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精疲力竭
    颜杲卿当然不是圣人,反而是一个虔诚的儒家子弟,还是兖公颜回的后人。

    颜杲卿最高明的地方是他明白百姓需要什么,渴望什么。

    这也是为什么儒家能够独尊诸子百家的原因。

    儒学最高明的地方就是仁政,将百姓大义与上位者的一己私利紧密相连,水乳交融。

    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

    此话半点不虚!

    颜杲卿在西域行事宽厚仁义,将西域百姓的利益与唐王朝的胜负紧密的联系起来。让西域百姓明明白白的意识到只要唐王朝能够胜利,他们的生活就能从其中得到更大的好处。

    反之一旦唐王朝失败,西域将会受到阿拉伯无情的奴役,失去信仰与自由。

    在自身利益的驱使下,现今的西域百姓对于唐王朝支持力度是空前的。

    这一点裴旻都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位知己的高超手段。

    赞许的对颜杲卿点了点头,裴旻继续说道:“我们趁着冬季,开垦出来了千亩田地,都耕种下去。待收成之日,能解决不少运粮问题。再过不久,我们还会得到额外一批物资,后勤方面,可以完全放心。”

    哪里来的额外物资,他并没有细说,而是转向了李林甫。

    “林甫,安西诸国国王对你也是赞誉有佳,你的大功,我这里记下了。此事一了,定上疏表彰你的功绩。我看你在处理西域的事情上,刚柔并济,恩威并重,特别老练。日后西域就是你的主战场,相信以你的才华,有朝一日,封侯拜相都不在话下。”

    裴旻说了一番自己都不信的话。

    李林甫却深信不疑,心底乐开了花,但脸上没有显露出来,而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道:“为大唐效力,李某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说的裴旻都差点信了。

    但不管怎么样,有颜杲卿、李林甫在,裴旻才能高枕无忧的在前方打仗,这也是毋庸置疑的。

    颜杲卿不用多言,他的品性高尚,注定了是诸葛亮那一类的忠臣,李林甫却要给他一些甜头,才能让这个千古奸臣更有劲力。

    西域的春季不见得比冬季暖和。

    冬季的西域是干冷,单纯的温度低,只要做足保暖措施,并无大碍。

    而春季却是化冰化雪的时节,地表的热量都让冰雪吸收去了。

    天地间一片潮湿。

    固然温度回暖,却有一种刺入骨髓的凉意,让人极不舒服。

    夜间睡觉的被褥都觉得湿漉漉的,有一种让水里浸泡过的一样。

    战争的艰苦,不亲自体会是无法想象的。

    战局也如裴旻想象的一样。

    吃了一次亏的莫斯雷马萨终于意识到自己错在那里了。

    他太重视与裴旻的对决,太在意两人的胜负,反而陷入自己的迷障,输了一筹。

    清醒之后,也不在乎当下的输赢。

    粮草一足备,莫斯雷马萨立刻对喀布尔河展开了强攻。

    攻势比之之前,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喀布尔河上的喊杀声,可谓日夜不绝。

    若非裴旻早有心理准备,一早便将西域诸国的联军以及北庭军马都调来。就凭莫斯雷马萨这可怕的攻势,裴旻有一种自己能够撑过十日,都很了不起的错觉。

    在进攻强攻上,莫斯雷马萨确实很有一手。

    这还是有喀布尔河的存在,要是没有喀布尔河限制了阿拉伯军的发挥。

    裴旻甚至怀疑自己能不能撑过一个月……

    毕竟阿拉伯的兵都是强兵劲卒,裴旻手上唯有四万是真正的精锐,封常清的安西军成军不久,要略微逊色,至于西域诸国的联军,那就更次一筹了。

    除非将王忠嗣攻打吐蕃那十万河西、陇右兵马都调来,否则裴旻绝不跟莫斯雷马萨打野战。

    凭借着喀布尔河,唐军固然打的艰难,河滩多次易手,却也抵挡得住,没有出现大的问题。

    裴旻的心神却飞跃到了青海湖上,心底念着:“忠嗣应该展开反攻了吧。”

    王忠嗣死守了一个冬季,作为一个热血好战份子,憋了一个冬天。

    在化冰之后的第一日就宣泄了自己的怒火。

    兵锋直指青海牧场。

    王忠嗣用兵极为灵活,他并没有攻打易守难攻的伏俟城,而是绕过伏俟城去攻青海湖的军马场。

    青海湖军马场与吐蕃意义重大,达扎路恭不能不救,只能出城一战。

    王忠嗣野战天赋绝佳,何况裴旻给他的十万大军皆是陇右、河西的劲卒,兵卒之勇,冠甲天下。

    达扎路恭固然能力出众,却非敌手。

    固然给兵马场争取了撤退的时间,自己却折损了万余兵士。

    王忠嗣并不攻城,而是在青海湖内大肆破坏,不住的逼迫达扎路恭与之打野战。

    足足一个月,面对王忠嗣天马行空的战术打法,达扎路恭给逼得可谓焦头烂额,寝食难安。

    连续几日都没有睡好觉的达扎路恭,拖着疲累的身躯巡视着军营。

    见兵卒士气还好,心底颇为安心,也有一点点的羡慕。

    无知是福啊!

    除了达扎路恭,整个青海湖没有几人能够领会王忠嗣的厉害。

    王忠嗣的进攻看似杂乱无章,随心所欲。实际上每一击都蕴含着深意,破坏青海湖的整体经济结构。

    青海湖是吐蕃的经济命脉,盛产盐、铁、粮、马、牛、羊、煤等生活必需品。

    高原上的生活,离不开青海湖的资源。

    王忠嗣不住的进攻青海湖的资源场地,等于控制了吐蕃的经济发展。

    就算此战唐军空手而回,吐蕃也将付出惨痛的经济代价,短期内是不可能再配合阿拉伯帝国进攻唐境的。

    也就是说即便唐军进攻失败,从战略上而言,也是胜利的。

    除非自己能够在这短时间内击溃在青海湖为所欲为的唐军,不然吐蕃的情况都会让唐军逼得不能自理。

    越是想明白这点,达扎路恭却越是佩服裴旻的战略目光。

    这一仗只要裴旻能够守住阿拉伯的进攻,阿拉伯、吐蕃夹击唐王朝的计划都会告吹。

    摇了摇头,达扎路恭不再去想裴旻了。

    眼下王忠嗣这个由裴旻教出来的怪物,自己都难以对付,哪里有精力去顾忌裴旻的存在?

    裴旻,就让阿拉伯的那头狮子伤脑筋去吧,自己的敌人唯有王忠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