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后起之秀对年长宿将
    唐王朝、阿拉伯双方兵力加起来近乎十万。

    这十万大军的拼杀并非是一窝蜂的拥挤在一起,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下。

    整个军阵排开,绵延十数里,首尾根本相顾不得。

    故而与阿拉伯的此次决战分好几个战场,前军、右先锋军、左先锋军、左前伏、右前伏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战场。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相对独立战场的胜负,直接影响大军的全盘输赢。

    安重璋站在西面一处较高的丘陵向战场俯视,长出了一口气,看着李嗣业打赢了亚汉,心头的巨石终于落下了,一抹额头上的汗水,专心致志的看着眼前的战局,传令给他父亲安忠敬,让他给面前的敌军施加压力。

    左前锋的战斗已开始了近两刻,但在这之前情况殊不乐观。

    问题倒不是出在他们左翼军,而是王虎的左前伏。

    左前锋、左前伏叫法不同,作用意义自然不一样。

    左前锋是左路军的刀子,以攻坚为上,刀锋直指敌方右翼。

    而左前伏身兼两个任务,其一支援左前锋的进攻,其二,护卫左前锋、中军安危,免得左前锋给敌军切割开来,成为孤军。

    故而之前,安重璋看出了左前伏的溃败之局,心急如焚。

    但左先锋有左先锋的任务,未得命令,他不能去支援左前伏。

    可是一但左前伏溃败,他这个左先锋将有可能给阿拉伯军割裂,彻底了与中军失去连接,成为大阵之外的一支孤军。

    这种规模的战争,左先锋军一但成为孤军,很容易为敌人吃掉,从而导致整个左路军崩盘,影响唐王朝全军的胜负。

    安重璋在历史上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不过他的名字不叫安重璋,而是李抱玉。

    安史之乱时,安重璋被赐姓李氏,改名抱玉。

    李抱玉是李光弼麾下的第一大将,固守河阳、收复怀州,功居第一,累官泽潞节度使、司徒,封凉国公,是一位智勇双全的干将。

    但现今安重璋依旧叫安重璋,不过自身的干略也依然不凡。

    他的目光不仅限于自己的左先锋军,而是将整个左翼军包括王虎的左前伏都考虑在内了。

    他顾念不了全局,但却顾着整个左翼。

    面对左前伏的劣势,安重璋无奈,只能选择强攻敌军的右翼,希望以击溃敌军的右翼来牵制亚汉的进击的步卒。

    然而他们遇到的对手很稳健,一点儿也没有着急着进攻,反而以防守为上,步步为营。

    面对这样稳健的对手,安重璋找不到任何进攻的机会。

    安忠敬多次强攻,也是无果。

    现在李嗣业的出击,稳固住了左前伏的局面,作为左前锋的安重璋心头的压力大减,也终于可以静心下来对付敌人的右翼军了。

    这时安重璋发现阿拉伯右翼的敌军上钩,他们不在一味的稳健,而是展开了攻势。

    心念电转,安重璋也想明白了缘由。

    对方的主将想来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干将,之前是因为亚汉打出了优势,他不需要进攻,只要稳住右翼的局面,就能从容的击溃唐军的左翼。

    现在亚汉意外阵亡,唐军的左前伏已经稳定下来,阿拉伯的右翼失去了优势。

    对方也只能选择进攻,毕竟一味的死守,可守不出胜利。

    想透了对方大将的心思,安重璋眼中更是闪现一丝兴奋,不怕对手出击,就怕他们如乌龟一样缩着,不好下口。

    正如安重璋预料的一样,他的对手是一员老将叫纳普曼,而今已经有六十高寿了。

    古人的平均寿命很低,但其实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古代婴儿死亡率极高,公共卫生和医疗水平低下,再加上战争、饥荒、瘟疫等天灾**造成的,剔除这些因素,古人的寿命并不见得会逊色现代人。

    不过这仅限于华夏,阿拉伯的医疗文化远无法于唐王朝相比。

    他们的六十,真就是高寿了。

    纳普曼看着不远处的唐军,深沉的咬着马鞭,这是他一个不好的习惯,想事情的时候,总喜欢咬着东西,不然脑瓜子就不会转,马鞭就是他最常咬的物件之一。

    “传令下去,以斧盾兵掩护在前,投斧兵再后,长矛手位于投斧兵之后,以方阵出击。骑兵队不要上马,跟在最后,佯装步卒,以作奇兵之效。”

    纳普曼冷静的下达了一条条的命令,他十八从军,打了四十多年的战,作战经验丰富,算得上是阿拉伯现存资格最老的大将。

    这年纪越老,心思越是稳重,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能干什么,该干什么。

    不出不必要的风头,也不去争不必要的功绩。

    亚汉打出了右翼的优势,他就稳扎稳打,不争这个先,让唐军无计可施。

    而今优势失去,纳普曼自然在这应该他出击的时候出击了。

    唐军之前发动了好几次的攻击,纳普曼已经看出了唐军骑兵是擅于骑射的轻骑,而不是擅于进攻的突骑兵。

    纳普曼经验丰富,对骑兵运用,自有一定的了解。

    骑射骑兵与进攻骑兵,虽都是骑兵,却有很大的差别。

    骑射骑兵需求的是平稳,故而马匹多是以耐力见长的矮小马。这类战马爆发力不强,故而冲阵能力有限。

    以盾斧兵防止弓箭,待骑兵进入射程之后,以投斧兵展开远距离攻击,然后长矛手近战突刺,潜伏在最后的骑兵预防敌人逃脱。

    战术环环相克。

    对于自己的判断,纳普曼还是很有信心的。

    知识任何人都能学到,但是经验这种东西,只能倚靠时间来累积。

    看着远方的骑兵再一次的掠来,纳普曼心底暗暗惊叹,唐王朝的国力。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的出来,唐军的轻骑兵的坐骑都是一等一的良驹,能够筹齐这样的骑兵队,没有一定的经济,定是做不到的。

    不得不说,纳普曼的目光确实老辣。

    裴旻扶持回纥北方称王,回纥与唐王朝进入蜜月期,对于唐王朝的战马需求,可谓有求必应。

    安忠敬率领的这些轻骑配备的都是标准的北地高原盛产的战马,也就是日后的蒙古马。

    唐军如大雁一般飞快的掠过阵前,箭矢越空而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