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激战喀布尔河
    黎明,喀布尔河。

    入秋的时节,但在西域已经初现寒意,敌我双方兵士呼吸时的热气,仿若云层一般厚重。

    军队整齐的踏步声,伴随着激昂的战鼓,震荡的喀布尔河的河面都起了一阵涟漪。

    虽然只是五千人的步兵阵,但紧密整齐的阵容、滚滚的烟尘和巨大的呐喊声,使得他们看上去宛如洪水般波涛汹涌。

    一万五千名安西军军士静静地矗立在喀布尔河的两岸,他们排成整齐的队伍,迎接着即将到来的大战。

    封常清一脸肃然的看着前方,心思有些沉重。

    唐朝临敌战法最是多变,靠的就是兵种的配合。

    一般而言。

    诸军按其职能分为弓手、弩手、驻队、战锋队、马军、跳荡、奇兵等多种。

    每当战斗展开,敌人在一百五十步的时候,弩兵开始射击;敌人在六十步时,弓箭手开始射箭;敌人攻入二十步时,弓弩手发箭后执刀枪与战锋队齐入奋击,己方重装步兵与敌方步骑兵短兵相接后,奇兵、马军、跳荡军皆不准轻举妄动,如果前方步兵的战况不顺利,跳荡、奇兵、马军方可迎前敌出击,重步兵则后退整顿后准备再援,如果跳荡、奇兵、马军进攻不利,所有的步军则配合马军同时作战。

    如此打法还计入了李靖的《卫公兵法》中。

    如此兵种的配合,最大限度的弥补各兵种之间的不足。

    相对清一色的兵种,这种众多兵种混合作战的战法,显然更加高明,适用于任何地方。

    而与唐军交手的诸多异族,因为各种关系,兵种相对单调。如封常清这样的名将,只要指挥有序,不难取胜。

    但显然阿拉伯帝国能够纵横四方,成为能与大唐抗衡的帝国,绝非浪得虚名。

    这西方的兵种于唐王朝的有很大的差别,但以封常清自身的军事素养,不难看出其中的猫腻。

    最前排的斧盾兵与唐王朝的刀盾兵有相同的功效,只是对方的盾是长盾,覆盖全身的超大型盾牌,斧子自不用说,短兵器中的重型兵器,论及威慑力,确实要在刀盾兵之上。

    其后的长枪兵亦与唐兵常见的枪兵不同。

    他们的长枪更重更长,是那种完全没有近战能力的长枪。但可以想象,远程突刺威力必然十分可怕,故而长枪兵除了重长枪之外,身上还挂着近战用的弯刀。

    至于其后身着重甲,双手持剑的剑士,更在封常清的理解之外,还是第一见过……

    但可以想象,那可怕的双刃剑,杀伤力是何等了得。

    封常清记得自己在来之前,裴帅曾与自己聊过阿拉伯的核心战斗力。

    阿拉伯的军事之所以强大,原因在于他们的军事制度,就如当年的秦国一样。

    昔年秦国百姓生活的极为贫苦,远不及东方六国,但是他们制度用的极妙。商鞅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以军功来授予爵位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战场上杀敌有功的战士,可以获得土地和房产作为奖赏,同时还有很多政策上的照顾。

    只有军功,才能让生活得到改善,故而好战如狂。

    而阿拉伯则是将奴隶兵运用到了极致,他们将体格壮硕的孩子集合起来,传授他们信仰,训练他们征战的能力。

    故而这些兵就是为战斗而生的,他们什么都不懂,就知道杀人,用时在信仰加持下,悍不畏死。

    西方人的体魄偏向蛮夷化,力气身形普遍高于东方人。

    真要打起来,唐军未必就能占得上风。

    封常清本来还觉得有些不以为然,这亲自见阿拉伯的军阵,才知道裴旻的话,不虚也。

    “先尝试一下!”

    封常清一挥手,传令兵将命令下达下去。

    嗖、嗖、嗖……

    稀稀拉拉的弩箭越空而出。

    只听得“咄咄咄”几声,唐王朝最强劲的弩箭这一次并未取得奇效。

    阿拉伯斧盾兵用的超大型长盾,外边包了一层铁皮,以西方硬木制作而成,对于弩箭的防御力强的惊人。

    唐军的弩箭尽数定在了超大型长盾上,好似石入大海一般。

    “噗嗤!”一声!

    阿布·穆斯里姆身旁的一员大将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卡赫塔巴笑道:“这就是唐王朝的强弓劲弩?也不怎么样嘛!”

    与吐蕃同盟之后,吐蕃将自己手中唐王朝的一切长处弱点尽数于阿拉伯共享。

    其中吐蕃多次提起唐王朝的强弓劲弩,天下无双,给予他们巨大的伤害。

    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阿布·穆斯里姆没有应话,继续看着战场,他突然留意到喀布尔河对岸的唐军以及岸边的唐兵都给打趴下了!

    在唐兵的背后,居然是五架古怪的木质工具,有点儿像古罗马的弩炮,但模样架势大不相同。

    封常清舔了舔嘴唇,再一次挥了挥手,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砰!”

    “砰!”

    “砰!”

    ……

    这一次不在是弩矢的轻响,而是如雷鸣一般震响。

    五根粗大的弩箭越空而出,同时三十道较小如长枪一样的弩箭也分别扩散四射。

    弩箭越过喀布尔河,居然在水面上带起了一阵涟漪。

    粗大的弩箭瞬息间就射入在阿拉伯的大盾上。

    长达两米重八十斤的巨大弩箭,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碾压性的力量直接将大盾打的炸裂开来。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持盾的兵士手臂的骨头震碎,弩箭穿过他们的身子将阿拉伯的军阵射穿。

    长枪似地小弩箭,威力要逊色许多,却也不是长盾能够抵挡的。

    直接射进了木盾里,连带着木盾与持盾的兵士一并将阿拉伯的阵型撞的七零八落。

    五千人的军阵,直接让五根巨弩撕裂成五段,三十根小弩失射的乱七八糟。

    “射!”

    封常清眼露厉色,挥舞起了令旗。

    趴在地上的唐军一并站了起来,露出了黑黝黝的弩箭……

    漫天的弩箭越空射出!

    卡赫塔巴此刻的笑脸僵硬在了脸上,只见弩箭刺入士兵皮甲下的**,红色血液如喷泉般的飞溅!

    随着阵列前头的盾兵倒下,严整的阵型堤坝出现了多个裂缝。

    训练有素的强弩手把握着这个机会,攻击随即水银泄地一般渗透了进去。在那短短的一瞬间,数以千计的弩箭仿佛奔腾的黄河之水汹涌而来,卷走了数以百计的性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