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嘴炮
    裴旻说的盖世猛将不是别人,正是阔别已久的雷万春,也就是当年的雷震,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雷霆驱魔大将军。

    昔年裴旻与好友颜杲卿、袁履谦同游逐郡的时候,在张飞的老家,遇到了一个叫雷震的青年。

    当时裴旻在酒馆里给颜杲卿、袁履谦说《三国演义》,吸引了当地一片刘关张的粉丝。

    雷震豪气直爽,直接替裴旻付了饭钱。

    后来雷震的母亲出了意外,裴旻让雷震骑他的马去,从而结识。

    雷震自幼学习锤马功夫,却因苦无良驹,从未尽兴。

    裴旻将此事给薛讷提了一提。

    薛讷最擅结交豪勇之士,如李翼德,又如王海宾,皆是如此。

    他毫不吝啬的赠送给了雷震一匹良驹,并且派名医给雷母医病。

    后来裴旻上京赶考,功成名就在长安定居,往陇右、河西发展,而薛讷也因得罪太平公主,立功反受惩处,给贬离幽州。

    最终于陇右反击战中,薛讷大放异彩,也往河西发展。

    从此与雷震断了关系往来。

    直到此次裴旻再入西域才联系上。

    原来雷震对于裴旻、薛讷的恩情一直谨记于心,不敢忘却。

    薛讷大胜吐蕃,裴旻文武状元,军功赫赫,早已传遍幽州。

    雷震是自有所耳闻,但是他母亲健在,不好远行,又恐自己能力不足,不能帮上裴旻、薛讷。

    于是一边侍奉母亲,一边苦练骑术武艺,直到三年前,他母亲病逝,身为人子守孝三年。

    全了自身的孝义,这才从幽州来到了河西。

    雷震也在这些年里遇到了两个结义兄弟,一个叫雷海青,一个叫南霁云,也因此改了名字,叫雷万春。

    雷万春到了河西并没有直接找上裴旻,是先到了薛讷的坟前,为其除草修坟,日夜相守,以报恩德。

    裴旻临行前也来了一趟薛讷坟,他知道薛讷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亲自马踏西域,跟西方的大食国、拂菻国,一争高下”。

    故而通知一声,与雷万春巧合相会。

    多年未见,雷万春较之原来更是壮硕,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大有燕赵豪杰的气概。

    在裴旻的邀请下,雷万春加入了此次的西征之旅。

    封常清听裴旻说盖世猛将,好奇道:“能当裴帅一句盖世猛将的人可是不多,不知是哪位豪杰?”

    裴旻告之了雷万春的名字,封常清自是完全没有听过。

    裴旻说道:“别看他现在籍籍无名,我很早就在想,什么时候能来一个正面可以硬接李嗣业的人物,免得他过于寂寞。现在我军有了,就是这个雷万春。在来的路上,雷万春可是结结实实的硬接了李嗣业三刀,一步不退。”

    封常清忍不住“哇噢”的一声,这能接李嗣业三刀,那是何等的了不起。

    程千里听得却是一头雾水。

    他也以悍勇着称,在军中也是鲜有敌手,着实不信接人三招有何困难。

    不亲自体会,常人根本无法理解李嗣业那种碾碎一切的巨力。

    封常清似乎也明白程千里起了点点的不服之心,劝说道:“如果可以,最好别去跟李嗣业将军比试。”

    程千里应答的不甚心服。

    裴旻闻言却也不说话,他并不反对麾下将士相互之间的教技,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军中要是没有好勇之气,那怎么能打胜仗?

    军中不能饮酒,故而裴旻拉着封常清一并参加乌仗那国王的宴会,算是庆功小宴。

    吃饱喝足,裴旻领着封常清、程千里去了军营。

    封常清之前担任沙州都督的时候,与河西军时常见面,但是李嗣业、李翼德这些陇右军兵将极少见面。

    援西域一仗,李嗣业、李翼德又给裴旻调往莫离驿驻守。

    故而封常清与部分陇右将军已有三五年未见了。

    封常清是最早跟随裴旻的,对于军中诸将特别熟悉。

    这多年以后的再会,自然少不了寒暄。

    程千里也如预料中的一样,找到了李嗣业。

    然后他也体会到了,为什么会有能够接下李嗣业三刀的人是何等了不起这个说法。

    裴旻并没有在乌仗那国逗留,翌日一早,便领着大军抵达了喀布尔河畔。

    选择了一处最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布置下了大军的营盘。

    无独有偶,在喀布尔河的对岸,莫斯雷马萨也驻扎起了巨大的营盘。

    河西、陇右军加起来共计十四万五千人,裴旻自带了四万,加上封常清的安西军,不过五万出头。

    盖嘉运的北庭军,裴旻并没有让他们立刻参战,过早的投入战场会增加粮草的供给的负担。

    裴旻这里是想尽一切办法给唐王朝节省经济负累。

    五万出头的军寨,与对面十数万大军的营盘,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这日裴旻正在喀布尔河岸布置防线,似乎知道裴旻的消息,莫斯雷马萨也领着麾下诸将的来到了河对岸。

    “裴国公,我看你的营地有些寒碜呢!看看我的,比你们大了足足两倍有余。”

    他当然是用华夏语说的,比起上次的会晤,他的华夏语似乎更加流利了一些。

    裴旻也高声道:“都是门面功夫,哪里那么重要,其实就是一点。对付你们,用不着那么麻烦,劳师动众的。这五万人足以……”

    莫斯雷马萨也不接话,他早已知道真的斗嘴比不过裴旻,继续说道:“我狮王莫斯雷马萨,说话用你们华夏语是一言九鼎。我们的约定,随时随地都能作数。”

    裴旻根本就没答应莫斯雷马萨什么,显然这外粗内细的家伙用心险恶,故意捣乱军心。

    这种事情往往越解释越显得却有其事。

    裴旻很机智的没有反驳,而是高声道:“当然作数,只要你愿意投降,我定向陛下举荐你为王。比你一个公爵要大的多……”

    西方爵位最高的是公爵,但在华夏公爵之上,还有一个王爵。

    他说着笑着对身旁的封常清知会了一声,说道:“前几日就在这里,我的部下缴获的一套装备,应该是你们留下来的吧!唉,我看了一下,价格不菲啊。本来打败了就够窝心了,还要丢盔弃甲的潜水逃命,想来心塞。这样吧,念在你我相识一场,那几件装备就还给你了,告诉他,别那么冲动,下次可没那么好的狗屎运气跑的掉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