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猜不透的心思
    裴旻目送莫斯雷马萨离去。

    他根本不指望莫斯雷马萨答应。

    信誉很重要,但是只要利益的得失,超过了信誉的重量,再守信之人,也不会死守底线。

    莫斯雷马萨不是卡赫塔巴。

    假若今日之战是卡赫塔巴杀了雷万春,裴旻也不会为难于他。

    为了一个卡赫塔巴,丢了个人的信誉,丢了唐王朝的承若,并不值得,可莫斯雷马萨却值这个份量。

    只要莫斯雷马萨敢渡这条喀布尔河,他就不可能活着回去。

    裴旻也相信莫斯雷马萨也是同一个意思。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不论是裴旻、还是莫斯雷马萨都不会冒这个险。

    今日能够利用西方重视颜面,好决斗的风气,除去卡赫塔巴以是足够。

    裴旻见莫斯雷马萨离去,带着几分慎重的道:“今日这狮王吃了亏,至多三日,即会率兵来攻。做好一切迎战准备,防御措施。你们都是我最信任的人,也事先给你透个底。这一仗,我们就围绕这喀布尔河与南边的信度河作战。以这两条河为据点,抵御阿拉伯北上。此次作战,我们的任务就只有一个。守住信度河北岸与喀布尔河的东岸。”

    “至于为什么这么打,我便不解释了,随后你们自会知道。我大唐王朝能不能经过此次考验,就看我们能不能守住这河……此番我与诸公并肩而战,务必将贼人抵挡于河对岸!”

    身后诸将对于裴旻尤为信服,齐声高喝。

    封常清也听命下去,安排喀布尔河的布防。

    拜占庭的使者也在这个时候,抵达了唐营。

    莫斯雷马萨气冲冲的回到了白沙瓦。

    对于卡赫塔巴的死,莫斯雷马萨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毕竟在西方,决斗是很神圣的,死了是技不如人,怨不得他人。

    只是心底有些憋屈,与裴旻这一次的交手,他又落了下风。

    此次亲自与裴旻隔江会晤,其主要目的是为了离间。

    这裴旻独自领大军在外,又独领军政财大权。

    即便他这个阿拉伯国王的弟弟都没有这个权力,一但忠贞见疑,西域大局将不战而胜。

    却不料裴旻云淡风轻的化解了,还令他折了一员大将。

    不过倒不是全无收获,至少裴旻的目的意图是看出来了。

    莫斯雷马萨想着裴旻在喀布尔河的布局,暂时无法理解裴旻的用意,问道:“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打?”

    阿布·穆斯里姆沉吟了半响道:“末将会据城而守,以鹤悉那城、罗烂城、护闻城,这三城来据守。鹤悉那城为尖峰,罗烂城、护闻城为左右犄角,辅佐。”

    “这鹤悉那城是漕矩吒国的国都,国王是康国王宗族。康国是昭武九姓国中最大的诸侯国,也是唐王朝最强力的支持者。同时,康**方大将的女儿嫁给了裴旻的义弟王忠嗣。有了这层关系,漕矩吒国与唐王朝的关系,自是不差的。鹤悉那城又是少有的坚城,加上罗烂城、护闻城的相护,远比喀布尔河更加好守。”

    莫斯雷马萨道:“我们想到一块去了,我也以为这一仗最难啃的骨头是鹤悉那城。鹤悉那城参透不进去,护闻城却有我们的人。破他一个犄角,本无问题。可他放弃了据城而守,选择护卫河岸。实在不懂他在想什么,喀布尔河应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才是,为什么要舍易行难?这不是裴旻的风格……”

    他不太理解裴旻为何对喀布尔河这般重视。

    沉默许久,一合手道:“不管了,是不是真的打算将我堵在河岸边,试试就知道了。阿布,立刻安排工匠奴隶,建造渡河船只竹筏,打一仗,一切都清楚了。”

    拜占庭的使者是一个很英俊的青年,年纪与裴旻相仿,皆在三十许间,温文尔雅颇有着君子绅士风度。

    “在下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五世,见过裴国公。在下远在君士坦丁堡都久闻国公威名,只可惜无缘一见。此次出使是在下恳请父皇,才得以见国公一面。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裴国公英武伟岸,委实令人折服。”

    英俊的青年当然说的是希腊语。

    裴旻听不懂,听了翻译之后,才知道面前的青年居然是拜占庭的的皇帝,赶忙上前接见:“不知是贵国皇帝亲临,裴旻有失远迎。”

    裴旻是不太了解拜占庭的文化,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

    这俗话说天无二日,国无二主。

    但在西方,在拜占庭,这说法是不存在的。

    君士坦丁五世是拜占庭的皇帝,但是真正的掌权者不是他,而是他的父亲利奥三世,也是拜占庭的皇帝。

    利奥三世在君士坦丁五世接受洗礼之后,任命了自己的这个最爱的儿子为同朝皇帝,也就是一个国家两个皇帝。

    以裴旻的视角常识来看是论七八糟,但在拜占庭自身却没有多少异议。

    君士坦丁五世很是干练,通过翻译官相互坐下寒暄之后,并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直言道:“此次在下出使是想跟国公商议一些同盟细节,以尽盟友应尽的责任。之前莫斯雷马萨意图奇袭君士坦丁堡,是国公有先见之明,先一步看破了计划,此事我父皇与我都深感大恩。而今战事以起,我国自会履行约定,却不知我国有什么地方可以相助贵国的?”

    裴旻想了想道:“首先,护住君士坦丁堡不失,阿拉伯的实力,你比我跟清楚,他们是完全有能力短期内进行开辟多个战场的。君士坦丁堡不失,就是最大的支持。”

    裴旻记得阿拉伯巅峰的时候,开辟五个战场,东南西北四面八方。

    君士坦丁五世肃然道:“多谢国公关心,此事我国定不敢再次松懈防卫。”

    “其次,我需要贵国支持一些军粮,此次作战,我军后勤压力很大。若是贵国能够援助一些粮食,在下感激不尽。当然这不是无偿的,我可以用我国的瓷器、药材、茶叶、丝绸、钱币互换。”

    相比粮食,瓷器、药材、茶叶、丝绸、钱币显然更好运送。

    君士坦丁五世道:“此事包在我身上,在下会尽可能的多凑些粮食支持贵军。”

    裴旻再次道:“能资助一些种粮就更好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