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雷万春双锤扬威
    卡赫塔巴但听此言,豪情万丈的说道:“狮王放心,末将定将贼人的脑袋割下,献给狮王。”

    他说着豪气干云,持马乘舟,一人渡河。

    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河对岸的裴旻也让人空出了战场,唯有迎战的雷万春留下。

    雷万春高居马上,双手持拿着两柄重达八十斤的大锤,眯着眼睛,凝视着卡赫塔巴。

    裴旻对雷万春很是信任,命人将卡赫塔巴的衣甲兵器盾牌送还过去。

    他要雷万春赢的堂堂正正,不给莫斯雷马萨有任何的借口理由。

    卡赫塔巴并未穿起衣甲,只是取过了自己的斧盾,一手持盾,一手拿斧,与雷万春相对而立。

    卡赫塔巴要对着雷万春一通大喝。

    西方人将决斗视为神圣的事情,胜负靠神明裁决,故而礼数到位,他是在自报姓名。

    但雷万春那里听得懂阿拉伯语,见他粗声粗气,还以为在挑衅自己,一夹马腹,抡着镔铁大锤凶悍的冲向了卡赫塔巴。

    卡赫塔巴见雷万春非但不回应自己,反而直接打杀过来,只以为对方看不起自己,更是盛怒,毫不犹豫的拍马来迎。

    雷万春人借马势,左锤当头就是一砸。

    卡赫塔巴不甘示弱,巨大的战斧对砍了过去。

    星火四溅之余,却不是常见的兵戈之声,而是“嗡嗡嗡”的长鸣,似乎空气都为之震荡。

    两人的坐骑都有些受不住力,分别小退了半步。

    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

    之前雷万春初到军中的时候,与陌刀大将李嗣业拼斗时,大锤与陌刀的碰撞就是这样的声响。

    “好家伙!无怪敢来叫战!”

    李嗣业、李翼德、折虎臣等人,忍不住热血沸腾,只恨不得上场的即是他们。

    “再来!”

    雷万春一锤不中,右锤又是一锤。

    卡赫塔巴以钢盾格挡,只震得虎口发麻。

    右锤这一锤,威力较之左锤更强。

    “好!”

    雷万春两锤一过,兴致更是高涨,双锤同时一并,向卡赫塔巴两边太阳穴便砸。

    卡赫塔巴魂飞胆裂,将脑袋一缩。

    两锤在他面门上相撞。

    金戈撞击时候的震响,瞬间让卡赫塔巴双耳齐鸣,嗡嗡作响。

    只打的卡赫塔巴惊出一身冷汗,忍不住暗思:这双锤合起来不下上百德拉克马(西方记重单位),为何使得如此灵动?

    卡赫塔巴前些日子砍杀唐军,若砍瓜切菜一般,满以为唐军不堪一击,只靠妖术取胜。

    对上雷万春,方才惊觉过来,自己完全小觑了大唐英豪。

    裴旻与李嗣业、李翼德、折虎臣等唐军诸将见了这三锤,轰然叫好,欢声如雷。

    反之莫斯雷马萨却绷紧着脸,想不到唐军竟有雷万春这样的虎将。

    雷万春三锤不中,使开双锤,幻出道道银光,在卡赫塔巴身周上下翻飞,一锤接着一锤,近乎百斤的双铁锤在他手上有若无物一般,又快又猛,还夹杂着奥妙的招式。

    卡赫塔巴开始还能招架一二,互攻互守,但二十招一过,力气已然跟不上了,只能被动的以钢盾格挡。

    突然一声嘶鸣,卡赫塔巴直接给掀翻在了地上。

    他反应不可谓不快,一个翻滚拄着战斧、钢盾,喘着粗气。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骇然,却见它座下宝驹翻倒在了地上嘶鸣,马腿似乎受不住力,已经折了。

    再看自己的斧盾,战斧的锋锐处完全卷了口子,圆形的钢盾密密麻麻的都是凹痕。

    裴旻此时道:“此贼前些天就在此处杀了不少我军将士!”

    他话没说全,雷万春以懂得其中含义。

    临空一跃,雷万春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借着这一跃之势,右锤再度砸向卡赫塔巴。

    卡赫塔巴怒吼一声,奋起最后余力,挥舞着已经没有半点锋锐的战斧,正面劈砍了过去。

    右锤给战斧架住,雷万春的左锤紧接着袭到。

    卡赫塔巴无奈,唯有再次转攻为守,提起了钢盾。

    然后他再也没有反击的机会……

    雷万春一锤接着一锤,就如打钉子一样,根本不给卡赫塔巴反击的可能。

    而卡赫塔巴只能用那残破不堪的钢盾,一下一下的硬接,一步一步的后退。

    直至手臂再也抬不起来,手腕骨硬生生的给雷万春隔着钢盾震断。

    一锤中宫直进,打在了卡赫塔巴的胸口。

    这位西方猛将便如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卡赫塔巴七孔都溢出了血,他的双手跟是猩红一片,虎口早就裂开。

    裴旻策马上前,问道:“万春,没事吧!”他注意到了,雷万春的虎口也有殷红的迹象,这种招招硬碰硬的打法,最伤虎口。

    雷万春爽朗一笑道:“无妨,一点小伤,不碍事!”

    裴旻想起雷万春的事迹,给了他一个大拇指。

    历史上的雷万春可是铁打的硬汉,在睢阳保卫战中,他于城头督战,面部中六箭,仍站立在城头岿然不动,面不改色,大大激励唐军士气之余,甚至令得攻城的大将令狐潮怀疑他是一个木刻假人。

    相比脸上中箭,虎口这点伤,还真算不上什么。

    裴旻也看了一眼死去的卡赫塔巴,若不是留着他是个祸害,这种猛士他还是很欣赏的。

    平心而论卡赫塔巴确实很强,此时此刻他身旁的猛将虽多,但真正能够稳胜卡赫塔巴的,除了他自己,却只有李嗣业与雷万春。

    次之的折虎臣都未必能胜……

    也亏得西方有着决斗习惯,不然在战场上相遇,想要杀他却不容易。

    毕竟战场不是两个人的事,不可能如今日一样,不死不休。

    这样的猛将,在战场上造成的威胁是巨大的。

    之前一战,就是卡赫塔巴亲自破阵,领着双手剑士步步进击,这才令得唐桥短期内失守。

    能够借故将之除去,可省了一份心。

    再度来到岸边,看着此次的对手,裴旻高声道:“雷马萨,我们也来一场决斗?就跟昔年阿喀琉斯大战赫克托耳一样?”

    莫斯雷马萨高声道:“行,你渡河过来!”

    裴旻白眼道:“你猜我过不过来!”

    莫斯雷马萨不愿再跟裴旻斗嘴,青着脸大步离去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