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十年筹备……应龙城
    达扎路恭看着地图,看着青海湖沿岸涉及的广阔区域,心底登时拔凉拔凉的。

    一但唐军在龙驹岛站稳脚跟,那么意味着唐军将会占据出击青海湖沿湖的一切主动权!

    这么一块战略要地,居然让唐军轻而易举的就拿下了?

    不对!

    达扎路恭瞬间反应过来,唐军现在取龙驹岛有什么意义?

    想着当前的局势,想着王忠嗣今日与之莫名一战,瞬息间思绪万千,蓦然达扎路恭厉喝一声道:“全体拔营,撤回伏俟城,传令青海上下每一城地,让他们做好迎接唐军来攻的准备。”

    他不敢有半点怠慢,一边下令,一边给吐蕃赞普写信,让他派兵支援青海湖,唐军即将大军进犯。

    同时也是最为关键的,达扎路恭要求阿拉伯施行盟友的义务,北上攻打西域。

    王忠嗣一回到莫离驿,立刻实行了陇右节度副使的权力,逻娑道行军总管的权力,将陇右兵调来莫离驿,并且吩咐王难得,将莫离驿中的石料运往龙驹岛。

    王难得高声领命。

    王忠嗣却是一脸的佩服,对于裴旻的眼光谋略,已经是用躺着的方式领受了。

    在裴旻攻取莫离驿的时候,裴旻就曾下了一个命令,让人不住的往莫离驿运送石料。

    不论是当初的封常清,还是后来的江岳,现在的他,都一直以为裴旻会用这些石料扩充莫离驿,让莫离驿变得更加的坚固。

    但是一晃近乎十年,石料已经堆积如山,始终没有得到裴旻扩建修葺莫离驿的任命。

    王忠嗣甚至都以为裴旻是忘记了,平素书信往来的时候,还曾说过此事。

    裴旻却说留着有用。

    直到今日,王忠嗣才明白,原来这些石料裴旻是用来建造应龙城的。

    在十年前,裴旻就在为建造应龙城做准备。

    这份远见,怕是韩信、张良、李靖都比不上吧。

    正在他感慨的时候,达扎路恭撤军的消息传到了莫离驿。

    王忠嗣瞬间明白,自己这位对手已经察觉了唐军真正的意图,退回去做决战的准备了。

    “好家伙,这反应!确实有资格当我的对手!”

    王忠嗣忍不住赞叹了一句,亲自投入石料的搬运之中。

    吐蕃没有水军,一时间不可能发动攻击,有足够的时间留给他们。

    但应龙城的存在与否将是此次征伐的关键,王忠嗣也不忍不住亲力亲为。

    裴旻穿过了沙碛,进入了西州。

    依照他的预算估计,王忠嗣应该已经夺取龙驹岛了。

    达扎路恭就也应该反应过来。

    要是面对龙驹岛丢失,达扎路恭还是后知后觉,那他也没有资格成为王忠嗣的对手。

    只要达扎路恭察觉,必然会知会阿拉伯,装模作样也没有意义,反而显得鬼祟小气。

    因此这到了西州,裴旻也不再偃旗息鼓,直接高举起了战旗,浩浩荡荡的直往西域进兵。

    关于应龙城,裴旻确实是在十年前就准备建造了。

    只是原因不是王忠嗣以为的那样,凭借超凡的远见。

    裴旻暂时还没有真正与兵仙韩信,军神李靖相比的自信。

    不过比及他们,裴旻还是有着自己的优势,后世人的远见。

    吐蕃一直不重视青海湖上的龙驹岛,从来没有往岛上添兵,跟没有修葺防御设施。

    龙驹岛本因叫海心山,岛上缺食少淡水,故而不利于人类生存,便如世外桃源一样。

    之所以叫龙驹岛是因为岛上水草茂盛,景色旖旎,是理想的天然牧场。

    相传古时候有人趁着大雪封河的时候,将母马赶至海心山放养。海龙就会在这个时候逐一临幸母马,生下龙种,故而叫龙驹岛。

    也许正是有了这层神话,古人迷信,尤其是吐蕃方外之地,更是如此,龙驹岛也不为吐蕃人涉足。

    历史上哥舒翰担任陇右节度使的时候,也没有留意这龙驹岛,而是在青海建造神威城,创神威军以防吐蕃。

    但是吐蕃不甘心受制,乘着大雪冰封,攻陷神威城。

    唐军奋起神威,随后有夺回了这座桥头堡。

    此后唐蕃两国你来我往,打的不可开交。

    最后哥舒翰烦不胜烦,苦思许久,这才注意到一直让他们忽视的龙驹岛,在岛上建造了一座应龙城。

    自从应龙城建成之后,不过两千人,战争的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到了哥舒翰手中。

    唐军节节胜利,哥舒翰也因此名动天下,有了“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这首歌谣。

    一座应龙城,完全制住不擅水战的吐蕃人的咽喉。

    但其实应龙城的关键再攻,不再守,只是当时已经是唐玄宗晚年,这位成就已经可比太宗皇帝的伟大君王开始了自己的作死之旅。

    应龙城真正的潜在力量没有发挥。

    直到安史之乱以后,应龙城才为吐蕃夺去。

    知道这段历史的裴旻,怎么可能无视应龙城的存在?

    故而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打算修建应龙城了。

    而且他修建应龙城的目的不是防守,是进攻。

    也就成了这一次的杀手锏,用来给王忠嗣弥补进攻的不利情况。

    裴旻相信在对等的情况下,王忠嗣是没有理由会输给达扎路恭的。

    “裴帅!”

    就在裴旻进入西域的时候,孙周从后门赶了上来,手中拿着一封密信,脸色有些难看。

    裴旻大有所感,问道:“是蜀中的消息?”

    孙周默然点了点头。

    裴旻接过密信打开翻阅。

    密信中一五一十的写了调查的经过。

    南诏王皮逻阁留下的告示并非他自己亲自写的,而是让随行的文书动的笔。

    孙周派去的人了解了最初的告示没有几人看过之后,亲自去了南诏,找到了文书,得到了真正的告示,而且还额外打探到一个消息。

    南诏王妃并不容易为人奸杀,是因为鲜于仲通支开了皮逻阁,皮逻阁带走了大多亲卫才导致防卫松懈,让张虔陀有机可乘。

    同时信上也说明了一点,皮逻阁的告示是鲜于仲通从王克昭手里拿去的。

    裴旻将密信看完,轻声道:“一件是巧合,两件是巧合,三件事都有鲜于仲通在,你说还会是巧合嘛?”

    孙周摇头道:“只是想不明白,鲜于仲通为什么这么干?”

    “不需要知道为什么?”裴旻森然道:“青海湖开打,接下来就是南诏了。你将这密信给哥舒翰,他会知道怎么做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