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神策扬威 二合一
    喀布尔河岸!

    一如既往的喊杀声在河岸的两岸响起。

    阿拉伯的兵士麻溜的在河岸上奔行,带着几分狂热的杀向喀布尔河东岸。

    战斗打至今日,已经不需要舟船等渡河工具了。

    一年半的攻防战,喀布尔河战事最惨烈频繁的一段已经在半年前无意识的给填平。

    无数礌石、破碎舟船,残破的兵器,还有敌我双方的尸体硬生生的堆积成了一座堤坝,将喀布尔河给堵住了。

    裴旻一直以为书中一些类似的桥段文字有着修饰性的夸大:如项羽彭城击刘邦,项羽追击汉逃兵至灵壁以东的睢水上,斩杀汉军十余万人,迫使逃入睢水,溺死者不计其数,睢水为之不流。

    再如曹操的徐州大屠杀,徐州数十万百姓遇难,泗水为之不流。

    直到与莫斯雷马萨这一仗,裴旻才真正意识到什么是“水为之不流”。

    即便裴旻从军十数年,看到面前的景象,都忍不住为之震撼,

    而今阿拉伯人往上面扑了一层沙土木板,搭成了一座简易的桥梁。

    阿拉伯的兵士能够直接越河而来,避免了渡河登陆战,大大削弱了唐军的优势。

    这也是裴旻越打越吃力的原因所在。

    也是因为如此,裴旻根本无暇顾及他事,连家书都不太顾得回,更别说其他事情了。

    今日裴旻再次亲临战场,看着阿拉伯兵卒不畏生死的冲杀过来,不得不承认,阿拉伯短短八十年,横跨亚欧非三大陆,成为世界疆域最大的国家并非没有原因的。

    过硬的军事制度,造就了一群如狼似虎的战士,更兼信仰的洗礼洗脑,战斗意志尤其坚定。

    这一点即便是唐军都比不上。

    儒家的忠君爱国的思想,比及教会培育出来信仰战士,还是要逊色一二的。

    强悍的兵士,外加不惧死的信仰,让他们化身为不知后退和畏惧为何物、只知冲锋死战的怪物。

    阿拉伯有今日一点也不足为怪。

    也是因为有这样的兵士,裴旻才会一直给压着打。

    不过今日!

    “上!”

    裴旻看着阿拉伯的兵士即将越过木本桥,准备抢滩登陆的时候,破天荒的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这一年来,第一次转守为攻。

    “杀!”

    唐军这边为首一将正是肯德里克。

    这位出生于西方斯巴达的后人是最早跟随裴旻的一众人之一。

    早在裴旻初次领兵指挥金城防御战的时候,就跟他结了不解之缘。

    此后一直为裴旻统帅神策军的步卒。

    肯德里克是西方的将门之后,因为父亲败给了阿拉伯,流浪成为了雇佣兵,在西方佣兵界极有名望。

    加入神策军后,肯德里克将自己战场上磨练出来的刀盾之法传授给了兵卒,又将西方的战术一并传授,东方向来以步卒称雄,在步卒一道比之西方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败给李嗣业之后,这位身怀斯巴达血统的猛士也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努力着学习东方的战阵搏击技巧,融合东西之长,练就了一支强卒。

    这些年肯德里克并未有赫赫功绩,但是他的作用却是毋庸置疑的。

    刀盾兵缺乏自己的特长,各方各面都很中庸。

    不过没有特长也就意味着没有弱点,中庸等于万能。

    作为一支攻守平衡,山战、水战、陆战、林战万金油形的兵种。

    刀盾兵在关键时候的价值意义很多时候比那些重金打造的特殊兵种更要有用。

    就比如说现在,这碎石、沙土、兵戈、尸体累积的木桥并不平整,歪歪斜斜的,脚下一滑,就有栽倒河里的可能。

    骑兵、重步兵显然不适合在这种场地战斗,轻便灵活的刀盾兵却能完美的发挥自己的实力。

    肯德里克与其部下兵士,脚步轻快,在歪歪斜斜的木桥上却能健步如飞。

    他们将长盾牌护在胸前,以方阵形势,直接撞向了阿拉伯的兵士。

    唐朝的盾牌并非西方的圆形盾,也不是那种整个人都能遮住的大盾,而是呈倒三角形的长盾牌,尺寸普遍较大,可以保护从肩膀到脚的大部分侧面。并且因为呈现倒三角形的关系,细窄的下部使用时不会被卡住,可以灵活左右变换攻击。

