向来唯亲,只要得他信任器重,他能让一个蠢货身兼四十余要职。

    但是能得他信任的人不多,余下的人尤其是边将边帅这类的权臣,他喜欢用寒族跟异族。

    寒族家族势力弱,真有二心也掀不起风浪,而异族更是如此。

    华夏民族骨子里就有一股傲气,异族想要起二心,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用的放心。

    有这些潜在的原因,李隆基、哥舒翰的这一次会面结果堪称完美。

    李隆基对于哥舒翰的种种表现,异常满意,让他配合裴旻的行动战略,找回唐王朝的面子。

    哥舒翰如愿以偿的受封为剑南节度使,自然是信心十足,一口应诺,不日往蜀中赴任。

    哥舒翰来过一次长安,对于长安的风花雪月还是极为了解的。

    这出了皇宫,哥舒翰没有去免费的驿馆住宿,直接找了长安最豪华的一间酒楼,包了一间最贵的院子。

    然后理所当然的一头扎进了长安着名的红灯区……平康坊。

    在平康坊挥霍了一通,光顾了两楼三坊。

    这位来自西域的土豪终于解决了自己这些在凉州这些年的一大心病:钱太多了,花不出去。

    哼着小曲,想着长安的物价与服务就是让人舒服,兴致高涨的回到了酒楼,正待歇息,补充精气,明日继续,却得知有人拜访。

    哥舒翰不敢怠慢,在长安天子脚下,指不定就是一个惹不起的大人物,整了整衣装,将人请到了大堂。

    来访的是一位中年书生,四十许上下的年岁,颇有风采。

    “草民蜀中章涵,乃鲜于将军门客,冒昧打扰,望哥舒节度使勿怪。”

    他说的很客气,礼数到位。

    哥舒翰大眼珠一转,笑道:“鲜于将军?可是那位长驱直入一口气杀进苍山洱海的蜀中名将?”

    章涵颇为自得的道:“正是草民主上,主上对于哥舒节度使可是敬仰非常,听闻哥舒节度使荣升剑南节度使,成为上司,心底无比高兴欢迎。这不,特命草民前来恭喜。这是主上特别为节度使精心筹备的贺礼,还请笑纳……”说着,他双手将一份礼单高高举起。

    哥舒翰禀着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心态,上前接过了礼单,瞄了礼单上杂七杂八的礼品,一点感觉了没有。

    章涵续道:“主上深知哥舒节度使久在姑臧,京中根基浅薄。让草民提醒节度使,身为边将最忌讳的就是朝中无人。主上特地吩咐草民,让草民告之节度使,其作为下属,理应为自己的上司分忧。节度使在京畿的一切打点花费皆由他负责,节度使不必与之客气。”

    哥舒翰登时来了兴趣,带着几分迟疑的道:“当真如此?某的开销可是一点也不小?”

    章涵不以为意,豪气干云的道:“主上是蜀中大豪,家资千万,节度使无需与之客气。”

    哥舒翰双手一合,笑道:“那某就真不客气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