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杖杀 举荐
    面对聚集的蜀中诸将,哥舒翰怒发冲冠,厉声道:“军纪是军人必需遵守的法则。人无信不立,军无规不胜。”

    从河西军出来,哥舒翰理所当然的为裴旻洗脑,对于军纪军人有着同样的理念,此刻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

    “王克昭纵容麾下兵士劫掠,造成恶劣影响,本因已死赎罪,但念及战事混乱,王将军又有破城之功,死罪可免,杖五十,以儆效尤。鲜于仲通御下无方,致使麾下兵卒劫掠伤人,一并同罪,杖四十……”

    哥舒翰一脸的方正,帐中诸将都有些意外,有些肃然。

    攻城是古代战役中最难打的,故而大多将帅为了激励士气,多有取城之后洗劫城中财富的承诺。

    即便没有特别下令,攻伐的过程中也难免会出现类似情况。

    寻常将帅只要不过火,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严厉的,也不过是小小处罚一下。

    却不想哥舒翰竟然如此严苛的惩处,想到世上传言河西、陇右军的军纪,顿然明白传言不虚。

    只是诸将有些犹疑,王克昭还好说,没有什么身份地位。

    而鲜于仲通却是蜀中大豪,家财万贯,在军中颇有人脉,长安京师也有一定的关系。

    哥舒翰毕竟初来乍道,真要来一个将帅不合可是不妙。

    却不想鲜于仲通居然心悦诚服的认罪了。

    这样诸将大觉惊愕,对于哥舒翰也高看了几分。

    鲜于仲通、王克昭给行刑官压下去了。

    行刑官将鲜于仲通、王克昭按在了地上。

    鲜于仲通想着自己要配合一些,准备扯着嗓子尖叫……

    忽然!

    “砰!”

    粗大的军杖直接打在了鲜于仲通的脊背上。

    “啊!”

    剧痛从脊柱神经传到身体每一处部位,口水飞呛而出,眼珠子都疼得吐了出来。

    什么情况?

    不是说好的假打的嘛?

    是令没有传到位?

    他说正想开口说话,又一杖重重的落下,直接将他嘴里的话,硬生生的打了下去。

    王克昭正准备受刑,突然听到身旁传来尖利凄惨的叫声,心底忍不住一乐,心念道:“鲜于先生这叫的真像,我可不能让他比了下去!”

    ……

    正想着,一军杖重重落下,王克昭也发出了同样凄惨的叫声。

    一声声惨叫传入帐中,帐中诸将望向哥舒翰的眼神也越发的敬畏。

    不论是此次哥舒翰奇袭太和城的壮举,还是今日的杖打鲜于仲通、王克昭的治军之严,都让他们意识到面前这个信任节度使不好对付。

    尤其是李宓。

    李宓是将门世家,家族历代与巴蜀为将,在蜀地颇有地位,更在鲜于仲通之上。

    之前的南征战役,章仇兼琼遇袭。

    李宓的父亲李霆拼死抵抗殿后,才令章仇兼琼与万余唐军溃卒得以保全。

    李霆力战最后,不甘受俘,自尽而亡。

    李宓也因李霆忠义,得以子承父位。

    故而对于鲜于仲通、王克昭的临阵脱逃,李宓是万分鄙夷。本来他对哥舒翰重用两人也很是不满,但他一路跟着哥舒翰作战,深深地体会到这个上司粗犷面貌下的智勇,大感折服。而今又见他严惩鲜于仲通、王克昭,心底更是畅快,由衷臣服了。

    只是帐外的叫喊声越来越弱了,哥舒翰犹自未觉。

    直到帐外的行刑官大步进来禀报,说鲜于仲通、王克昭已经给活活杖杀了。

    哥舒翰才一脸的意外,道:“就死了,怎么这么不经打?”

    帐中诸将更是你眼望我眼,相互的无语。

    “算了,拖下去吧!此事某会向陛下说明的!”

    哥舒翰有些着恼,宣布了散会。

    直到大帐内空无一人,哥舒翰才露出了轻松的表情。

    裴旻给他的信,他早已收到了。

    哥舒翰这才知道鲜于仲通、王克昭是什么样的人物。

    这样的人留在手上,绝对不是好事。

    章仇兼琼官声极好,不就是因为鲜于仲通都弄得如此地步?

    哥舒翰于公于私都留不得他们,只是鲜于仲通、王克昭在长安颇有人脉,李隆基也认得这么一号人,贸然对之动手,有可能将自己搭进去。

    故而百转千回,正大光明的用军法将两人杖杀。

    身为三军主帅,哥舒翰想要给麾下的将校安一个罪名,太容易了。

    哥舒翰并未将此事隐瞒下来,而是直接上表了一封认罪书。

    说自己新接管剑南军,鲜于仲通、王克昭触犯军纪,自己一时不查将两人打死了。

    在长安的李隆基,初次得到这个消息,心底也生出了点点无名之火。

    鲜于仲通、王克昭给他颇深的印象,在他的记忆里是两个能打胜仗的将军,就这样让哥舒翰杖杀了?

    可得知哥舒翰已经平定了南诏战局,生擒南诏王皮逻阁的时候,火气烟消云散。

    杀了就杀了吧!

    鲜于仲通、王克昭能战,但跟哥舒翰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唐军一雪前耻,李隆基也是扬眉吐气,下令将哥舒翰的战绩传告天下,让世人放心。

    之前只是小小的意外,唐王朝一样是唐王朝。

    原本李隆基已经有些怠慢军国大事了,但随着大西北的动荡,唐王朝多线开战,经济军事都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开始如往常一样,兢兢业业的处理朝政。

    之前南诏惨败,阵亡将士的抚恤,还有东北战事、南诏战事、西域、青海湖的战局,这一切的开销,让唐王朝的财政十数年来首次出现赤字。

    只是因为这些年府库存蓄颇多,还承受的起。

    但若一直下去,吃老本唐王朝撑前景堪忧。

    现在让李隆基高兴的是王忠嗣取得了初步的胜果,而哥舒翰更是直接抵定了南诏的大局。

    即便是对于裴旻手握大权,非常不满的李元纮,也不得不承认,是裴旻再一次稳住了唐王朝的局面。

    要不是裴旻从军中抽出哥舒翰这样的名将,他人谁有这个本事一战抵定南诏?

    要是南边在战事再拖个一二年,那玩蛋大吉了。

    不过就算如此,唐王朝的财政负担一样存在。

    李隆基现在满脑子的都是钱钱钱。

    “陛下,臣举荐一人,可为陛下解决燃眉之急!”

    太府卿杨慎矜这天找上了李隆基热心的说道。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