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血战与享乐
    鼓声震天,号角长鸣,吹响了龙驹岛的攻坚战。

    刹那间,无数飞石如流星一般飞向龙驹岛。

    或是砸在厚实的冰墙上炸裂开来,或是飞入城中。

    运气不好的唐卒让数十斤重的飞石砸中,吭都来不及吭声就一命呜呼了。

    不得不说,达扎路恭确实精于用兵之道,目光老辣,一点也不像一个后起之秀。

    他完全看穿了唐军缺少重型守城器械的弱点,以重型攻城工具无脑的轰炸,直将唐军逼得不敢露头。

    但高原这滴水成冰的气候太适合防守,一但发现城墙给炮石砸出了裂缝,用热水一淋浇,立刻变得跟重新修葺的一样。

    这种带着无限自我修复的城墙,让吐蕃的重型攻城器械威力大减。

    达扎路恭此刻已经从布阁喜手中要回了指挥权,面对王忠嗣这一招,他只能选择自己指挥,全力以赴。

    “布阁喜,你带队压上去!我将抛石车拉进了助你,我们远近一起发力,务必要拿下这龙驹岛。”

    他的一声令下!

    青海湖上空冰层上如蚁群般密密麻麻的吐蕃兵士,高声呐喊着,向着冰铸的城墙冲去。

    “放箭!”

    随着一声厉喝。

    箭如雨下。

    跑在前端的吐蕃士兵用盾牌护住自己的身体,拼命地向前冲去。

    箭石尖锐呼啸的声音划破了天地间,强劲的弓弩箭矢把士兵当胸穿透过,个别余劲未竭地把整个人射翻在地了。

    热血留在冰面上,渐渐的冻结,形成了可怕的血冰。

    王忠嗣站在城墙上亲自指挥着防守。

    这用沙土修葺冰城墙并非是他的首创。

    三国时期,曹操征伐马超,受西凉铁骑袭扰,立营寨不得。

    谋士娄圭给曹操出了以沙土利用冬季的严寒铸冰城的计策,效果奇佳。

    王忠嗣自小就喜欢研读军学故事,为此还受到了他母亲的批评。直到得到裴旻的支持,王母才未再说什么。

    沙土铸冰城的方法正是那个时候读过的故事。

    在得知达扎路恭召集整个青海湖的百姓建造攻城器械的时候,王忠嗣就在想法子如何抵御。

    突然想到记忆中的这则典故,试了一试。结果发现,效果比历史上记载的要好上许多。

    历史上曹操与马超决战的地点是渭南,关中渭水之南,位于高原之下,即便是寒冬,温度也是有限,根本没有办法于青海湖这边相比。

    这里的气温称句滴水成冰一点也不为过,你拿出一盆冰水,可以肉眼看着水冻结成冰。

    这里修筑的冰城,比中原地区的冰城更要牢固。

    这才有了围绕着整个龙驹岛的城墙……

    有着冰城在,王忠嗣相信自己定能守过这个冬季,然后吹起反击的号角。

    **********

    长安,兴庆宫。

    杨慎矜、王鉷得到了李隆基的特别邀请,一并进宫。

    他们两人都在太府卿谋事,一起向宫内走去。

    王鉷很知趣的塞给了领路内侍一笔“小钱”,笑道:“内侍可知陛下召见某等,所谓何事?”

    领路的内侍是杨八,是李隆基宫中亲信之一。

    杨慎矜、王鉷得杨八亲自领路,亦足见他们现在赤手可热的地位。

    这也是李隆基的脾性,谁能帮他大忙,他就对谁亲近。

    用人唯亲是李隆基一贯来的用人标准。

    杨八理所当然的收过。

    现在这个朝廷,除了裴旻的钱收不得,还没有别人是他们这类近身内侍不敢要的。

    将钱币藏入袖中,杨八笑道:“并无大事,王少府不必多心。陛下近日心情不错,特地叫来梨园于宫中演舞,将两位请至宫中同乐。”

    “原来如此!”

    王鉷一脸的喜意。

    杨慎矜却一脸担忧,拉着王鉷低声道:“王鉷,前线战事紧张,我听说裴国公西域一战打的尤为惨烈,仅战损就将近八千,后续重伤者不治者,加起来有万余兵士丧命。还有两员军使阵亡,多名将帅重伤。身为三军主帅,国公甚至亲自上阵,战事惨烈……”

    “裴国公战无不胜,料事如神,何尝有过这样的损耗?足见西域之局,并不容易。陛下却在长安纵情歌舞,实在不妥。”

    王鉷听到杨慎矜直呼他姓名,心底有着小小的不悦。

    杨慎矜叫了半辈子,王鉷都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随着地位提升,王鉷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好友对他很不尊重。

    对于他叫自己名字的行为,很是反感,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微微皱了皱眉,王鉷轻声说道:“哪有那般严重,之前南诏、吐蕃、阿拉伯三方局势动荡,我朝大有风声鹤唳的感觉。现在哥舒翰节度使平定了南诏,王忠嗣副节度攻取了龙驹岛,建造应龙城,占据了主动。而裴国公更是打赢了西方号称不败的狮王,形势一片大好。陛下心情愉悦,看看歌舞又能如何?劳逸结合这个道理,慎矜焉能不懂?陛下正在兴头上,可别扫了陛下的兴。”

    杨慎矜默然不语。

    两人通过传召,进入大殿。

    李隆基见自己的两位干将入内,大笑着让他们入座,兴致高昂的道:“两位爱卿来的正是时候,接下来是最精彩的孔雀舞,是梨园当下最出色的舞者谢阿蛮的拿手好戏。”

    李隆基极具艺术细胞,绝对是一个让皇帝耽搁的艺术家。

    他如此夸赞谢阿蛮,显然谢阿蛮出色的舞技已经将他征服了。

    杨慎矜不太开心的看着面前的歌舞。

    王鉷却是兴致勃勃,当见谢阿蛮那还挂着婴儿肥的童颜,一对几欲破体而出的山峰,以及那杨柳细腰,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李隆基见杨慎矜表情有些肃然,心底不喜,只顾着与懂得欣赏的王鉷讨论着,交谈甚欢。

    杨慎矜实在待不下去,先行告退。

    李隆基也不拒绝,继续跟王鉷开心的聊着各种话题。

    直至夜幕降临,李隆基才意犹未尽的让杨八送王鉷回去。

    王鉷一路上热心的跟杨八说着,聊着李隆基的喜好。

    这一次四下无人,他又塞了一些宝贝过去。

    杨八轻声细语的说着:“别看陛下喜笑颜开的,其实他心底还念着武婕妤呢。”

    王鉷不可思议的讶然道:“陛下至情至性,实在令我辈汗颜。只是哀思伤身,陛下坐拥天下,何不寻一佳人陪伴?我观那谢阿蛮就很不错……”

    杨八说道:“高爷早就说了,只是陛下的喜好有些不同,他好像更喜好丰满娇媚的,对于小姑娘没什么兴趣。”

    王鉷没有见过武婕妤,但听说过了,据说她就是一个类似妲己、夏姬那样的狐媚妖姬……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