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驱象冲敌
    正待他将长剑刺下的时候,突然心有所感秦皇剑向右一荡。

    当的一声,一支利箭为他荡开。

    释放冷箭的却是附近一头战象脊背上的弓手,他见裴旻登上了战象,顾不得攻击下边的兵士,对着裴旻展开了射击。

    也幸亏裴旻六识强大,察觉了危险。

    此时战象似乎也意识到了头上站着的并非主人,开始抬起了前蹄,仰着脑袋似乎要将裴旻颠下去。

    裴旻身子晃了晃,有些站立不稳。

    慌张之下,将剑倒转向下一插,从战象的侧颈刺入。

    足下战象发出了一声悲鸣,很意外的居然转向了。

    裴旻心中一动,并未拔出秦皇剑,也未深刺下去,而是压着剑往右用力。

    战象受到了剧痛的牵引,本能的开始向右转弯。

    裴旻并不懂得如何驾驭战象,但似乎与人类一样,受到生命胁迫,这庞然大物也要乖乖的听命。

    “都让开!”

    裴旻挥手叫着,让周边的兵士给他让出一条道路。

    唐军兵士本就让战象冲撞的有些胆寒,只是军令如山,他们不敢退却。

    而今得了裴旻的命令,跑的比兔子还快,一下子就空出了一块地方。

    战象悲鸣着,受着裴旻的控制,调转了庞大的身躯,直到战象将脑袋对象阿拉伯军阵,方才停止用力。

    此刻余下的四头战象意外的不受驭象者的控制,开始向裴旻这边移动,居然也跟着调头,移动着笨重的身躯。

    裴旻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段记忆:大象是感性动物,它们与人类一样,有着很特殊的感情。它们会帮助陷入泥坑的大象宝宝、用鼻子把受伤或垂死的其他大象拉到安全地带,甚至可以用鼻子给对方温柔触摸,以此安慰其他身处痛苦的个体。遇到危险的时候,它们会一起进攻敌人。

    不少的动物学家将大象归为猿、猴这类类人的灵长生物,智商仅在其后……

    这些记忆裴旻想不起来是自己无意中看过的文章,还是去动物园游玩,导游的介绍,总之是一段缘由后世的记忆。

    也许是因为大象的悲鸣呼喊,让另外几头大象起了救援之念?

    心念电转,裴旻叫喝道:“莫要伤了大象,将象背上的人都给我杀了!”

    他并没有抽出秦皇剑,见象背的车驾里留有自己杀死的一名弓手的弓箭,闪身避开一箭,抢步捡过战弓,对着不远处的驭象者张弓射了过去。

    裴旻的箭术是薛讷亲自传授的,只是平时疏于练习,不如剑术一样,天天回顾。

    但好歹也是武状元出身,这十步间距,却也是百发百中,“唰唰”的两箭,射杀了最靠近他的两名驭象者。

    余者皆让虽裴旻一并来的强弩手射杀了。

    果然如裴旻想的一样,失去了驭象者的控制,那些战象更是无忌惮的向裴旻这边冲来。

    裴旻站在战象的脖颈上高呼着,“随我杀上去!”

    一瞬间形势异变,五头战象反而成了唐军的利器。

    因为受伤的缘故,战象较之之前,更为残暴。

    尤其是裴旻控制的这一头战象。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它更是展现了非凡的灵智,与生物求生的本能。

    裴旻几乎不要多少费力的超控,只需轻轻的移动一下秦皇剑,战象就乖乖的俯首听命,指哪冲哪,就跟开一个大卡车一样,横冲直撞。

    战象也渐渐的领悟了裴旻的意思,不仅仅只是冲撞,还会用它那灵巧而可怕的鼻子进攻,讨取裴旻欢心。

    长鼻子一卷,将阿拉伯兵士高高的丢到了天上,任由兵士自由落体。

    裴旻一边在象背上射击,时不时的闪避着飞来的箭羽,见状忍不住拍了拍战象的脑袋,也不管它是否听的明白,高叫着:“干得好!”

    也许战象真能领会裴旻的意识,鸣叫一声,左右晃动着那巨硕的脑袋,用它的鼻子、象牙开启了横扫模式。

    看着裴旻控制着五头战象向他们的右翼冲来,莫斯雷马萨手足冰凉之余,又泛起一股无力的感觉。

    本来右翼的情况就非常危险,以沉稳着称的纳普曼马前失蹄,让安家父子击溃,现在勉强硬撑着,而今又受到象兵的攻击,右翼溃败的局面已经无法挽回了。

    此时此刻即便他亲自出战也挽回不了右翼的局面……

    他不甘的着看了左翼一眼,左翼并未有如他所想的那样打出了优势。

    在他加强左翼攻势的时候,唐军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响应的应对方式,不在进攻,而是以守带攻,同时也派出了兵士支援,应对的极为得当。

    唐军的实力毫不逊色阿拉伯的兵卒,在没有明显的破绽之下,他们一时半刻取得不了优势。

    “准备撤军!”莫斯雷马萨闭上了眼睛,不甘心的下达了命令。

    常胜不败的阿拉伯狮王,也终于尝受到了失败的滋味。

    发现阿拉伯退兵了,裴旻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直接领着左前伏向右插上去,将阿拉伯溃败的右翼包围起来。

    同时丰富身旁兵士叫道:“让封常清、崔希逸负责追击,切记‘穷寇莫追’四个字。”

    此战阿拉伯损失不小,但他们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而且他们真正击溃的只是阿拉伯的右翼,其中军、前军、后军、左军,还是有一战之力,绝不能大意。

    故而与其火中取栗,不如将到手的食物一口吃下。

    将阿拉伯的右翼彻底歼灭!

    阿拉伯右翼军!

    喊杀声在不断迫近。

    纳普曼咬着牙勉力坚持着,飘扬的旌旗下,看着自己的对手,一次又一次的通过突骑兵、弓骑兵的互换,揉虐着自己残破的阵容,心底就泛起一股无力之感。

    安家父子这一招并非无懈可击,只是一开始自己过于相信自己的经验,失去了先手。要是再给自己一次喘息机会,要是在给自己三千,不两千人,自己就有信心重新巩固右翼的防线,挽回败势。

    念及此处,纳普曼情不自禁的看着一样中军,却不知为何狮王还不派兵过来。

    正在这绝望之际,他猛然发现,却有一支兵马迂回着从他的后边赶来,正待露出笑颜,随即却发现那是唐军……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