    这种盾牌配合唐朝的横刀威力尤为惊人。

    而且盾牌的中央吸收了西方盾牌的特点,心中镶嵌着一个突出的尖状物,可以用来掩体进攻。

    他们这一撞,敌我双方都摇晃着身子,站立不稳。

    便在这时,唐军的前部却后退了一步。

    后方并未有参与撞击的兵士大步向前,舞动着手中的横刀,对着给撞击的重心不稳的兵士挥砍了下去。

    前队与后队的配合堪称天衣无缝。

    “杀!”

    肯德里克一稳住身形,立刻发挥了自己身为统帅的价值意义。

    他灵活的犹如一只豹子,身子高高跃起,用左手的盾牌,将面前的一人砸翻在地,一脚踩在他的前胸,用力一拧挥,右手的唐刀情况的刺破一人的前胸,向下一拉,直接来了一个开膛破肚。

    肯德里克原来的武器是从吐蕃那里缴获来的赤刀。

    但是自从他见识过唐横刀之后,直接舍弃了自己钟爱的宝刀,改用唐横刀了。

    在冷兵器时代,唐横刀几乎是道具类的巅峰,即便是同一时期西方的名刀大马士革刀都无法与之相比。

    唐横刀兼任剑的破甲,刀的杀伤力两大功效,在战场上在短兵相接的战局中,毫无疑问是无双利器。

    肯德里克原来是佣兵,西方的佣兵大多受国家雇佣,在战场上搏命,战斗经验尤为丰富。

    经过上百次的杀伐,肯德里克有着自己的一套战斗理念,凶残!

