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穿沙漠 越山岭
    柴达木盆地沙漠!

    一支军队骑着骆驼,在空气稀薄的沙漠中走着。

    他们一个个用布襟蒙着脸面以避风沙,走在漫无边际的沙漠中。

    “右边有水?”

    人群中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一传十,十传百,瞬间喊声连片。

    在沙漠中行走,即便是三生三大喜也比不上遇到水源更要惊喜。

    兵士呼喊着,却没有动,而是期待的看着自己的统帅。

    统军之人正受到高仙芝,高仙芝并没有回应兵士的期待,而是看向身旁的向导。

    在这个沙漠中,向导的话比老天的旨意更要值得重视。

    向导是一个粗狂豪迈的中年人,他只是瞄了一眼不远处的水源,笑道:“继续直走,那是海市蜃楼,也就是蜃气楼台,虚无缥缈的东西。我与你们国公有过短暂的交谈,海市蜃楼是他的说法。将军也不必为水源担忧,我答应了国公,将你们带出这片沙漠,一定做得到。大概还有十里,我们就到这里的奇迹之泉,可以好好的休息,补充水源。”

    高仙芝对于山地行军很是在行,但沙漠行军又与山地行军大不一样,能够在这沙漠中行军一月,而做到不足百人减员,这位向导功不可没。

    高仙芝想着这一路的经过,也暗暗佩服自己那位上司交友之广阔,连西域大名鼎鼎的马贼王楼凡都识得,还心甘情愿的充当向导,不免好奇,说道:“不知楼兄是如何认识裴帅的?”

    楼凡想起往事,忍不住摇头苦笑:“某是自不量力,为国公擒获。得他开恩,未加为难,现在为他做些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他也不细说详情,当初裴旻义释,助其报仇之恩一直搁在心头,不敢忘却。

    这种大恩,便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在话下,何况是区区领路。

    又行了十里地,柳暗花明又一景。

    高仙芝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也终于意识到为何楼凡会说奇迹之泉了。

    沙漠中的绿洲本就是一个奇迹,而面前的小绿洲却是奇迹中的奇迹。

    这绿洲不大,不过是百步间距,绿色的植被拥簇着中心的一个喷泉。

    一股高达三尺的喷泉破地而出,水花洒向四周。

    泉水散发着热气,周边充满了水雾,当真是一大奇迹。

    “到了!”楼凡仿佛到了自己家一样,翻身下了骆驼背,说道:“别小看这小小的突泉,不管气候多恶劣,天有多冷,便是滴水成冰,这泉眼依旧热气不断,水流不停。在这干旱的沙漠中是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都叫它奇迹之泉。”

    高仙芝查探了兵士的状态,心底有了一个底,再度找到了正在痛饮泉水的楼凡,说道:“楼兄,还有几日能出这沙漠。”

    楼凡盘算了一下,说道:“五日可出沙漠,转道南行,过了昆仑山就是黄河的源头星宿海。能不能行,就看将军的了,某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到星宿海的路,可不好走,别看你们华夏的泰山多了得。星宿海所在的地方有三四个泰山那般高……你们想要通过星宿海,穿过昆仑山,简直是异想天开,在我看来,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高仙芝却不以为意的笑道:“只要出了这该死的沙漠,回到了山地,那就是我高仙芝的天下。这世间之事,只有做不做得到,没有可不可能。”

    他说的自信十足,低吟片刻,下达了一个命令:“在这里休息两日,补充了体能再行出发。”

    看着高仙芝的表情,楼凡实在想不明白,他哪里来的自信。

    在他看来,这穿过塔里木沙漠以及柴达木盆地沙漠两大沙漠已经是一个奇迹,要不是自己在沙漠中生活了二十年,熟知沙漠地形,根本无力领着高仙芝他们横渡两个沙漠。

    更加难以想象,高仙芝不但要穿过两个沙漠,还要越过昆仑山……

    要知道昆仑山可是传说中的神山,万祖之山。

    这简直是找死嘛!

    当然如果他知道高仙芝在历史上两次翻越过亚洲的屋脊,就不会说这话了。

    在楼凡的带领下,高仙芝穿过了柴达木盆地沙漠。

    高仙芝别过楼凡,没有多待,轻车熟路的往星宿海的方向行去了。

    高仙芝的目标是玛多城。

    玛多在藏语里是“黄河源头”的意思,这里一年之中无四季之分,只有冷暖之别,通常又把冷暖两季分别称为冬季和夏季。

    冬季漫长而严寒,干燥多大风,夏季短促而温凉,多雨。

    现在正是夏季,气候温凉,便于行军。

    身为山地行军的领军人物,高仙芝对于气候特别敏感,故意选择了这个时间,以减少恶劣气候对兵士身体的消耗。

    一路上高仙芝只挑选平坦宽阔的山间谷地或河道行军,情愿多走一些路,也不选择翻山抄近路,将行军的困难降至最低。

    凭借自身对山地行军的研究,高仙芝克服了诸多困难,成功穿过了昆仑山,抵达了星宿海。

    高仙芝并没有急着进兵,而是领着兵士在昆仑山脚休息。

    经过长时间的行军,唐军一个个都累得跟死狗一样。

    这种情况的兵卒,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

    高仙芝也不着急,只是就地休整。

    大约半个时辰,二十余吐蕃装扮的人从远处跑来。

    他们见到高仙芝就拜,跪伏在面前,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脸上一片恭敬。

    高仙芝大喜过望,笑着对全军说道:“太好了,吐蕃一群鼠辈,知道我们穿过了这高山峻岭,犹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吓的屁滚尿流,已经有人来投降了。他们答应与我们里应外合,玛多城必然一战而下。”

    兵士大喜过望,士气徒然提升。

    高仙芝的副将喜出望外,忍不住对自己的上司说道:“想不到将军还懂得吐蕃语,说的真好。”

    高仙芝嘴巴一歪,轻声笑道:“我会哪门子的吐蕃语?那二十余吐蕃人都是我安排的,叽里呱啦的是再瞎说,都是瞎编的……你看!”

    他说着对兵士努了努嘴。

    一个个原本疲累的唐军兵士似乎都忘记了疲累,斗志昂扬的备战着。

    此次行军风险极大,高风险意味着高回报。

    得胜后的奖励,裴旻早就许诺,这一听吐蕃给他们吓的屁滚尿流胜利在即,兵士哪里还顾得上一点点的疲累?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