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冰封期至
    喀布尔河的冰封期如约而来。

    大自然的奇观让裴旻一众叹为观止。

    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喀布尔河受冷空气的影响,一夜之间河面上为冰层覆盖,那景象实在是令人震撼。

    裴旻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情报,带着几分恼怒的丢在了案几上,道:“失策了,那个莽夫是铁了心的要跟我们打这一战。”

    裴旻断了阿拉伯的补给线,就是不想打无意义的战。

    但是莫斯雷马萨的反应却有些出乎裴旻的预料。

    换做是裴旻,他这个时候必然会回军休整。

    然后将天竺的物资粮草聚集起来,熬过这个冬季。

    待到来年开春,再做打算。

    赫尔曼德桥是一时间难以修建,但简易的木桥花费两三个月还是能够搭建的,运送粮草固然危险,却也勉强够用。

    待重新休整,粮草完备之后,再度复来。

    这应该是最完美的办法。

    但莫斯雷马萨却没有这么干,而是自己领着一军退回白沙瓦休整,将粮草都归为己用,余下兵卒分散去找百姓觅食。

    让兵卒找百姓要粮食,自我求生。

    天竺并不小,偌大的国家,养活八万兵士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当兵的人杀心很重,一但他们为恶,将会是大恶,比流氓地痞厉害百倍。

    即便军纪严明的唐军,历史上也有多次冒犯百姓的记录。

    就如昔年的侯君集,他就曾因私自将高昌国宝物据为己有,令得麾下兵士效仿,强盗高昌城里的财富。

    唐军都有这种情况,何况是阿拉伯的兵?

    一但开了先河,必将造成天竺境内的灾难。

    裴旻没有圣母心态,去怜悯天竺百姓,但是莫斯雷马萨铁心一战,让他尤为难受。

    莫斯雷马萨的挑衅,他不能不接。这种完全没有意义的战斗,他是打心底的排斥。

    “这个雷马萨在战术上或许有过人之处,但与战略而言,就是一个二百五,不依常理出牌。”

    许远眼中闪着睿智的光芒,说道:“这是一个机会,雷马萨纵容兵士劫掠,天竺上下必定民怨沸腾。据属下了解,阿拉伯当初攻占天竺的时候,手段霸道。一路横扫,不服者皆杀。此举给天竺带来了巨大的威慑震慑,不敢反抗,可心底绝对存着很多不满,只是敢怒不敢言。而今阿拉伯的兵士公然劫掠,无异于火上浇油。有到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我们可以派人鼓动受难百姓的反心,适当的给予他们支持,由他们袭扰后方,对于我们未来,大有利处。”

    高适亦道:“天竺是佛教的起源,而阿拉伯将佛教视为异教徒。我们可以利用这点,说动德高望重的法师,如此效果更好。”

    裴旻颔首道:“就依照你们说的去办,不过先不急。现在没大效果,待阿拉伯天怒人怨之后,在行此计。毕竟压迫的越厉害,受到的反弹亦是越大。”

    这送上门的破绽,不利用白不利用。

    只是这些都是末节,真正让裴旻在意的还是即将到来那避无可避的对决。

    天一日冷过一日。

    冰层不可避免的越结越厚,到了隆冬时节喀布尔河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人走马跑,并无任何异样。

    莫斯雷马萨毫无疑问的出击了,他避开了裴旻布控的防线,绕至了喀布尔河的上游,从喀布尔河的上游渡过了河。

    喀布尔河的上游水流湍急,而且暗礁旋涡极多,这里原本连船舶都无法通行。但因为冰封的缘故,却也横行自如。

    莫斯雷马萨全副武装,站在小丘之上。

    当初被迫撤军以后,莫斯雷马萨就拟定了这场战役。

    没有任何的原因,也不讲究任何的对错。

    就是想打这么一仗,而且打赢这么一战。

    莫斯雷马萨纵横半辈子疆场,从未遇过裴旻这样的对手。

    看似双方交战许久,可细说起来。裴旻永远站在主动一方,利用优势,击他弱势。

    他的优势兵力,在河道上根本发挥不出来。

    面对这一连串的被动,莫斯雷马萨索性抛开一切,强行逼迫裴旻与之一战,将彼此双方的优劣势抹平。

    莫斯雷马萨不是不知道如此一来的后患,但是他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

    只要他胜利,一切后患都是笑话。

    就如当年他攻打圣城耶路撒冷一样,那时候罗马人为了护卫他们的圣城,四面八方的对他展开围剿。

    撤退是唯一的选择。

    但莫斯雷马萨就任性了一把,不管不顾两个月强行拿下耶路撒冷,直接打的罗马人彻底傻眼。

    渡过喀布尔河,莫斯雷马萨此刻位于一处丘陵地。桑格拉赫山脉从身后的西北方向一直延伸过来,在此处与一望无际的大平原融汇在一处,形成无数起伏的丘陵。

    由于这里地势较高,视野极其开阔。

    寒风也相对猛烈,吹得他的须发飘扬。

    四周的耐寒的野草、灌木一齐沙沙作响。

    这里显然是一个很好的战场。

    莫斯雷马萨满意的点着头,他暂时不敢过于的深入,他是求战,不是求死。

    这里可进可退,正是完美的战场。

    “全军休息,不必过急,唐军就算行动再快,大部队开到至少还需要半个时辰,我们一路奔袭而来,体力耗费颇大,眼下保养精神,节省体力才是最为重要。”

    莫斯雷马萨并非是一个大老粗,在行军的细节上,反而很是细腻。

    等了大半个时辰。

    浩浩荡荡的唐军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遮天蔽日的旌旗,遍布整个平原。

    莫斯雷马萨只觉得血煎如沸,全身都热了起来。

    “先去给他一个下马威!加比特将军,你先领三千骑兵突出向敌军攘战,将对方拖住,不让他们从容布阵!我依照战局安排支援……”

    公平,打仗哪有公平可言。

    莫斯雷马萨可不是传说中的宋襄公,裴旻的大军还未布阵,他已经先一步展开进攻试探,打算袭扰唐军,不给他们从容布阵的时间。

    加比特是一个黑人,纯种的黑人,全身黑的如墨一般。

    听莫斯雷马萨第一个派遣自己出阵,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高声道:“狮王放心,且看我将对方的阵容冲个七零八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