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峰回路转
    卡赫塔巴豪勇非常,一挥手直接领着两千骑兵迂回着进入战场。

    此刻喀布尔河这边的唐军已经退上了唐桥,在桥上阻挡着阿拉伯军队的追击。

    唐桥之所以以唐命名,正是唐朝特地派工匠修葺的。

    高宗年间,唐王朝的疆域西临里海,唐桥就是这个时代建造的。

    唐桥很是宽阔,可以容纳十马并行。

    但面对数以万计的兵卒,却显得无比拥挤。

    唐军以桥固守,阿拉伯一时半伙也攻不上去。

    卡赫塔巴的骑兵拥挤在外,眼瞧着唐军将绞车弩越拖越远,心底急如火烧。

    实在等候不住,直接弃马,从身旁兵卒接过钢盾,推开人群,挤上了前线。

    “真主安拉庇佑的儿郎们,随我一起碾碎面前的贼人……”

    他咆哮着健腕一沉,一斧子向前劈砍了过去。

    战斧无坚不摧,所到之处,一股强大劲力透锋而去,登时有三人往后栽跌,倒毙当场。

    手中的钢盾向前一顶,直接撞倒了一人,手中战斧精芒电闪,迅疾无伦的劈出一刀,登时又有三敌仰跌毙命。

    卡赫塔巴劲力过人,手中战斧威力又奇大,一个劈砍往往能够将数人砍翻在地。

    唐军展现出了十足的勇悍,他们一步不退的固守着唐桥。

    但是阿拉伯的双手剑士显然不论是战斗力还是经验都更胜一筹,尤其在卡赫塔巴的率领下,就如一柄重锤,一下接着一下地重重捶击过来,虽然招法简单无比,但却着实难以抵挡。

    坚守唐桥一步不退的唐军却如钉子一般,随着抵抗之势逐渐衰弱,正被铁锤不断地钉入土中。

    唐桥最终失守!

    阿布·穆斯里姆怕卡赫塔巴杀的兴起,忘记主要任务,特别击鼓传讯,让卡赫塔巴去抢夺绞车弩。

    此战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夺取唐桥的指控权。

    目的已经达到,但若能够夺取唐王朝的绞车弩,无疑是取得了最大的胜果。

    为此阿布·穆斯里姆再次将兵马调往了前线。

    卡赫塔巴还真有些杀红眼了,得到传令之后,方才醒悟过来,左右一看找到了绞车弩撤去的方向,一招手侍从已经将坐骑送上。

    卡赫塔巴领着麾下的骑军朝着绞车弩的方向冲去。

    “轰……!!!”

    突然,惊天动地的巨响从身后传来。

    大地都为之颤抖。

    紧接着成片的惊恐哀嚎。

    卡赫塔巴莫名其妙,他凭借高超的骑术稳住受惊吓的战马,回头看去。

    眼前的一幕让他有一种灵魂颤栗的感觉……

    在巨大的黑色烟雾下,原本完好无损的唐桥居然塌陷了,河岸两边无数兵卒倒在地上哀嚎。

    喀布尔河中更有百余兵士在水里挣扎着,就如一只只落水的公鸡。

    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难道是真神安拉在惩罚他的子民?

    卡赫塔巴也是阿拉伯军制里训练出来的奴隶战士,他八岁就开始接受信仰洗脑,做军事训练,十五岁上战场,至今二十八岁。

    凭借着对神的敬畏,他悍不畏死,累积了一身功绩,成为现在的大将。

    面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卡赫塔巴本能的以为这是天罚,只有真神才有这能量。

    莫名的恐惧,涌上了心头。

    便在这时,背后又传来阵阵喊杀声,卡赫塔巴转头一看,觉得心都冷了。

    原本撤退的唐军居然再次蜂拥的冲杀上来。

    这一次他们带着之前给压着打的怒火,同僚战死的悲愤,一下子全发泄了出来。

    反而阿拉伯军,唐桥莫名的爆炸塌陷,让所有兵士都心生畏惧,士气大跌。

    又给唐军团团围困心生恐惧,实力已经无法完全发挥。

    形势完全逆转……

    喀布尔河的对岸还有九千,渡过唐桥的阿拉伯兵不满一万,而他们四周包围着一万三千左右的唐兵。

    他们反客为主,红着眼睛,在战场上冲来杀去的,短短不过一刻的工夫,遍地堆积得都是阿拉伯兵士的死尸。

    唐军一边冲杀,还一边将阿拉伯往喀布尔河中驱赶,就跟赶鸭子一样。

    阿布·穆斯里姆一言不发的看着战场,看着自己麾下的兵卒给当做猪狗一样残杀,脸色铁青。

    他一直留意着战场的一举一动,自唐桥下出现莫名的火光开始,他就觉得不对劲。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唐桥已经给炸毁了。

    四散的碎石与热浪就如天罚一样,一下子就带走了几百条性命。

    唐桥炸毁的那一刻,阿布·穆斯里姆已经明白了一点,自己中计了。

    从唐军未能及时拆毁唐桥开始,到绞车弩的出现,整个就是一个圈套。

    唐军是故意不拆毁唐桥,唐军是故意寄出了绞车弩,一切都是为了引诱他上当。

    现今唐桥以毁,他空有足以扭转局面的九千兵士,却根本无法支援对岸。

    “撤!”阿布·穆斯里姆从牙齿里蹦出一个字。

    “为什么?”副将不解,带着即便抗辩道:“我们还能救……”

    “撤……”阿布·穆斯里姆再一次叫吼而出,转身走了。

    喀布尔河对岸的九千兵士,徐徐而退。

    封常清再一次来到喀布尔河岸,看着喀布尔河里的一群落水鸡鸭,又看了一眼已经退去的阿拉伯军,同样的发出了相同的感慨,“知进晓退,不简单呐!”

    而后看着未给淹死,犹自挣扎的阿拉伯兵,冷冷的说了三个字:“全杀了!”

    弓弦震响,喀布尔河染成了红色,一具具的浮尸往下游飘逸着。

    这一战唐军歼敌一万一,迎来了唐王朝、阿拉伯对决的开门红。

    不过唐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阵亡三千两百余数,一万五千兵士几乎大半带伤,足见此战惨烈。

    “封节度!”

    一将快步来到封常清的面前,“裴国公来了!他领着大军已经到了乌仗那国,请你过去相见!”

    封常清精神一震,笑骂道:“什么裴国公,记住了,要叫裴帅。现在裴帅是安西都护府大都护,我们都是他麾下的兵。”

    封常清是裴旻一手带出来的,从一个牧奴,到现在的节度使,对于裴旻是发自内心的敬爱,永远将之视为自己的上司。

    “你且去准备,我将这里的事情安排妥当,立刻动身去乌仗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