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打脸 狂言
    卡赫塔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刚刚还笑话唐军的弩箭不怎么样。

    下一刻追魂夺命的劲弩便让阿拉伯损失惨重,眼睛都要急红了。

    尤其是见到那些身披重甲的双手剑士也一个个如同麦子一样的倒下,更是怒发如狂,叫喝道:“将军!”

    双手剑士是阿拉伯特殊的兵种,手持最锋利的大剑,身披重甲,在战场上向来所向披靡。

    但是今时今日,却连敌人都没有触碰到就付出了百余伤亡。

    这些双手剑士都身披坚甲,寻常弓箭根本难以伤及分毫,却不想面对唐朝的劲弩,就跟纸糊一样。

    阿布·穆斯里姆目光落在那五张巨弩上,眼中闪着异彩,说道:“这玩意,比我们从拜占庭缴获来的弩炮强多了吧。”

    弩并非是华夏专有的利器。

    在西方也存在着劲弩,前四世纪希腊人就搞出了腹弓,与神臂弓一样,名为弓,其实是弩。

    但毫无疑问的是在弓弩这一块,华夏王朝是永远的王者。

    从弓弩的起源到淘汰,这漫长的千年里,华夏王朝都是处于领先地位。

    西方弩的发展到了现在,有一种叫着弩炮的强弩,款式与唐朝的重型弩大体相同,但是威力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西方弩炮只发一矢,威力还比不上唐军的这种硬弩。

    “强的不只是一点半点!”

    阿布·穆斯里姆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说道:“这应该就是吐蕃文献中提到的绞车弩,我记得书中写道:绞车弩射距约七百步,攻城拔寨可用,固守防线也可用。有十二石之巨力,人力无法推动,需要绞车张弦开弓,弩臂上有七条矢道,居中矢道搁置巨箭,左右各放置三支小箭。需以力士用锤子敲击机括,才能射击,无坚不摧。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我们要是有了这绞车弩,大肆生产,何愁君士坦丁堡不落?如此神物,看我取来,以助我阿拉伯成就伟业。”

    绞车弩确实厉害,射速是致命问题。

    就战场的局面,不可能再有第二次射击的机会了。

    阿拉伯兵士久经战阵,经过短时间的混乱开始了变阵。

    他们收拢了阵型,重新以未受损的斧盾兵护住了步兵阵,继续向前推进。

    唐军也在第一时间收回了弩箭,退了下去。

    战锋队早已做好了准备,开始向前突进。

    粗长的长矛从斧盾兵刻意留下的缝隙中刺了出来。

    阿拉伯的长矛手用的战矛比唐军的长枪更要长上许多,这一次直接占据了兵器的优势,重重的刺进了唐军的身体里,步步前推。

    唐军一样的训练有素,战锋队尝到了战矛的厉害,灵活有效的进行着闪避,快速逼近。

    只要冲到了近处,与盾斧兵短兵相接,长矛手的威力将会大幅度削弱。

    双方终究厮杀在了一起。

    盾斧兵的盾牌太重,在白刃战时根本无法灵动自如。

    唐军又以灵活着称,只要有一点缝隙,快捷的唐横刀从缝隙中插入,带出了一片血雾。

    阿拉伯的战矛手不得不选择弃枪以弯刀而战。

    双方绞杀在了一处,相互发起冲锋,伴随着一具具尸体的倒下,血腥气味,迷漫战场。

    阿布·穆斯里姆、卡赫塔巴都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他们阿拉伯大军纵横大西方,所向披靡,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兵卒的强悍是至关重要的原因,在野战对垒中,他们还从未处于劣势。

    阿拉伯的军事制度,正是阿拉伯帝国纵横西方的根源。

    可是与唐军这一仗,即便不算之前弩箭带来的伤害,在短兵对决中,他们居然破天荒的处于劣势。

    阿布·穆斯里姆果敢的改变的阵容,将自己的杀手锏双手剑士投入了前线。

    另一方的封常清也绷紧着脸。

    唐王朝的情况与阿拉伯相同,自唐军改募兵制以后,唐王朝一改府兵的疲软,战斗力急剧提升。

    在野战上从未有过对手,可今日与阿拉伯这一打登时感觉到了压力。

    不过接战了一刻钟,战损比例就高的吓人。

    就算唐军的战锋队取得了微弱的优势,却也是以可怕的伤亡换回来的。

    而且随着对方双手剑士的投入,微弱的优势瞬间调换。

    封常清的应对不可谓不快,直接将重装步兵调上了战场。

    双方相互拼杀,呈现胶着状态,打得如火如荼。

    每一寸土地都可以看见残肢断臂,喊杀声与哀嚎声,此起彼落。

    随着战事的僵持,封常清眼中露出一丝不甘,尽管唐军未露败绩,但他已经看出来了。

    以战斗力而言,自己麾下的兵要略逊对方一筹。

    要是换做他担任沙州都督时,手中的河西玉门军,他绝对相信自己能够取得优胜。

    然而他刚刚继任安西节度使不久,而安西军之前与突骑施一战,因夫蒙灵察贪功急进,令得安西军损失惨重。

    封常清继任之后,重新做了整改。

    因为裴旻的关系,封常清得到了朝廷的支持,衣甲兵器兵源都不缺。

    封常清也极为重视训练,用从裴旻那里学来的方法练兵,经过一年多的训练,安西军也拥有了一战之力。

    但阿拉伯的双手剑士是由阿拉伯的军中猛士组成的敢死队,都有五年以上资历。论及战斗力,比安西军确实要胜过一筹。

    “撤吧,鸣金收兵!”封常清撤的尤其果敢,同时下令让兵士将绞车弩运走。

    金锣声在后方营地响起。

    先前拼杀的士卒闻言,开始有序的后撤。

    唐军并未乱,而是步步为营,且战且退。

    “怎么退了?”

    卡赫塔巴一脸意外,他只是一员虎将,并不具备战略目光。

    “因为对方的将军知道,再战下去,他们会输。”阿布·穆斯里姆看出了原因说道:“他们人没我们多,战斗力又略逊一筹,强撑下去只会输得更惨。知进晓退,不简单呐!卡赫塔巴,你领着兵士给我压上去,这一仗杀多少人,不给你记功,你要将对方那五辆绞车弩抢来一两辆,我给你记全功。”

    卡赫塔巴兴奋的抽出了马背上高挂的战斧,嚣张叫喝道:“将军放心,待末将碾碎了他们,将五辆绞车弩都抢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