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疲兵策 杀手锏
    唐军后撤的很快,但终究有少部分还未来得及撤退,葬生火海。

    裴旻看着瞬间燃起了冲天火焰,脑海中第一个反应就是希腊火。

    但转念一想,却又觉得不可能。

    拜占庭人将希腊火视为魂宝,自己求之多年而不得。

    阿拉伯人如何掌握的了?

    西方盛产石油,想必是石油的混合物。

    裴旻揣摩的即对亦不对。

    希腊火两次将阿拉伯的大军活生生的扼杀于君士坦丁堡之下,阿拉伯人深受其害。

    他们求不得希腊火的配方,发动自己的能力研究。

    西方盛产石油,而石油遇火即燃,水泼不灭的特性,人尽皆知。

    故而希腊火主要的材料石油是公认的秘密,阿拉伯人在石油的基础下,加以硫、炭、石灰石等易燃物品,果然制造了威力奇大的液体火焰。

    但与拜占庭那种能够直接喷射火焰的利器不同,只是单纯的易燃液体。

    此时用出登时让喀布尔河东岸陷入一片火海。

    裴旻抹了一把冷汗,这就是科技的厉害,用得好将会直接扭转战争局面。

    “以沙土覆灭,不可用水!”

    裴旻再次下达了命令,对于这方面唐军还是很有经验的。

    华夏也有类似于石油的火油,火油不及石油耐烧,但一样的需要以沙土覆灭,两者相去不远。

    唐军早已准备了大量的沙土应急,成功将火焰扑灭。

    借助着唐军扑灭烈焰的契机,阿拉伯的抢滩兵士已经乘着舟船杀到了近处。

    新一轮的拼杀声,在喀布尔河东岸展开。

    双方将士刀矛并举,喊杀声震耳欲聋!

    喀布尔河西岸。

    隔岸观火。

    莫斯雷马萨将唐军的反应皆看在眼中,见唐军并未如以往一般上前迎击,不免讶异。

    阿布·穆斯里姆也默然半响。

    这套打法是他特地提出来的。

    今日对决,阿布·穆斯里姆发现唐军与他们阿拉伯兵卒一样,有着相同的骁勇,悍不畏死。

    只要敌人在前,不管人数多寡,皆会奋勇拼杀,决不后退。

    因故他在舟船上插上草人,在船舱里装上黑油,接着风势,直冲对岸。

    唐军若见草人逼近,必将奋勇上前,从而葬身火海。

    他们也可以趁乱抢攻。

    却不料,唐军的反应迅捷无比,居然在关键时候退让开了。

    “想必是因为速度漏了陷!”莫斯雷马萨固然现在想到这点,心底却依旧忍不住赞叹唐军将官超凡的反应能力。

    现在他能想到原因,但就在交战的那一刻,就在精神绷紧的那一瞬间,莫斯雷马萨不敢确定自己能在那短暂的时刻,下达这个命令。

    阿布·穆斯里姆无奈道:“怕是如此了!”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唐军军纪严明,夜巡士兵若有瞌睡偷懒,即是怠军之罪,是要杀头的。

    敌人摸到近前,而无察觉是误军之罪,也是要杀头的。

    这关系到全军的安危,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故而在无处藏身的河面上,阿拉伯的船舰想要避开夜巡守兵的视线是不可能的。

    他们只有快速的近前才能取得效果,不然定会给看出船上并无真人。

    但速度一快,却也在另一方面露陷了。

    “无妨!”

    莫斯雷马萨却无所谓,自信满满的说道:“裴旻终究是东边的人,不了解西域的情况。他却不知,至多不过两月,这条河即将冰封,我倒要看看。他裴旻凭什么用不足五万的兵,对抗我的十数万勇士。”

    对于裴旻“目中无人”的西域开荒种地,莫斯雷马萨现在犹自嫉恨在心。

    他将裴旻视为这辈子最大的对手。

    就如他们西方的汉尼拔、西庇阿,霍如东方的韩信、项羽,都是当今世上独一无二的俊杰,放在任何时代,都是绝顶拔尖的存在。

    可真神安拉却将他们安排在了一个时代,注定要展开轰轰烈烈的一场大战。

    然而裴旻却似乎没将他看在眼底,自己全力以赴,他却掖着藏着。

    安西诸国的联盟军一个都没有调用,北庭军正在种田……

    没错,北庭军也在种地,在安西以北,高昌附近的地方军屯。

    连他自己也一边与自己作战,一边开荒种地。

    莫斯雷马萨只觉得自己热脸贴上了冷屁股,憋着火。

    “我去睡会,你来指挥。我们兵多将多,先打他两个月,让唐军上下疲累。待冰封时,我大军压境,待我将他擒到帐前,看他如何嚣张。”

    “是!”阿布·穆斯里姆继续看着战场,眉宇间却有一些忧色古怪。

    战事持续了整整一夜,阿拉伯每隔一个时辰、半个时辰即会退军休整,然后又有一只待命的兵卒攻上。

    就如海浪一样,一浪接着一浪,绵绵不绝。

    连续打了一个晚上,高仙芝在翌日一早,找到了裴旻。

    “裴帅!”

    “怎么了!”

    裴旻精神有些不佳,打着哈气洗着脸。

    昨夜等阿拉伯进攻,等了半宿,方才去睡。

    但河岸边喊杀声震耳,裴旻又是习武之人,六识敏锐,睡的很浅,导致了一大早都没有什么精神。

    “末将觉得阿拉伯并不意在进攻,而是拖疲我军。”高仙芝脸上带着几分忧色,说道:“阿拉伯的进攻兵士看似浩大,但看得出来他们,他们并没有不计伤亡的放开手脚强攻。而是在跟我军过招,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游戏。就是不让我们休息,想要拖垮我军?”

    “然后呢!”

    裴旻将没有扭干毛巾敷在脸上,冷水的冰凉刺激着大脑,让他精神一震。

    高仙芝说道:“然后在河水冰封期展开全面进攻……在过两个月,喀布尔河将会结冰。依照往常的轻快,冰层极厚,可以行军跑马,到时候阿拉伯的大军可以毫无顾忌的长驱直入。我军为他们拖疲,怕是难以抵挡。”

    裴旻将毛巾挂上,答非所问道:“你可是觉得奇怪?为何我不安排你上战场?”

    高仙芝让说中了心思略显尴尬。

    此次抵御阿拉伯北上,诸将都有任务在身,唯独高仙芝一部按兵不动,不参与任何战事。

    高仙芝功利心极重,自然是坐不住了。

    裴旻若有所指的道:“你是杀手锏,不能动。至于,你所说之事,无妨。至多一个半月,阿拉伯就会退兵,再次来袭,怕是要化冰入春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