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找女人 收民心
    李隆基得到御史台的禀报,还是有些不信的,并没有将此事公开,只是让御史台暗中调查,同时也让高力士插手此事。

    毕竟,没有一个皇帝能够忍受谋反的,尤其是杨慎矜的身份是这般特殊。

    对于即来的危险杨慎矜毫无所觉,依旧如以往一样,处理着财政事务。

    真正的导火索源于月底宫廷的消费。

    许是因为之前风声鹤唳,李隆基节俭了一阵子。

    随着三方大定,李隆基顿觉西方之事,有裴旻在,无需自己操心,又开始用部分时间醉心梨园。

    欣赏梨园歌舞,甚至自己尝试着作曲。

    说李隆基是一个让皇帝耽搁的艺术家一点也不为过。

    跟着一群古代音乐家混迹在一起,李隆基自身的艺术细胞给激发的淋漓尽致,特地根据谢阿蛮的特点,在乐圣李龟年的帮助下创出了凌波曲。

    凌波曲成之日,李隆基大为振奋,心底一高兴一开心,出手就尤为阔绰,一口气赏给了梨园上下十万钱。

    杨慎矜看不下去了,力荐李隆基莫要玩物尚志,让他远离梨园戏子。

    李隆基登时勃然大怒。

    杨慎矜的眼中梨园里上下皆是戏子。

    可李隆基却不一样,从他自封崖公就可以看出。

    这位李唐皇帝对于梨园的爱好与重视。

    说梨园戏子,等同骂他这个梨园的崖公。

    李隆基盛怒之下,将杨慎矜给轰了出去。

    经此一事,李隆基对于杨慎矜的好感大减,对于他意图谋反的事情,本能的产生了怀疑,由暗转明。

    杨慎矜给御史台收监,妖人史敬忠也跟着落网。

    经过详细调查,杨慎矜确实喜好谶纬之术,也确实与史敬忠观测星象,推演唐王朝的吉凶祸福。

    杨慎矜对此供认不讳,但是矢口否认自己意图造反,是单纯的担心唐王朝的命运,以及对于谶纬之术的爱好。

    要是寻常人,说这话还是可信的。

    但错就错在杨慎矜姓杨,是前朝杨广嫡系子孙。

    又因梨园一事,激怒了李隆基,恩宠不再。

    案子不过一个月,杨慎矜、杨慎馀、杨慎名为李隆基下令赐死自尽。

    史敬忠判决重杖一百下;杨慎矜的好友鲜于贲、范滔都判决重杖,流放到边远州郡;杨慎矜外甥前通事舍人辛景凑判决杖打发配流放。义阳郡司马、嗣虢王李巨与史敬忠相识,解除官职在南宾郡安置;太府少卿张瑄因是杨慎矜的心腹给判决杖打六十,流放岭南临封郡……

    杨慎矜兄弟并史敬忠的庄宅被朝廷没收,男女家属发配流放岭南诸郡。

    一场冤案官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息了。

    杨慎矜死后,太府寺由王鉷一家独大,他提拔了自己的亲信,补上了受到杨慎矜牵连的空缺,完全掌控了唐王朝的一半经济命脉。

    这日王鉷新官上任,将自己的心腹聚在一处,是一件事不是烧火,而是找女人,找一个狐媚丰满的成熟女性……

    **********

    远在西域的裴旻完全不知长安发生的一切,他也无暇顾及,分身乏术。

    炸毁了阿拉伯的粮道给西域局势争取了一个冬天的时间,这个冬天几乎就是最后安逸的几个月了。

    也幸亏裴旻手上人才辈出,有颜杲卿负责军屯之事,有李林甫负责西域诸王的接洽,牛仙客负责后勤粮草的运转……

    这个一个个大才,在各自擅长的领域,为裴旻分担了不少的麻烦,令得裴旻有足够的精力与拜占庭、法兰克还有波斯人接洽。

    原本因为南诏的惨败,法兰克、波斯人担心唐王朝的实力不足,不足以做到应承他们的事情。

    但是裴旻先前一仗打出了唐王朝的威势,不但镇服了西域诸国,连带法兰克、波斯人都充满了信心,愿意与强大的唐王朝结盟,一并瓜分阿拉伯的疆域。

    随着气候的转暖,喀布尔河上的冰层渐渐化开。

    阿拉伯也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在赫尔曼德河上搭建了一座勉强可以通行的木桥,以提供粮草的通行。

    但毫无疑问,这一批粮草送到莫斯雷马萨手中的时候,已经所剩无几了。

    运送粮草的劳力,这三个月一边修桥一边食用,几乎将这一批吃完了。

    不过阿拉伯的皇帝对于自己这个弟弟极为信任,第二批粮草已经在路上了。

    吃了一次亏,阿拉伯人自然不会在犯同样的错,他们特别空出了一条粮道,专门运送粮草。

    所有关隘桥口皆有兵士护卫,不让唐军再次故技重施。

    裴旻显然先一步得到了这个消息,说道:“这一次阿拉伯学乖了嘛!居然知道变通了。可惜了,还想再送他们一份大礼的……”

    他说着望向颜杲卿道:“春耕的事情如何了?几乎不用多想,他们第二批粮草到达之日,就是大战再来之时,这一次就不同以往的试探进攻了。阿拉伯是不可能在等到下个冰封期的,所以他们会不计一切代价的强攻渡河。都是自己人,也跟你们说实话。”

    “莫斯雷马萨这个蠢蛋太重视跟我的这一次对决,他将我视为命中注定的对手。所以一改张狂无度的风格,与我斗智斗勇……如此反而落得下乘,他用他不足的地方,与我擅长的领域对决,不输才怪。”

    “他擅于进攻,擅于打硬战的特点完全没有发挥出来。直到上次,逼急了眼,硬打了一仗。虽然他败了,但他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失算。这一次拼的就是实打实的力量,没有任何的巧可以取。在兵力处于弱势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守住防线的。”

    “西域诸国的兵士,还有北庭的兵马都要征用。在我征用之前,春耕之事,必需要完成。”

    颜杲卿自信满满的说道:“裴帅放心,北庭与河西、陇右军已经加班加点的下地了。不只是兵士,属下还说动了西域的百姓,他们会无偿的相助我们,帮着我们插秧弄苗。我们外出打仗的时候,他们还会帮衬着照应呢。”

    他是裴旻的知己,但在这公正场合,他还是以“裴帅”相称的。

    颜杲卿在西域广收民心,现在西域上下百姓,人人都知道安西大都护府长史是一个罕见的好官圣人。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