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值,不悔
    嗖的一声!

    一缕劲风射在了达扎路恭的宝刀上。

    弓箭带来的巨大劲力让达扎路恭猝不及防,长刀脱手而出。

    王忠嗣一手拿着强弓,带着几分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对手,眼中有敬重,也有一些惋惜。

    “元帅!”

    布阁喜大叫了一声,他在努力的巩固防线,并未见达扎路恭自尽这一事实。

    此刻只道是王忠嗣意图射杀达扎路恭,为达扎路恭以兵器格挡住了,厉声咆哮道:“多杀一个赚一个,高原上的儿郎跟我去取唐将的首级!”

    他翻身上马,直接挺枪向王忠嗣所在的方向冲去。

    王忠嗣勇冠陇右军,但此刻他无心情动手,目光一直落在达扎路恭的身上。

    王难得手痒难耐,正欲迎接上去。

    仆固怀恩先行叫道:“王将军莫要跟我抢了,之前这个家伙偷袭了我一矛,险些令某见了阎王,还杀了某不少部下。现在遇上,正好出出怨气。”

    之前与那敌人交错而过,仆固怀恩并未来得及看清布阁喜的相貌。

    但对于那毒蛇一般的钢矛记忆犹新,而今见布阁喜挺矛向他们这边杀来,呼喝一声,迎了上去。

    王难得也不跟仆固怀恩抢,而是迂回着绕过布阁喜,帮着截住了布阁喜身后的兵卒,给了仆固怀恩营造一个单打独斗的局面。

    “当”!

    仆固怀恩的马槊与布阁喜的钢矛交错撞击在了一起。

    两人打个照脸。

    仆固怀恩大笑道:“白长了这一副威武的相貌。”

    显然他是指之前出手偷袭一事。

    布阁喜也不答话,而是怒视着对手,手中钢矛不住吞吐,劲风骤起,雪亮的矛尖抖成碗口大的矛花兜头盖脸地撒过来!

    这一矛大有学问,借着仆固怀恩正开声吐气说话的时候出手,同时长矛不断变幻角度,打算一击必杀,之后还能趁机攻向王忠嗣,挟持他为人质逃走的如意算盘。

    布阁喜军略上是个十足的莽夫,可以武艺上却意外却充满了灵性。

    仆固怀恩早非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等他矛尖即将刺到,招式用老的时候,猛地身子向右一转,身子再次,钻到了马腹下。

    布阁喜先是一怔,眼中随即闪过一丝恼怒,之前自己偷袭对方用这招闪避,现在自己正面强攻,也用这招?

    是羞辱自己?

    布阁喜来不及多想,第二矛已经跟着刺出,只待仆固怀恩起身之后,给他致命一击。

    却不想黑影一闪!

    仆固怀恩居然没有从侧面钻出来,而是神乎其技的从马腹下穿到了靠近自己的一侧,手掌向前一探,抓住了钢矛,一把夺了过来。

    布阁喜想不到仆固怀恩骑术居然高明至此,一时不查,武器让对方夺了过去。

    “好!”

    此时王难得已经将布阁喜周边的兵士砍瓜切菜一样的杀了。

    周边一圈皆是唐军,见仆固怀恩骑术精湛若此,都高声呐喊,为他打气。

    呼喊喝采声直透星空。

    仆固怀恩出手绝不留情,钢矛向前一探,在布阁喜的心窝捅了一个窟窿。

    布阁喜一手握着刀柄,还来不及出鞘,既倒下了马背。

    仆固怀恩身为铁勒人,自幼在马背上长大。论及武艺,他算不上第一,可是骑术放眼河西、陇右两军,无人是其对手。

    “砰”的一声,尸体倒跌地上,扬起一蓬尘土。

    唐军纷举兵器致敬,欢声雷动。

    吐蕃兵原本就崩溃的气势更是一片死寂。

    达扎路恭自尽为王忠嗣打断,又见布阁喜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再无抵抗的**心情,叹了口气,下达了投降的命令。

    看王忠嗣来到面前,达扎路恭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自己的对手,神情复杂的道:“你赢了……”

    王忠嗣摇头道:“你也赢了。在这最后关头,让你摆了一道。果然应了一句古话,想的越多,反而容易自己吓自己。只是值得吗?我不后悔今日的决定,在我看来,那逃走突围的数万吐蕃兵远比不上一个达扎路恭更加重要。让我再选一次,我也会这么打。你比那几万兵士,更有价值。”

    “值得!”达扎路恭望着高高的青藏高原,虽然现在是半夜,什么也看不到,但他心底却有着希望的光芒,说道:“那数万吐蕃兵就是未来,希望。用我达扎路恭的性命换取这个希望,值!”

    王忠嗣不在说什么,让人将达扎路恭压下去。

    几乎没有人能够听得懂王忠嗣、达扎路恭之间的对话。

    但是他们两人却是万事心照。

    王忠嗣作为裴旻教出来的徒弟,有着裴旻一样的脾性,以最大限度杀伤对手为目的而战。

    此次因高仙芝的奇袭,唐军胜券在握。

    王忠嗣的作战目的已经从夺取青海湖变成了全歼吐蕃仅存的生力军。

    故而他先行一步,在那禄驿布防,打算与赵颐贞前后夹击,一并给予吐蕃重创。

    而达扎路恭看破了这点,但是他无可奈何。

    高仙芝的出现,已经注定了吐蕃的失败,在这种局势下即便是孙吴再世,也很难扭转乾坤。

    达扎路恭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拖延了赵颐贞半个时辰,让赵颐贞略微偏离了战术的同时,利用高原反应作出一副死守不突围的模样。

    王忠嗣心底不确定赵颐贞什么时候会赶到战场,万一赵颐贞未能及时赶到,一但他们因为高原反应体力消耗过巨,反而会受到反噬。

    毕竟吐蕃已经成了困兽之兵,战斗力尤为强悍,又不受高原气候影响。

    联合上下,王忠嗣改变了战术,决定采用中央突破的打法留下达扎路恭。

    直到赵颐贞的后军杀到,王忠嗣才知道自己上了当,达扎路恭这完全是用自己为诱饵,好让吐蕃的左翼、右翼乃至于后军逃离围堵。

    这一系列的交锋,没有一般的军事水平,根本看不明白。

    达扎路恭在唐兵的押解下,走的很坦然,无半点的后悔。

    吐蕃的情况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手中的这些军队是吐蕃最后的主力军,要是让唐军歼灭打散,吐蕃皇室的实力将会大损,赞普威信大减,会受到严重质疑,引发内乱。

    用自己的命,给吐蕃留下一部分的主力军,以稳住吐蕃高原上的局势,换取东山再起的机会……

    为此……不悔!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