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古怪骑兵阵
    李翼德斩杀了加比特,怒啸一声,纵马继续前突。起手一蛇矛洞穿了周遭一名阿拉伯兵的胸膛,单手将他的尸体,高高举起来,重重的对着人群甩了出去。

    阿拉伯骑兵用盾牌格挡,却抵挡不住,直接将三五人砸下了马背。

    就这样李翼德硬生生排开一条血路,率领突击骑兵不断向阿拉伯的阵形腹地挺进,打算趁势以摧枯拉朽之势穿透了这股敌兵。

    就在此时,听到后面已传来尖锐刺耳的三声金锣声,那正是裴旻中军发出的信号,让他们急速撤退。

    高适、许远都有些看傻眼了被适才惨烈的战况惊得目瞪口呆。

    许远骇然道:“这就是战场?”

    他虽才智过人,但还是第一次见这般惨烈的对决。

    之前喀布尔河的攻防战,阿拉伯志在疲敌,并未真正的进攻,远不及此刻惨烈。

    裴旻也是一脸肃然道:“别说你们,就算是我,也没见过!”

    他是看过不少惨烈的景象,甚至亲自指挥过不少大规模的战役。

    但没有一战能比的上今日这场开胃小菜。

    只是两个冲锋,短短的几刻钟,唐军居然阵亡了千余人,而阿拉伯也有一千以上的伤亡,相对唐军要惨重一些。

    这不是撤退后的孽杀,也不是中伏后的混乱,是实打实的正面伤害。

    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伤亡。

    而且大将李翼德居然在这短时间里受创。

    若非李翼德冒死袭杀了敌方大将,唐军未必就能占得便宜。

    这亲眼见阿拉伯劲卒的实力,裴旻方才明白为何之前封常清麾下的安西军会不敌阿拉伯的双手剑士。

    连李翼德与他麾下的十年老兵对上都是五五开外,何况是组建不过一年的安西军?

    “裴帅!”

    李翼德、郭文斌从前部退下。

    李翼德已策马来到裴旻的面前,如蛮牛般的眼睛里满是怒火,“裴帅,老李正要乘胜追击,现在退下来不是给他们逃跑的机会?”

    裴旻看着李翼德依旧流血的肩伤,之前亲眼见面前的爱将受伤,心脏险些跳出了腔子。

    阿拉伯已经做出了救援的调动,要是让援兵跟李翼德缠上,想要后撤就不容易了。

    因此折损了一员悍将,可是大大的划不来。

    不过这话不能跟李翼德当面说。

    说了,只会适得其反。

    他笑道:“将军的使命已经完成,还斩杀了敌将,干得非常出色。我军以从容布阵。接下来才是大战,我还指望将军出力呢。一点虾兵蟹将,放了又如何?翼德先下去包扎,等会还要上阵。”

    听到裴旻的夸奖,李翼德的面色缓和下来,带着几分傻样的笑道:“对手实力不弱,但跟老李比起来,要差一点。说定了啊,待会上阵,千万别忘了给我老李分派任务,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得到裴旻的首肯,李翼德这才心满意足的下去了。

    “裴帅!”郭文斌一脸的内疚道:“末将指挥不利,请求责罚!”

    裴旻摇了摇头道:“不关你的事情,阿拉伯人的战法大异华夏,确实防不胜防。”

    此时阿拉伯兵已经开始向前推进,裴旻也让郭文斌下去休息,转身对着传令兵沉声下令道:“擂鼓,全军前进迎战!”

    “折虎臣军使,率本部骑兵,与雷万春校尉列于阵头中央,是为前锋军和前护军。折军使负责中路突破敌阵,雷校尉负责支援前锋……王虎军使,率领步兵列于前锋军之左,是为左前伏;夏珊军使,你率骑兵列于阵头左翼,是为左前锋。”

    “张景顺军使,你领步卒于前锋军之右,是为右前伏;安忠敬将军,你与令郎安重璋率骑兵列于阵头右翼,是为右前锋。”

    “左右前伏护住中军左右,左右前锋听我号令出击!自两翼对敌形成包抄之势。时机成熟就纵深割裂、歼灭敌军阵首。本帅与封常清节度使、崔希逸都督、李嗣业军使是为中军,指挥协调支援诸路兵马。”

    “张孝嵩都督布置于中军偏后的两侧,为后军防止敌人自两翼以及侧后包抄我军……”

    顿了一顿,裴旻特地给下了一个命令:“折军使,我传给你的战法,在这关键时候可用的出来?我可指望着你,拔得头筹呢!”

    折虎臣在马背上行了一个军礼道:“裴帅放心,末将用这颗脑袋担保,若是不成,可斩某头。”

    “脑袋你自己留着用,就看你的了!”

    在裴旻一道道的命令之下,大战的中场就在这不知名的丘陵平原中拉开。

    伴随着激荡昂扬的鼓声,唐军的前锋军与阿拉伯的前锋军即将展开交锋。

    但是唐军的先锋军似乎并没有正面对决的意思。

    五千先锋骑兵摆的并不是冲锋的阵势,而是一个圈,一个圆形的圈。

    众所周知,骑兵的威力在于突击,速度配合碾压性的力量,穿透打乱敌人的阵容。

    故而凿穿战术是最为常见的,近百年来能凿穿战术用至大成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唐王朝的第二代皇帝李世民。

    他的玄甲军配上其自身的战术水平以及秦琼、尉迟恭、程咬金、翟长孙的神勇,所向无前,无可抵挡,甚至创下三千击溃十万大军的奇迹。

    虎牢之战便是用凿穿战术不住穿透敌军,让敌军首尾不得相顾,从而大乱。

    无独有偶,擅于打野战的莫斯雷马萨也是一个擅于使用凿穿战术的行家。

    他的先锋骑用的就是西方的楔形冲锋阵,是一种骑兵穿透力加强阵型,比起一般的骑兵阵,速度更加快,更容易机动,威力自然也是更强。

    故而擅于用骑的莫斯雷马萨看着唐军骑兵这种一个圈的骑兵阵,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要不是裴旻名声在外,还让他多次吃了亏,他甚至都要觉得裴旻这是来搞笑的。

    “这一个圈,什么玩意?”

    莫斯雷马萨完全看不懂这个阵法有半点的可取之处,到处都是破绽,不但一点攻击力都没有,反而限制了骑兵的特点。

    听到莫斯雷马萨的话,他身旁的诸将也跟着笑了起来。

    有一将说调侃的笑道:“有点像车轮,这是滚着来送?”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