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暴怒的狮子
    种粮?

    君士坦丁五世带着几分惊疑的看着裴旻。

    古代种粮是极为宝贵的,不管是唐王朝、还是拜占庭皆是如此。

    种粮的好坏往往意味着来年的收成。

    故而每一年的种粮存储皆有官员参与负责。

    拜占庭的农耕技术逊色唐王朝几个档次,产量低下,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对于粮食才越发重视。

    拜占庭与唐王朝现在是唇亡齿寒,支援粮食可以接受。但是种粮,却需要好好思量了……

    尤其是在这不知道如何使用的情况下,君士坦丁五世更加不敢贸然答应。

    犹豫半晌,他问道:“可否告之在下要种粮何用?”

    裴旻笑道:“要种粮除了种,还有别的用途?你不会以为我要来吃吧?我可没有那么重口味……”

    古代培养种粮的方法有些落后,说白了就是藏在屎里吸收营养。

    就算洗干净了,裴旻也不敢入口。

    君士坦丁五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裴旻说道:“你觉得此地如何?我说的是这漕矩吒国周边的土地……”

    君士坦丁五世还是颇有阅历的,回道:“气候寒烈,霜雪多,是一个利于耕作的好地方。”

    “不错!”裴旻神采飞扬的道:“我朝《隋书》中也有详细记载,漕国,在葱岭之北,汉时罽宾国也。其王姓昭武,字顺达,康国王之宗族。土多稻、粟、豆、麦,事宜耕种。现在还未入冬,气候已然偏寒。我问过当地的老农夫,他们说这是大雪的预兆。”

    “在我们华夏有瑞雪兆丰年之说,我打算趁着还未春耕之际,在这片土地上开荒种粮,补充军中所需。”

    君士坦丁五世听了翻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讶然道:“一边打仗,一边耕种?阿拉伯能够让国公如愿?”

    “这可由不得他!”裴旻道:“只要我护住沿岸防线,不让他的军队渡河,他能耐我何?”

    君士坦丁五世沉吟了片刻,毅然道:“好,我答应你。将我国富余的种粮拿出来,以助国公。”

    “多谢!”

    裴旻是由衷的道谢,唐朝的后勤压力很大,而今能够从拜占庭这里获得如此便利,也足见他结盟拜占庭是高明之举。

    君士坦丁五世诚恳道:“不仿谢,是国公给了在下信心。不怕国公笑话,我罗马帝国承接凯撒大帝遗志,却因各种原因为阿拉伯所迫,疆域半数沦陷。迄今为止,几无还手之力。国公却有勇气与之正面对抗,还能克敌取胜,实在是令在下汗颜。贵国盟主之位,确实是当之无愧,在下理当配合。”

    君士坦丁五世如此好说话,裴旻自是欢喜,亲自将他送出军营。

    莫斯雷马萨的速度比裴旻想象中的更快。

    只是第二日夜,莫斯雷马萨已经趁夜向喀布尔河的南岸发动了进攻。

    阿拉伯的兵士乘着舟筏意图趁夜奇袭渡河。

    但是唐军早已布控了河岸防线,在阿拉伯军靠近喀布尔河的时候,唐军已经敲响了警钟。

    弓箭手、强弩手,还有战锋队已经布好了防备,做好还击的准备。

    激战了一夜,唐军、阿拉伯军各有损伤,先后退军休整。

    唐军防守有地利优势,损伤较之阿拉伯军小许多。

    但阿拉伯军势可怖,这一点点的伤亡,与他们而言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经过这次夜袭,莫斯雷马萨与阿布·穆斯里姆都看出了裴旻死守沿岸防线的决心。

    只是两人都猜不透裴旻为何会舍易行难。

    直到之后的某一天,裴旻与颜杲卿见面。

    颜杲卿领着唐王朝的的农事专家,为裴旻在信度河以北,喀布尔河以东的广阔疆域,选择了一块最适合耕种的土地。

    裴旻亲自领着麾下兵士开垦荒地的时候,莫斯雷马萨才醒悟过来。

    裴旻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开荒种地?

    “岂有此理!”

    莫斯雷马萨气得破口大骂,“我雷马萨打了一辈子的仗,还从没有给人这般小觑过。就凭一条河,想挡我多久?还想固守喀布尔河,安逸的种地等收成?阿布,动用一切奴隶,给我造渡河工具,半年之后,我要骑马将裴旻这个自大的蠢货开垦出来的荒地踏平。”

    他怒发冲冠,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

    *********

    长安,太府寺。

    在太府卿杨慎矜的举荐下,王鉷得到了李隆基的认可,成为了太府主簿。

    王鉷是杨慎矜的发小好友,他们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

    两人关系极为密切,也因此王鉷虽是主簿,但他手中的工作却是太府少卿干的事情。

    王鉷得到了李隆基的认可,又与杨慎矜关系密切,自是无人说什么。

    这位王方翼的后人并没有继承先祖纵横西域的英雄气概,反而有些疲弱,瘦瘦矮矮的,眼睛细长,模样并不雅观。

    与杨慎矜的威严肃穆相比,王鉷的更像一个小丑。

    当然人不可貌相。

    就如封常清。

    王鉷也很有本事、能力,在财政上别有天赋,将太府寺的工作处理的井井有条。

    尤其是财物细节上的掌控,杨慎矜都有些自愧不如。

    “王鉷,辛苦你了!要是没有你,很多事情,处理不了这么干净利落。”

    杨慎矜热情的来到王鉷的身旁。

    这直叫人姓名的行为,细说起来是对人的不尊重,但是杨慎矜与王鉷是一起玩到大的。

    彼此很随意,也就没有多余的客套,自小到大就是“王鉷、王鉷”的叫,改不过口了。

    王鉷也不介意,应道:“慎矜,这些算不了什么,都是小打小闹,治标不治本。”

    杨慎矜叹道:“我也知道,但是现在财政紧张,能省一点,就是一点吧。”

    王鉷摇头道:“我不觉得财富是省出来的,新的政策,新的办法才是解决赤字的关键。仅靠我们太府寺的节省又有什么用?我们辛辛苦苦省下一年的银钱,还不够边疆一天的花费吧?我这里到有一个法子,可以解决我朝面临的问题。”

    杨慎矜惊喜万分忙道:“快快说来!”

    王鉷道:“适当的提高物价,我大唐安逸如此多年,国富民强,不只是商人有钱,百姓手上也有余钱。将这些余钱,以提高物价的方式收来,足以弥补财政赤字。”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