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前奏
    白沙瓦!

    白沙瓦这个昔年贵霜王朝的首都,现在已经成了阿拉伯攻伐唐朝的军事基地。

    阿布·穆斯里姆带着败卒回到了白沙瓦,与卡赫塔巴一并匍匐在地上向莫斯雷马萨请罪。

    阿布·穆斯里姆还好,只是精神有些不济。

    卡赫塔巴却是狼狈了,身上有两处刀伤:在阿拉伯大军节节败退的时候,即便他个人再如何勇悍,也无力回天。抵抗了一阵寡不敌众,受了两处创伤,给唐军驱赶下了喀布尔河。

    阿拉伯也有等同唐军一样的亲卫军制,只是他们的亲卫军制更为严苛。

    充当亲卫的多是私人养的战奴,一但主人战死,战奴株连。

    故而卡赫塔巴在战奴的拼死庇佑下,任是游过了喀布尔河逃过了一劫。

    为了渡河逃命,他不得不脱下了铠甲,丢弃了战斧与盾牌……

    卡赫塔巴跟着莫斯雷马萨、阿布·穆斯里姆一并征战多年,还未受过战败的滋味,现在满脑子的羞愧,想着要一雪前耻。

    听阿布·穆斯里姆细说战败经过,莫斯雷马萨扶起了自己的爱将,说道:“这一战并非你的错,封常清本非易于之辈,何况又加上一个如同西庇阿的裴旻,败也正常。即便是换做我,也未必能赢。”

    西庇阿是西方的一个出色的军事家,打败号称东方项羽汉尼拔的人,就是他。

    在西方军史上西庇阿类似于中国的吴起、韩信。

    莫斯雷马萨将裴旻比喻为西庇阿,显是极高的赞誉。

    “在第一次听到轰天雷的时候,我就知道轰天雷一定能够用于战场,果然如我想的一样,轰天雷就是战场利器。只可惜,不为我阿拉伯所有。”

    对于轰天雷他一直有着窥视之心,但唐王朝对于轰天雷的保护措施极为到位。

    除了裴旻、工部的仅有个别人,余者根本接触不到配方。

    能够一次性弄得炸毁唐桥的轰天雷,封常清是做不到的。

    故而莫斯雷马萨断定,此战裴旻必然参与其中。

    阿布·穆斯里姆有些惊诧的看着自己的统帅,要是以往自己打了这么丢脸的败仗。少不了挨几鞭子。他都做好了受罚的准备,却不想如此风轻云淡。

    阿布·穆斯里姆却不知,不可一世的莫斯雷马萨再于裴旻的几次交锋,在见识过唐王朝的璀璨辉煌之后,脾气已经大改。

    莫斯雷马萨原来目中无人,只以为阿拉伯是世上第一强国,他要做的就算帮助自己的兄长,横行天下,如昔年的亚历山大、凯撒一样,将天下征服。

    可亲自到了唐朝,见识到了唐军的辉煌,便如井底之蛙一样,彻底开了窍。

    他绝不承认阿拉伯弱,但却不能不承认除了军事,阿拉伯没有一样比得上唐王朝,尤其是文化经济。

    而且向来推崇实力就是一切的他,意识到了技术的重要。

    多年前,阿拉伯水军全军覆没,真正的原因也是因为希腊火。

    技术如何来的?

    是文化。

    这也是阿拉伯与唐王朝深入接触后,从唐王朝身上学到的东西。

    这视野的开拓,不只是唐王朝在进步,阿拉伯一样如此。

    这也是为什么阿拉伯没有如历史上那样内乱的原因。

    裴旻造成的蝴蝶效应。

    莫斯雷马萨道:“这也是我一直贸然唐王朝正面开战的原因,我的最初计划是夺取拜占庭。拜占庭继承了罗马的文化,又有强大的经济根基,吞了拜占庭,我们的经济文化将得到提升。那时候,才是真正与唐王朝对决的最佳时机。只是裴旻看破了这点,提醒了拜占庭,并与他们达成了同盟,坏了我原定计划。”

    他顿了顿,说道:“现在吐蕃牵制了裴旻的大部分兵马,正是我们的机会。一次失利,算不得什么。这一次我亲自出战,一并去会会那个唐王朝的西庇阿。”

    “是!”阿布·穆斯里姆对于莫斯雷马萨有着满目的崇拜,激昂的应道。

    卡赫塔巴却切齿道:“属下愿为狮王打头阵,势必砍下封常清的脑袋,洗刷耻辱。”

    *************

    乌仗那国。

    作为一个连军队都没有的国家,只有五百不到的护卫维护治安的小国。

    自莫斯雷马萨驻兵白沙瓦之后,国王那连耶齐就寝食难安。

    十万大军,一人一个屁都能将乌仗那国给蹦了。

    直到裴旻的抵达,那连耶齐才略感安心。

    对于救世主一样的裴旻,自是恭敬非常,甚至有心将自己的王宫让出来给裴旻主。

    裴旻从军多年,向来吃得了苦,也不愿犯这忌讳,并未应诺。

    只是盛情难却,在乌仗那等待赴宴。

    乌仗那城外!

    裴旻迎接了刚刚取胜的封常清。

    “裴帅!”封常清大喜的上前拜见。

    在他身后有一位年轻的将领,身高七尺,高大魁梧,一看既知勇武有力,跟着一并道:“见过裴帅!”

    裴旻多看了两眼,笑道:“常清,这位将军谁?很是不凡那!”

    封常清立刻道:“是安西别将,末将见他神勇非常,特地召入帐前听用。千里,给裴帅自我介绍一下。”

    叫千里的魁梧汉子,上前道:“末将程千里,原京兆万年人,见过裴帅。”

    程千里!

    裴旻不记得他的具体事迹,但记忆中却有这么一号人,能出现于他印象记忆里的人物,都不是易于之辈。

    裴旻拉着封常清入城,跟封常清聊起之前的战事。

    封常清细说经过,语气有些低沉。

    喀布尔河的地理位置毋庸置疑,属于兵家必争之地。

    第一仗与此处展开,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裴旻也特地送到黑火药,助封常清打赢这一战。

    封常清的原定计划是佯装失败,将敌人诱来河这边,然后炸毁唐桥,全歼过河之敌。

    但是这一交战,封常清就发现自己根本用不着败退诱敌。

    他麾下的安西兵,论及战斗力,要逊色阿拉伯一筹。

    这主动撤退诱敌与被压迫的不住后退,情况一样,意义截然不同。

    裴旻也听出了原因,宽慰道:“安西军整改不足两年,略有不敌,不必放在心上。嗣业、翼德、虎臣都给我带来了,有他们在,何惧阿拉伯的精锐?再说,在出征之前,我军又多了一位盖世猛将呢!”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