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愿听大都护调遣
    裴旻领着高仙芝往鹤悉那城赶去。

    一路上将帅二人针对此次大战进行闲聊。

    裴旻问高仙芝对于唐蕃之间战局的看法,与之推演战事。

    高仙芝不想裴旻居然会问他另外一个战场的想法。

    在这之前,他完全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不免陷入沉吟。

    裴旻也不催促,静待高仙芝细思。

    高仙芝细细想来,说道:“依照末将的看法,现在王副节度正处于防守吧。”

    裴旻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问道:“此话怎讲?”

    高仙芝试探道:“青海湖的战局关键于应龙城,应龙城的重要不言而喻,这一点吐蕃应该很是清楚。他们不擅于水战,故而之前无计可施。可现在是冬季还是最冷的时候,在末将的记忆里,青海湖是有冰封期的。不出意外,青海湖也应该给冰封住了才是。”

    “应龙城新建不久,防御设施并不到位。就是说,这冰封期是吐蕃唯一能够夺回应龙城的机会。只要吐蕃的将帅认清了时势,应该会趁机强攻应龙城,挽回劣势。”

    “末将估算,现在王副节度正在应对吐蕃的强攻,待开春化冰之际,才是我军反攻之时。”

    “有理有据!”裴旻颔首笑赞道:“我们是想到一块去了,青海湖能不能功成,不在于忠嗣能不能打败达扎路恭,而是这个冰封期,他能不能守住应龙城。”

    裴旻若有所指的说道:“听说将军对于山地行军极有研究。”

    高仙芝眼睛一亮,带着几分迫不及待的道:“末将确实特别关注这方面的问题,末将觉得,随着战术的更替,世人对战术的研究越来越透彻。不只是我们,连落后的异族,现在也知《孙子兵法》、《三韬》、《六略》,甚至研究的尤为透彻。昔年吐蕃军神就是一例,他用兵之老练,对于兵事理解之深,更在我朝诸将之上,让我朝大吃苦头。”

    “末将以为,随着世人对兵事的了解越深,可运转的战机就越少。斗勇斗智,不如斗巧。避开敌军主力,袭击致命之处,则能够以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优势……”

    高仙芝滔滔不绝的说着。

    裴旻很认真的听着高仙芝说自己研究的心得,不住的点头。

    这人有专攻,高仙芝的长处就是山地行军,能够奇迹一般的打赢不可能的胜战。

    在古今中外历史上山地行军出色的并不少,汉尼拔、拿破仑、苏沃洛夫等西方名将都有过类似的壮举。

    但是能够在帕米尔高原那种极为恶劣的环境下,统率大军翻越六千里高原克敌取胜的唯有高仙芝一人。

    高仙芝继续滔滔不绝的说道:“这想要出其不意,首先就要做到行常人不敢行之事。但胆大只是第二,充足的准备才是第一要素。行多大的壮举,那就得做多少准备。行军打仗最忌讳赌博,最忌讳兵行险招……”

    裴旻从怀里取过一份地图,让高仙芝靠近了,指着地图上的一点道:“这座城,你有没有把握攻下来?”

    高仙芝一样讶异,震撼的看着地图,眼睛越来越亮。

    鹤悉那城。

    作为此次宴会的主角,裴旻是最晚到的一个。

    他还未到鹤悉那城,西域诸国国王已经劳师动众的在城外迎接了。

    西域四古国,昭武九姓国外加大小勃律等国的国王,莫不毕恭毕敬的恭迎着。哪怕一个个冻的跟人形冰棍一样,依旧不敢有半点的怠慢。

    “见过大都护!”

    安西大都护府大都护,这个就算是历史上巅峰时期的高仙芝都不曾有过的地位。

    西域十数个国家的国王自然低着“高贵”的头颅,拜见这位西域的王上王。

    “诸位不必多礼!”

    裴旻面对这十数个国王,展现了自己和蔼的一面,招呼着众人一并入城。

    鹤悉那城作为漕矩吒国的都城,有着很浓厚的中原风味。

    这也是唐王朝的影响所致。

    唐长安太有名了,他的结构布局是天下诸国效仿的对象。

    不论是东方的倭国,还是这西方鹤悉那城,随处可见长安的痕迹。

    裴旻一路走至王宫,大有亲切的感觉,说道:“顺达国王,这鹤悉那让我有一种回到长安的感觉。”

    漕矩吒国的国王康顺达极会说话恭敬的道:“早年先王入京拜见高宗皇帝,见长安盛景,心底向往,回来之后就重修了鹤悉那城。远不敢与天朝都城相比,只希望能得百之一二,足矣足矣。”

    宴会上诸国国王一个个都化身历史上的那些佞臣,抱着裴旻的大腿一阵跪舔,将他称赞的天上有,地上无。

    裴旻也是来者不拒,再一次彰显了自己的海量,让一众小国国王看的是目瞪口呆。

    耳酣酒热之际,裴旻高举着酒杯道:“这一杯我敬在做的诸位,阿拉伯所谓的强大,其实就是纸老虎。看着吓人,一戳就破。之前一仗就是最好的例子,所谓的不败之说,不就让我亲自戳破了?”

    诸国国王自是一阵跪舔。

    尤其是个别墙头草,此刻更是声音最大,巴不得凭借嗓门力压群雄,以表忠心。

    裴旻续道:“不过我们也不能将纸老虎不当做老虎,他们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实力的。阿拉伯此番大败,必然不服气。明年开春,定会复来。我十万大军正在攻打吐蕃,一时半会儿难以支援。却不知诸位可愿出兵助我一臂之力?”

    他这话音一落,最先回应的就西域四古国龟兹﹑于阗﹑焉耆﹑疏勒四国国王在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龟兹王白莫苾高声道:“龟兹举国兵共计五千两百八十一人,只要大都护一声令下,这五千两百八十一人愿听大都护调遣!”

    新任于阗王尉迟胜道:“于阗有兵三千九百六十五人,全数愿听大都护调遣!”

    焉耆王龙真道:“焉耆有兵五千二百三十二人,全数愿听大都护调遣!”

    疏勒王臣伟随之道:“疏勒有兵四千六百九十九,愿听大都护调遣!”

    西域四古国表态之后。

    接下来是昭武九姓国,然后是大、小勃律、朅师等国,他们多则如康国、石国、火寻国数千人,少则若米国、史国数百人。

    但十数个国家加起来,也能筹齐六万之众。

    总之最终宴会汇聚成一句话“愿听大都护调遣”!

    关注 limaoxs666 获取最新内容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