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围杀
    仆固怀恩忠义勇烈,手中的巨型马槊,左右盘旋挥舞,将一个又一个的吐蕃兵挑于马下。

    但随着尖锐的破风声响起,一支钢矛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正前方如毒蛇般刺过来。矛尖吞吐闪烁不定,忽然抖成一朵矛花,捅向仆固怀恩的前胸。

    仆固怀恩毛孔悚然,居然难以招架,屏住呼吸,虎吼一声,同时雄躯一扭,无比纯熟地滑到跨下战马的腹部左侧,瞬间又翻身上马,反手一槊,对着来敌刺了过去。

    对方身体重心向左压,同时长矛全力向右侧一带,将仆固怀恩的马槊推了开来。

    战马的速度,让两人擦肩而过。

    仆固怀恩心中不免暗暗吃惊:漆黑中敌人那一矛的力量可怖,角度也尤其刁钻,若非自己骑术精湛,在这出其不意之下,真有可能为之所乘。

    如此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仆固怀恩也无暇他顾,马槊舞动之际,两名前来阻挡他的吐蕃兵士一中脖颈,一中心脏,当即毙命落马,继续向前突刺。

    约莫一刻钟,面前忽然一片清净,仆固怀恩成功将吐蕃的前部割裂成了两段,见敌人已经向他四面围杀而来。

    一呼哨,溜了。

    重骑兵不比寻常的突骑兵。

    突骑兵就算没有了速度,依旧能够调头继续冲杀,而重骑兵一但失去了速度,笨重的盔甲将会成为他们的负累,反而不利于近身战斗。

    此刻拉开距离,组织第二波冲锋,才是真正重骑兵的用法。

    重骑兵造价非凡,每一个兵士都极为昂贵,用在刀刃上才是关键。

    拉开了距离,仆固怀恩整编阵容,打算做第二次冲锋。

    便在他即将下令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兵士整队的速度有些缓慢。

    作为陇右军的一员,仆固怀恩几乎每年都要领着麾下的兵卒参加三到四次军演,对于自己训练的这支重骑兵队的实力有着足够的认识。

    重骑兵因为人马重甲最耗体力,对于体力的训练最为严苛。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麾下的这支重骑兵能够维持六连突,此后人马疲惫,战斗力将会大减。

    然而现在才一个突刺,居然出现行动缓慢的迹象?

    仆固怀恩突然想起裴旻多次说高原反应,心底有些明悟。

    为了在前边堵截吐蕃军,他们之前加急赶来那禄驿,耗费了一些体力,现在又破阵而出。

    吐蕃战斗力不弱,破阵也耗费了不少的气力。

    那禄驿已经开始深入高原地区了,高原反应远比在伏俟城严重。

    仆固怀恩念及此处,立刻叫来一名兵士,道:“去告诉王副节度使,说高原反应比想象中的更要厉害,请他多多注意!”

    他说着高举起了马槊,放声大笑道:“大伙儿英勇无敌,没有一个是孬种!区区气候,焉能压垮我们?就让吐蕃小儿看看我们的志气!”

    王忠嗣皱着眉头,看着战场,兵卒的表现有些低于预期,让他察觉到一丝的异样。

    “是因为破釜沉舟的缘故?”

    王忠嗣心底念着,正当他琢磨的时候,得到了仆固怀恩的提醒。

    瞬间,王忠嗣醒悟过来,发现自己还是小觑了高原反应。

    让唐王朝诸多名将大将折戟沉沙的气候,果真不是好对付的。

    看着吐蕃的布局,王忠嗣嗅到了一丝丝的危险,眺望着伏俟城的方向,忽然意识到问题所在。

    赵颐贞居然没来?

    赵颐贞是薛讷留给裴旻的三将之一,用兵刁钻灵活,擅于投机取巧。

    而王忠嗣沉稳勇猛,刚柔并济,但于机敏变化一到,略有逊色,赵颐贞能够弥补这一点。

    对于赵颐贞,王忠嗣也很是器重。

    此次他兵分两路,一路由自己率领,堵截达扎路恭,另一路交给了赵颐贞,让他负责在达扎路恭弃城而走的时候,趁机接手伏俟城。控制伏俟城后,赶来与之汇合,前后夹击达扎路恭。

    而今达扎路恭弃城而逃,赵颐贞理应很快掌控伏俟城局面,赶来支援才是。

    现在未至,定有意外。

    王忠嗣向战场俯视,吐蕃军面对自己的攻势,隐隐有转为防守的架势。

    表面上自己是占据着优势,情况未必就如想象中的那么乐观。

    高原反应比想象中的严重,此时唐军虽然占据上风,但一时半刻却也拿不下孤注一掷的吐蕃。

    士兵的体力因为高原反应流失极快,赵颐贞的援兵又未能在第一时间内抵达。

    现在的兵力反而是吐蕃占据优势,一但体力真的告急,怕是还有输得可能。

    达扎路恭本意是突围,但未必就不怀有其他心思。

    王忠嗣眼中露出一丝凝重,不在犹疑,高声道:“改变作战计划,传令给仆固怀恩将军,让他直接以重骑兵冲击达扎路恭中军帅阵。难得,你领一支兵马往右突破,直接攻打达扎路恭中军帅阵,我亲自领兵向左攻打敌帅阵。此战杀多少吐蕃兵都不算功,留下达扎路恭这个人,才是胜利。”

    在王忠嗣的指挥下,唐军不在与吐蕃军僵持,直接选择了中央突破的战术。

    王忠嗣、仆固怀恩、王难得三员大将分作三个不同的方位同时对达扎路恭所在的中军掌开了强攻。

    三大将的猛攻,瞬间让达扎路恭的中军压力徒升。

    达扎路恭铁青着脸拼着一股韧气,抵挡着三员大将的猛攻,一时间竟然让王忠嗣、仆固怀恩、王难得三员虎将攻不进去。

    半个时辰之后,吐蕃后军出现了一支唐军部队。

    迟来了半个时辰的赵颐贞赶到了战场,四面将达扎路恭的中路军围困住了。

    面对四面围攻,达扎路恭依旧强撑了半个时辰不败。

    但随着兵士一个个的阵亡,生机越来越小。

    给包围的吐蕃兵卒终于开始奔溃,开始没头没脑的四处逃窜,甚至唐兵刀刃砍在他们的身上,他们都没有反抗的意思,一味的逃窜。有些更是直接丢下了兵器,任人宰割。

    看着战局,看着心里渐渐奔溃的吐蕃兵士,达扎路恭呆呆的看着自己身后的吐蕃王旗,他拔出刀来,狂笑一声,反手将刀往脖颈下面抹了过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