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西域救世主
    喀布尔河上游,西岸。

    莫斯雷马萨看着眼前的熊熊烈焰,深吸了一口气,不在想这恼人的失败。

    继续战下去,莫斯雷马萨未必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但是真要拼光自己手中的这狮军,接下来又凭什么跟裴旻争锋?

    况且那个家伙……

    莫斯雷马萨横行天下,这辈子都不知道“怕”字怎么写,而今想到裴旻不由打了个寒战,心底有点犯怵,自己自从对上了他,就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原本他还打算诱敌深入,利用他们阿拉伯的盗版“希腊火”给唐军一个教训,顺便挽回一下面子。

    却不想唐军追击的很有条理,在造成最大伤亡之余,又绝不贪多,适可而止。

    莫斯雷马萨也意识到自己的策略是使用不上了,五头运送黑油的战象现在都成了唐军的俘虏,他们也不好运回去。

    索性放了一把火,完全堵截了唐军的追击道理,以便自己从容而退。

    同时烈火的对面,封常清看着面前挡路的冲天火焰,心底也是一阵后怕,不由暗道:幸得裴帅提醒,自己也多留了一个心眼,真要不注意地上的这些东西,自己怕是要葬身火海了。

    当天夜里,裴旻从医疗帐里走出来,看着满天的繁星,长吐了一口浊气。

    这场战役,他们胜了,却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仅军使级别的大将就有两人阵亡一人重伤,左前伏的王虎,右前伏的张景顺先后阵亡。

    王虎死于亚汉之手,裴旻亲眼所见,至于张景顺却是在裴旻去对付战象时,莫斯雷马萨强攻唐军右翼时不幸为流矢射中。

    至于重伤之人,正是折虎臣。

    折虎臣在利用车轮讨敌之术取得优势的时候,遇到了伊嗣路斯的萨珊铁甲重骑。

    折虎臣与伊嗣路斯在阵中相遇。

    折虎臣一刀砍在了伊嗣路斯的肩膀上,伊嗣路斯则在折虎臣的腰间搓了一枪。

    两人拼的两败俱伤。

    伊嗣路斯伤的多重,并不清楚,但是折虎臣的腰伤,没有三个月,连床都下不了。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李嗣业,李嗣业已经清醒了,只是浑身动弹不得。

    不过军中大夫说了,李嗣业并无大碍,只是气力消耗过度,只要好好休息就能缓解。

    裴旻倒是知道一些原因,用后世的知识来说就是人的身体有很多细小的神经纤维。一个人若是运动过激,神经纤维就会绷断,造成局部疼痛甚至受伤。

    而人的身体细胞有记忆再生功能,这种伤害是能够自愈的。

    而且通过不断地自愈,神经纤维会越发的坚韧,这也是越锻炼越强的原因。

    以李嗣业那怪物一样的体魄,要不了多久就应该能够恢复过来。

    至于轻伤患者,更是数不胜数。

    这种激烈惨烈的战斗,身在前线的战事,身上要是没有一点伤,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经过足足两天的整理,负责清理战场的张孝嵩将清理战场的结果拟成了一份清单,递给了裴旻。

    裴旻早有心理准备,但看着手中的战报清单,也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经过统计,阿拉伯留在战场上的兵卒的尸体就多达一万两千三百具,这是实打实阵亡的数字,不包括重伤轻伤的。

    唐军也折损了了七千五百八十三名战士,重伤轻伤患者更是上万。

    裴旻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仅以惨烈而言,以今日这战最甚。

    连折损两员大将,将近五万的兵卒,伤亡高达两万以上,仅战损就是七千出头。

    当然阿拉伯的代价更为巨大,五万兵能够有一半回到白沙瓦就很不错了。

    至于大将的损失,一个无双力士亚汉,一个吃苦耐劳的纳普曼,还有先锋加比特,至于校官级别的更多,显然也更胜唐王朝一筹。

    总的来说,是毋庸置疑的一场胜利。

    这场胜利也奠定了裴旻在西域的无上地位。

    阿拉伯的疆域太广,威势过于巨大。

    他们以摧枯拉朽的架势横扫了天竺,让西域诸国认识到这个西方强国的可怕。

    表面上诸国谁都不说,心底却很明白,要是没有唐王朝,他们西域这十数个国家的下场,与天竺好不到那里去。

    同时唐王朝的核心始终是华夏,不是西域。

    西域诸国不确定唐王朝会不会如当年武则天放弃西域一样,放弃他们,心底焉能不担忧。

    裴旻的到来,给了他们以及强心剂,但是这还不够。

    直到今日,裴旻打赢了阿拉伯,打胜了横扫西方,战无不胜的狮王,情况完全不同了。

    之前裴旻并援安西,已经给西域诸王心底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而今他再次来临的时候,既是名副其实的西域王,又在战场上凭借自己的力量,他的威望瞬间提升了几个档次,成为了西域诸国心底的救世主。

    在李林甫的操作下,西域所有国家的国王都齐聚在鹤悉那城,打算给裴旻庆功。

    裴旻并不喜欢这种场合,却也知道,这次庆功宴他必须去的。

    今日的一战,只是开胃小菜,接下来长时间的拉锯战才是重头戏。

    裴旻可没有愚蠢到将所有压力都自己来抗,而西域诸国在后方看戏。

    西域诸国必须出兵相助。

    李林甫凭借他的才能,借着裴旻这张虎皮,在西域诸国中奉为上宾,往来游走,自己赚的盆满钵满不说,还拉近了诸国与唐王朝的关系,此次宴会是李林甫一手促成的结果。

    表面上这是一个庆功宴,实际却是向唐王朝表示忠心的。

    裴旻想要控制在西域诸国的大军,必先接受他们的忠心才是。

    哪怕是言不由衷的忠心,也是好事。

    只要将他们的军队控制在手,一切都无所谓。

    一如既往,裴旻将军中的主要大权交给了封常清,同时命张孝嵩、崔希逸辅佐。

    他不在时,以封常清为尊,张孝嵩、崔希逸为副,负责整条喀布尔河的防线。

    “依照我的估计,那头狮子应该不会再来了。不过不可大意,指不定那家伙脑子再次抽风。总之,不管如何,都不能给他可趁之机。”

    在临行前,裴旻特别叮嘱了封常清,同时也带走了一直没有半分表现的高仙芝,带他去参加宴会。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