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突围与堵截
    “元帅!”

    吐蕃悍将布阁喜怒气冲冲的来到城守府衙。

    相比诸将对于局面的担忧,布阁喜脑子的回路却要简单的多。

    他只知道达扎路恭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别的想法。

    故而即便得知玛多城落陷,也不闻不问。

    直到听别人传来消息说要放弃玛多城,布阁喜这才找上门来,一脸的不甘心。

    见面的第一句话,布阁喜就道:“元帅,末将申请留下来。”

    达扎路恭看着一身决死气息的悍将,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跟我一起撤,留下来没有任何的意义。”

    布阁喜切齿道:“就算是死,也不能便宜了唐狗。末将留下来,保证让唐狗一粒米,一块铁都得不到。”

    唐蕃世仇,布阁喜的亲人大多都死于唐人之手,对于唐王朝的恨意那是深入骨髓的。

    达扎路恭也知自己这位属下的心情,说道:“与其留在城中,不如随我出去多杀几个唐狗,就算一死,也是的值得。至于城中物资,你无须担心,我这里自有安排。”

    布阁喜但听如此说来,也粗着嗓子道:“元帅放心,布阁喜一定杀个够本。”

    在黄昏时分达扎路恭下达了弃城突围的命令。

    这命令一下达,吐蕃诸将果然措手不及。

    大部分人固然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余的念想。

    少部分人则惊慌失措。

    叛徒绝不是华夏朝特有的存在,天下诸国皆有这类人物。

    他们的根基在青海湖。

    离开了青海湖,什么也不是。

    为了自己的利益,暗中向唐王朝投诚,说起来不好听,却是世间常事。

    达扎路恭最初说半夜北上,他们满以为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却不想弃城时间改到了黄昏,一切计划都打破了。

    达扎路恭领着伏俟城里的所有兵士,往高原南下。

    达扎路恭一路疾行,速度奇快。

    不多时,以到伏俟城以南三十里的那禄驿。

    那禄驿也是南下经过吐蕃的必经之路。

    当年文成公主入藏,便是经过这那禄驿,过柏海,至众龙驿,再过牦牛河藤桥,向西进唐古拉山,经那曲抵达吐蕃国都的。

    达扎路恭要想南下去高原,无可避免的要经过那禄驿。

    此刻的那禄驿已经为唐军占领,一支雄赳赳气昂昂的军队精神抖擞的出现在了达扎路恭的眼前。

    无数火把灯火通明,映照着那禄驿四周每一个角落。

    没有任何的招呼,唐军直接对远道而来的吐蕃兵展开了攻击。

    “果然!”

    达扎路恭看着那禄驿左右那些枕戈待旦的唐军,心中一片苦涩,自己弃城突围的打算并没有瞒过唐军。

    王忠嗣已经先一步猜到自己的决定突围的打算了。

    一早就安排了军队前来堵截,自己瞒过吐蕃诸将这些自己人,却没有瞒过敌方的大将……

    王忠嗣或许在经验威望上逊色裴旻许多,但他的前途潜力无可限量,假以时日,也许会是另一个裴静远。

    达扎路恭惨然一笑,高声道:“唐军已经占据了多玛城,占据了那禄驿,更占据了伏俟城。退,已完全无路,想要活命,只有一条路可选,向前,杀出一条血路。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回到高原上,回到我们的家,回到我们的国……”

    困兽孤军,往往能够发挥出令人侧目的战斗力。

    孙子兵法中置之死地而后生,投之亡地而后存,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唐蕃彼此世仇,双方平素都恨不得啃彼此的骨头,喝彼此的血。

    在这种情况下,吐蕃上下孤注一掷,展现了非凡的战斗**。

    王忠嗣看着如疯似魔的吐蕃军,稳重的面容上也多了几分敬重,肃然道:“此人不除,终究是一个祸害!”

    对于裴旻奇袭,王忠嗣也没有想到。

    但他的应变极快,在第一时间就派兵支援多玛城,以免因为兵力的不足,功亏一篑。

    安排了江岳支援多玛城之后,王忠嗣又开始思考自己对手的行动。

    经过半年的对决,王忠嗣在达扎路恭手上也吃了不少的苦头。

    不论是龙驹岛的防御战,还是伏俟城的攻坚战。

    达扎路恭的表现都给王忠嗣一种应付的极为吃力的感觉。

    王忠嗣也进一步的体会到自己这个对手的不凡。

    王忠嗣甚至想过,若非旻哥看出了龙驹岛的战略意义,先一步为自己取得战略优势,自己能不能在与达扎路恭的对决中将之逼迫于伏俟城龟缩不出?

    王忠嗣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达扎路恭,却也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做到这一点。

    也正是因为重视这个对手,王忠嗣才没有任何的松懈,从而判断出达扎路恭弃城突围的意图,事先做了准备。

    以以逸待劳之军,迎击困兽疲乏之军。

    听王忠嗣说“达扎路恭”是个祸害!

    仆固怀恩高声讨命:“那就让末将为裴帅,为大唐减除这个祸害!”

    他求战心切。

    不论之前的龙驹岛防御战,还是后来的伏俟城攻坚战,这些战事都跟重骑兵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半年下来,仆固怀恩几乎没有表现的机会。

    那禄驿地势正好适合重骑兵的突刺,仆固怀恩焉能坐得住?

    王忠嗣点了点头,笑道:“此刻正需要仆固将军麾下重骑兵的力量!”

    仆固怀恩战意高扬,舞动着手中的马槊,二话不说,领着重甲骑兵凶猛如狼一般的往吐蕃冲杀了过去。

    训练有素的重甲骑兵,排成锥型阵,紧跟着自己的主帅深深地楔入敌军之中。

    枪矛交错,两军最前锋的战士顿时溅血倒下,无主的马匹四散奔逃跌倒,在两军阵型接触的一瞬间,敌我都为之一滞。

    但结果很明显,重骑兵的力量是寻常骑兵难以抵抗的。

    作为这个时代的坦克,重骑兵以他们可怖的冲击力向世人述说着他们存在的价值。

    唐军的重甲精骑在双方不畏生死的撞击下,依然保持着强大的冲击力,踩踏着吐蕃骑兵的尸体,向前突进。

    一步一步,无可抵挡。

    达扎路恭的反应极快,在第一时间就调派上了长矛手,以对付破阵的仆固怀恩。

    但有一人,反应的比达扎路恭更要快上一筹。

    王忠嗣直接派出了兵士截住了达扎路恭的长矛手……

    一场大战即将在那禄驿展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