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一战功成 杖刑
    哥舒翰这一手心理战把握的极好。

    八万大军,吓都要将南诏王皮逻阁吓傻了。

    南诏王刚刚在唐朝的协助下一统,人心不定,手上本来就没有多少可用之兵。

    之前一役,固然大获全胜,但南诏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满以为会消停一段时间,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利用从唐军哪里缴获来的兵甲器械以及财帛粮食组建一支能够护卫南诏的军队。

    却不想自己这边刚刚跟诸诏瓜分了财富,新兵招募到位,连训练都没来得及,唐军居然再度复来,而且一次性来了八万。

    至关重要的还是领兵大将不再是经验不足的章仇兼琼,是跟着裴旻征战多年的大将。

    皮逻阁吓得再一次舔着脸去求吐蕃,求他们出兵相助。

    吐蕃、南诏结的是兄弟之盟,兄弟有难,哪有不救的道理。

    吐蕃赞普亦是一口应诺。

    然而吐蕃还未出兵,青海湖的异变已经传达。

    王忠嗣剑锋直指青海湖,还让对方抢得了先机,攻取了龙驹岛。

    这自己家门口都起了火,吐蕃赞普哪里还有兵力支援南诏?

    皮逻阁登时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地,大有自食恶果的感觉,不得已只能硬着头皮向诸诏调兵,打算死守太和城。

    这个时候的皮逻阁每日就如望夫石一样,一天到晚在太和城往上下眺望,等待六诏援兵的汇聚。

    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

    同时皮逻阁刚刚迁都大和不过两年,城防设施并不到位。

    唐军突然兵临城下,南北夹击,还有一千开路先锋在后面高声呐喊。

    那声势登时让太和城上下乱作一团。

    太和城新募了许多兵卒,这些未经训练的兵士,在这种未知的局面下,反而误事。

    面对未知的混乱局面,新兵慌张惊恐不知所措。

    这种负面情绪是会传染的,经验丰富的老兵,受到菜鸟的影响,自己心底也凉了半截,不住发慌。

    哥舒翰身先士卒,跃马擐甲,直接趁着守兵内乱之际,搭人墙爬上了城头,攻占了北门。

    哥舒翰挥舞着大刀,直往城中心杀过去。

    另一边的情况也是一样。

    鲜于仲通是个草包,但王克昭却是一个擅打顺风战的将军。

    顺风狂如狗,逆风卖队友,说的就是他。

    这个顺风战,王克昭表现还是极为显眼的,同样趁乱攻上了南门的城头,杀进了城中。

    太和城城南有一个特殊的建筑,是南诏第一豪绅的钱百万的府邸。

    钱百万是南诏最大的商贩,早些年南诏、唐王朝亲如一家的时候,他的商队往来南诏、蜀中,络绎不绝,赚的钵满盆满。

    府邸的规模仅次于南诏王宫,但论及内部精美豪华,比之南诏王宫也不遑多让。

    王克昭生性贪婪,见这府邸华贵,登时动了贪念。

    天刚破晓,哥舒翰攻进了南诏皇宫。

    尽管皮逻阁拼死抵抗,却也抵挡不住哥舒翰的攻势。

    皮逻阁为哥舒翰生擒,一战而定。

    哥舒翰吩咐下去安抚民心,围剿不服者。

    次日天明的时候,哥舒翰已经完全控制了太和城。

    同时哥舒翰还发现了意外之喜。

    之前的战役,唐军阵亡四万,还有一万为吐蕃南诏生擒。

    吐蕃、南诏共分得五千。

    皮逻阁将一半分给了功勋之将,自己留下了两千五以作劳力,正好关在太和城。

    城中有南诏从唐军这里缴获的兵器,都是现成的,一下子唐军的兵力近乎扩充了一半。

    哥舒翰命麾下诸将驻守城寨,派人命嶲州的三万唐军赶来支援。

    南诏国都一夜而下,整个南诏为之哗然。

    别有用心的已经开始筹谋他路了,忠于皮逻阁的慈彰,从剑浪城赶回来支援。

    只是他麾下只有一千不到的兵卒,如何从五千余唐军手中夺城?

    哥舒翰守都不愿意守,亲自率兵利用上风的优势,由上而下将慈彰一击而溃,还砍下了他的脑袋。

    十日后,三万唐军抵达太和城,万事抵定。

    裴旻曾向李隆基夸口,哥舒翰至多两月,便可稳定南疆局面,让唐王朝能够全心全意的对付吐蕃、阿拉伯。

    而至哥舒翰上任至今,不过一个半月。

    这天哥舒翰将鲜于仲通、王克昭叫到了城中帅营。

    看着鲜于仲通、王克昭,哥舒翰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两人道:“你们,你们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就为了你们一点点的财帛,就放弃大好的晋升前途?”

    鲜于仲通一脸的莫名,王克昭却有些心虚。

    “节度使,此话怎讲?”鲜于仲通提出异议。

    哥舒翰怒道:“我新来蜀中,正欲培养心腹。你们与我最熟,才让你们独当大任。你们倒好,看人家颇有家资,竟然借口他们抵抗,掠夺他们家财?你们真需要救急,跟某说。某这方面从不小气,何必用这种毁了自己前途的手段,贪图那点不义之财?”

    鲜于仲通怒视王克昭。

    王克昭哭丧着脸,跪伏下来:“节度使,鲜于先生,是我,是我鬼迷心窍,我该死,求节度使饶我这次。我将钱财如数上交,不敢有半点私藏。”

    鲜于仲通险些气晕过去,要不是哥舒翰就在面前,他甚至忍不住要动手了,咬牙切齿道:“节度使明鉴,此事末将一概不知。”

    哥舒翰愤愤不平的道:“告状之人,证据确凿,你麾下的兵也参与其中,而且南路军以你为首,这管教不严,治下无方的罪名,你怕是难辞其咎。”

    鲜于仲通顾不得生气,深深作揖道:“末将愿为节度使效犬马之劳,还请节度使搭救一二。”

    哥舒翰看着面前两将,长叹一声道:“罚,我肯定是要罚的。我初掌剑南军,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若是姑息,以后如何治军?这样吧,我这边重罚,用你们以正军规。另一方面上书陛下的捷报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不向朝廷禀报了。王将军是此事首犯,杖责五十军棍,鲜于将军治军无杖责四十。你们放心,我会特地吩咐下去,只是做做样子。不会真正的打的,你们也配合一点,叫得凄惨一些。明白嘛!”

    鲜于仲通、王克昭无奈,但对于哥舒翰的安排,还是非常满意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