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亲自出击
    看着在阵内为所欲为的战象,裴旻也来不及责问负责情报人员的过失,而是想着对付战象的方法。

    在记忆中大象是没有什么天敌的,至于什么大象怕老鼠之类的都是瞎话。

    大象的视线注定看不到老鼠的存在,但是它的感觉器官极强。

    老鼠这样的生物逼近,它会出于自我保护本能一脚踩下去。

    就算踩不到,以老鼠的胆子哪敢多待?

    真以为世上的老鼠都是杰克?有事没事就违反自然界的天敌关系,成天逗着猫玩?

    至于历史上宗悫用狮子吓退象群,也不是因为象群怕狮子,而是生物对于危险的一种避让心里。

    “但就算是真的怕,此刻到哪里去弄十几、二十个假狮子?”

    真要说天敌,大象唯一的天敌只有人类。

    珍稀值钱的象牙,那是偷猎者的最爱。

    后世大象濒临灭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只是就面前这几头战象,对人类可没有半点畏惧之心?

    除了人,裴旻能够想到的唯有火了。

    生物对于火,天生有着畏惧之心。

    但是一般的小火,可吓不到战象,除非他用火油火把烧一个巨大的火塔,才有可能唬住战象?

    可要是这么做来,趋象人只要控着大象避开火塔就是,意义不大。

    要是直接将火塔安置在左前伏里,那左前伏又当如何?

    五头大象,不多不少,确实让人尴尬。

    “实在不行,以伏远弩射杀!”封常清咬牙道:“就算它皮糙肉厚,一下射不死,我就不信它几百支弩箭,要不了它的命?”

    裴旻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办法,只是战象的生命力异常惊人。

    即便是猎枪只要不命中要害都一下子死不了;弩矢穿透力不会逊色枪,却不具备子弹反复震荡的可怕力量。

    一下杀不死不说,还会激怒战象,而且远距离弩箭会有误伤,只有近距离才能避免这一点……

    思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裴旻决然道:“常清,指挥一事就交给你了,来五百弩手,跟我去了结了这几头畜生。”

    封常清、崔希逸、许远、高适等人脸色一变,齐声道:“不可!”

    裴旻却笑道:“此去目的有三、一、会会这几头畜生;二、亲自稳定左前伏;三、支援左翼军的攻势。现在我军已经取得优势,必需扩大这个优势才能获胜。我的出现,能够抵定胜局,不做无谓的牺牲。”

    身为三军统帅,裴旻知道自己的任务。

    故而现在的他,极少极少亲自上前线杀敌了,但这需要他出面的时候,绝对不怂。

    他没有给世人继续劝说的机会。

    这军中他才是大佬,他的话在这一刻,等同圣旨。

    莫斯雷马萨远远的看着裴旻旌旗向左前伏移动的情况,一时间有些失神。

    没有想到裴旻出击的如此迅速,心底涌现一丝战机,果断的让麾下的兵士加强自己左翼的攻势,只要能够在唐军缺乏主帅的时候,攻破左翼,即将挽回劣势。

    那时自己在出击,救回右翼的溃局,即将反败为胜。

    看着已经逼近左前伏的裴旻,莫斯雷马萨肃然的看着,成与不成,就看裴旻解决这几头战象的速度了。

    象兵,莫斯雷马萨看不上眼。

    象兵固然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但它的劣势太明显了。

    大象的饭量极大,一支象军至少也要三十头战象以上,才能称之为军。

    但是三十头战象一天的食量,可以吃掉一千人一天的食物。

    带三十头大象远征,无疑是养一群祖宗。

    莫斯雷马萨现在自己的存在粮草问题,哪里还有多余的食物来养战象?

    莫斯雷马萨带这些战象来的原因并非是用来战斗,而是负重。

    战象带了很多他们自己研制的类似于希腊火一样的黑油,打算在关键的时候使用。

    故而战象给藏的极好。

    也是因为如此,唐军的斥候并没有发现阿拉伯的军中有象兵的痕迹。

    后来莫斯雷马萨看出了唐军左前伏给亚汉杀退百步,逼近中军帅阵的弱点,突然想到了自己军中还有五头战象可用,这才寄出来当了杀手锏。

    结果效果不错!

    五头战象的冲阵能力,固然无法与象军相比,却也不是人类可以抵抗的。

    莫斯雷马萨没有关注刚刚布置下去的左翼,而是将心神都放在了裴旻身上。

    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瞠目结舌之余,又手足冰凉。

    裴旻骑着辛巴越过了人群,来到了最大一头战象的附近。

    此刻战象四蹄与身腹已经伤痕累累。

    但可以看出都是一些细微的伤口,只是带着点点殷红。

    不畏死的唐军向战象发起了进攻,但战象的皮肉实在厚实,便如穿了盔甲一样。

    寻常刀枪很难伤之一二,在皮肉上留下一道红色印记,已经很不错了。

    见战象右侧有一根粗厚的草绳,裴旻心念一动,呼喊着兵士让开,驱使着辛巴来到了近处,缓缓的站在马背上,纵身一跃,双手抓着草绳,灵动如猴一般,跳上了大象的脊背。

    大象的脊背有木制的车驾,上面有五名兵士,两个持长矛陪短刀的近战兵卒,还有两个是持拿弓箭的兵士,剩余的一个驾驭着大象。

    察觉裴旻上来,两名兵士最先反应过来,一个挺毛矛向了裴旻。

    裴旻长剑出鞘,斜刺里一削,长矛断成两截,随手一挥,准确无误的击打在断矛的矛尖。

    矛尖若暗器一般,激射向了对方,正中其胸口,将之打下了象背。

    另一人直接放弃了长矛,近身来战。

    裴旻只是一个快若电闪的突刺,即将他斩杀当下。

    余下两名弓箭手,更无抵抗之力。

    一个惊慌失措的自己掉下了象背,另一个让裴旻一剑杀了。

    稳住了身形,裴旻来到那个驾驭大象的兵士面前,用阿拉伯语说道:“让战象停下来!”

    那个驾驭战象的人惊慌失措的喊着,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

    裴旻完全听不懂,却也听出了这是印度语,发音跟后世看的几部印度电影有些相似。

    裴旻不太喜欢印度人,但是无可否认,那几部耳熟能详的电影确实很不错。

    一脚将之踢飞了出去,一咬牙,高举起了秦皇剑打算直接刺穿它的大脑!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