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暗渡龙驹
    莫离驿!

    “唉!”

    王忠嗣长叹一声,眉头紧锁。

    南诏的败局也传到了他的手上,对于当前唐王朝的局势,这位险些生擒了吐蕃赞普的大将也是忧心忡忡。

    他的情绪也影响着身旁的将校,尤其是王难得。

    王难得是急得如丢了师傅的孙猴子一样,急得挠头弄耳,只恨不得将头发都给扯下来:“大哥,你这长吁短叹的,到底是为了何事?”

    王忠嗣不说是因为知道自己这兄弟的能力,让他冲阵杀敌是一把好手,可动脑子,未必就比这青海湖上的牦牛灵光。

    “某这是气我自己无能,不能为旻哥排忧解难。”

    具体原因,王忠嗣没有细说,也不好细说。

    南诏败局,看似章仇兼琼的过错,王忠嗣却心里踹着明镜,若非李隆基贪边功,好颜面,意图掩饰边将过错,不听劝阻,动了刀兵,绝不会有这一连串的故事。

    也不至于令得旻哥的全盘计划,破坏的一塌糊涂。

    只是这话不能对外人说,尽管王忠嗣也将王难得视为兄弟,相信他不会负自己,但很多事情不受控制。

    醉酒、睡梦、无心,皆有说漏的可能,王忠嗣向来稳重懂事,更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裴旻为难。

    正当他徒做烦恼的时候,裴旻的密信已经悄然送达。

    王忠嗣独自在府中拆开,见信中千余字内容。

    王忠嗣顿觉肩上背负起了千斤重担。

    以他的军事素养,已经看破了这一战的关键。

    这孤注一掷的一攻一守,胜负的关键就在这进攻上。

    青海湖是吐蕃的经济、粮食命脉,一但被攻,必定举全国之力来救。

    唐军攻占青海湖之日,也就是吐蕃再无反抗之力之时。

    也就是说两国共击唐王朝的计划也告破,阿拉伯也将失去优势。

    整个战略的结束,就看进攻端何时能胜。

    “自己不过二十出头,却担负这般重担。”

    “旻哥这信中有的只是一些细节安排,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话,显然是相信自己能够但得起这重担。”

    “旻哥如此相信自己,自己岂能让他失望?”

    念及于此,王忠嗣神色肃然的来到了一旁高挂的地图前,看着裴旻让他出兵的最先攻占的一个小岛,眼中从最开始的不解,变得发亮,闪闪发光。

    灯下黑,莫过于此。

    如此兵家必争之地,居然让双方彼此都忽略了。

    “旻哥果然是旻哥!”

    稳重的王忠嗣激动惊呼出声来。

    此次攻伐,他压力极大。

    与达扎路恭交战年余,王忠嗣深知自己这个对手的能力。

    固然自己这些年,屡屡胜过一筹,可是吐蕃实力却没有什么损失,多是小打小闹。

    唯一值得称道的唯有大非川阅兵一战,那也是绕来了达扎路恭。利用吐蕃宿将对达扎路恭的不信任,打出的成绩。

    达扎路恭经营青海湖多年,防守本就占据一定优势,而且青海湖腹地的高原反应严重。

    唐军要攻取青海湖,在先天上就处于劣势。

    王忠嗣又是第一次领大军作战,还是有着一定压力。

    但裴旻这一手妙招,却扳平了彼此先天性的差距,将唐军、吐蕃放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大步走出房间,王忠嗣叫来了后勤文书,让他将所有木桶、木盆、床板统计起来。

    然后敲响了聚将鼓。

    王忠嗣对待治军有裴旻的风格,在军纪上容不得半点过失。

    聚将鼓一响,帐内所有将校齐聚帐前。

    什么样的将军带什么样的兵。

    王忠嗣好战,麾下的将校兵卒一个个也是喜战如狂,

    一个个都迫不及待的看着自己的长官,希望他能翻牌子翻到自己。

    不过短短的半个时辰,一支由三千人组建的骑兵队奔袭向青海湖。

    **********

    大非岭军营!

    达扎路恭在受大非川之耻之后,改变了战术打法,不在被动的受袭。

    而是将手中兵马分为两部,一部在大非岭设军营,一部在曼头山脚牛心堆设军营。

    两支部队围绕着青海湖,一北一南夹击着莫离驿。

    只要王忠嗣莫离驿兵马一动,另一只部队便能威胁莫离驿,甚至直接截断王忠嗣的归途。

    这种针锋相对的布置,给了王忠嗣极大的面子。

    八千莫离驿的守军,却牵制了三万吐蕃兵。

    达扎路恭却觉得值得如此,王忠嗣值得这般慎重对待。

    果然面对南北压制,王忠嗣也找不到可趁之机,自大非川那次奇袭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出击袭扰了。

    这突然得到王忠嗣再次出击的消息,达扎路恭不敢大意。

    做了多年的对手,达扎路恭早已不像当初那般,将王忠嗣视为那个无名小卒。

    王忠嗣勇猛与沉稳并存,有着可怕的战术嗅觉。

    他但凡出击,几乎是抓着自己的弱点一击而中,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胜的干净利落,然后从容而退,不给自己半点的可趁之机。

    “他是往哪里走的?”

    达扎路恭一边聚兵聚将,一边细问探马缘由。

    探马立刻回道:“南下积石山!具体目标,并不确定。”

    “茶卡盐湖!”

    青海湖的每一寸土地,达扎路恭都能叫出位子来。

    一瞬间,达扎路恭就看破了王忠嗣的真正意图。

    茶卡盐湖是柴达木盆地四大盐湖中最小的一个,也是开发最早的一个。

    因为茶卡盐极易开采,人们只需要揭开十几厘米的盐盖,就可以从下面捞取天然的结晶盐。

    在这个开采食盐的技术不是很发达的时代,能够省去很多的劳动力。

    茶卡盐湖的价值意义也就比其他三大盐湖更加重要。

    而今吐蕃上下所有贩卖使用的食盐,八成源于茶卡盐湖。

    这一击要是让王忠嗣功成,他们的损失可不小。

    没有半点的迟疑。

    达扎路恭立刻调集了五千兵士去茶卡盐湖防守,自己亲点六千,中途截杀。

    王忠嗣这一动,达扎路恭不过半个时辰,已经做出了应对反应。

    但达扎路恭不知道的是,便在他一心追逐王忠嗣脚步的时候,一支小股部队带着木桶木盆木板,潜伏至青海湖,以木桶木盆木板为船划向青海湖的中心小岛……海心山,龙驹岛……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