    你表现的越凶悍,敌人对你越是惧怕,活下来的几率也就越大。

    故而肯德里克出手,不仅仅是杀敌,还要造成一种视觉上的震撼。

    一刀开膛破肚之后,已经有人向他挥刀杀来。

    肯德里克手腕一翻,直接削断了敌人的右手,然后高举着唐横刀,从敌人的嘴里刺了进去,手腕一绞,向上一挑。

    敌兵的面门都给绞烂了,脑浆脑血四散喷溅……

    肯德里克一刀杀敌之后,毫不犹豫的以盾牌护着身子,避开了致命的偷袭。

    他将盾牌向下一压,将攻来的两人刀剑都压倒了盾牌下面,唐横刀凶悍的挥出,两颗大脑袋冲天而起。

    肯德里克残暴快捷有效的杀人方式让阿拉伯的兵士颇为胆寒。

    固然阿拉伯兵士受到信仰的洗脑在战场上舍生忘死,可恐惧是人的天性。

    他们本能的避开肯德里克向左右杀去。

    如此给了肯德里克撕裂敌阵的机会。

    肯德里克虚心接受了华夏的军事培训,懂得把握战机,毫不犹豫的展开了强攻。

    两千神策军的兵士在长达两丈的木桥上,将五千阿拉伯的抢滩登陆兵士打懵了,力压着打的他们节节后退。

    指挥阿拉伯进攻的将领正是阿布·穆斯里姆,这位阿拉伯名将也一脸的懵逼。

    经过长达一年的对决,阿布·穆斯里姆潜意识的以为这又是一次激烈的登陆战。

    他们阿拉伯的勇士凭借悍不畏死的战斗力将战线推向喀布尔河东岸。

    然后双方展开寸土寸地的争锋。

    他们阿拉伯勇士的鲜血几乎都要将喀布尔河东岸的河滩染红了,尽管他们凭借人数战斗力占据着一定的优势,但每每到关键时候就差那一口气攻打不下来。

    今日的唐军却意外的展开了反冲锋,而且凭借不过两千兵士,居然打的他五千前头部队寸步难行,以至于步步后撤。

    阿布·穆斯里姆铁青着脸,此时此刻他如何看不出来面前的这支唐军与之前遇上的判若两途。

    之前的唐军除了河西、陇右军其余的战斗力皆要逊色他们一筹,尤其是西域诸国的兵士,更是战斗力可笑。

    若非有着防守优势,他们阿拉伯的战士,砍杀他们就跟砍瓜切菜一样容易。

    可如今他面前的这支军队,居然比他麾下的强卒更要强。

    “也许唯有狮王的狮军才能与之对抗?”

    看着唐军今日展现出的可怕战斗力,阿布·穆斯里姆有些心悸。

    同时阿布·穆斯里姆口中苦涩,知道自己是轻敌了。

    原本他们就算不敌,也不至于如此不堪。

    实在是因为连续一年压着唐军打,心底对于唐军的战斗力已经起了轻视的念头。

    尤其是睡着裴旻麾下不多的河西、陇右军在救火中疲累损耗。即便是不输于阿拉伯军的强兵精锐,也因为各种原因呈现不足的势头。

    直接导致了自己习惯性的强攻,打算在河对岸与唐军一决高下,却不想唐军直接抢攻,令之措手不及。

    这白刃近战的功夫,阿拉伯的兵士无论是从铠甲还是武器,较之神策军都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作为唐王朝的亲儿子,神策军的军备是跟天子禁军看齐的。

    至于武艺和阵势就更别提了,此时神策军五六成群,或以盾守,或以刀砍,就像割草一般将已经显露败绩的阿拉伯兵不断从喀布尔河上砍翻下水,鲜血大片大片地染红了河面。

    原本就失了先手的阿拉伯,在神策军强悍的实力下,不过短短的小半时辰,已经呈现了溃败之势。

    两千神策军直接将阿拉伯的五千兵马硬生生的打回了喀布尔河西岸。

    裴旻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强卒大显神威,心底终于舒坦了,大泄心头这些日子的憋屈。

    见肯德里克有抢滩登陆的意思,裴旻赶忙鸣金收兵。

    他可没有攻过去的意思。

    肯德里克一边拆着木桥,一边从容撤退。

    **********

    阿布·穆斯里姆向莫斯雷马萨请罪。

    “狮王,属下无能,又中了裴旻的算计!”

    莫斯雷马萨并没有怪罪之意,又岂止是面前的爱将,连他自己都多次失策,常胜的头衔都送了出去,哪有颜面多加怪罪,而是大皱眉头说道:“这么说来,唐军援兵到了?比我们想象中快的多,该死的吐蕃,无能透顶。”

    此时此刻他们自然知道青海湖的战局以唐军全胜而告终。

    对于裴旻向青海湖调兵,这一点早已在莫斯雷马萨的预料之中。

    只是他们根据双方的实力讯息,判断出唐军至少要半个月才能抵达喀布尔河。

    却不想援兵提前了半个月。

    “应该没有,只是到了一小部分!”

    阿布·穆斯里姆苦涩的分析着:“青海湖是有通往西域的路,只是那路非常险峻,山岭下山,难以行走,也只有轻步卒能够与短期内翻越。听说裴旻麾下的神策军勇锐无匹,不过短短数千人却能覆三军之众,斩万人之将,今日这一仗,十有**就是神策军……”

    莫斯雷马萨肃然道:“与我狮军如何?”

    阿布·穆斯里姆犹豫了会儿,说道:“不相上下。”

    莫斯雷马萨良久不言。

    两人缄默许久。

    阿布·穆斯里姆好半响才道:“吐蕃以败,我军只怕难以夺取西域了。”

    莫斯雷马萨一言不发。

    阿布·穆斯里姆战战兢兢的续道:“天竺腹地颇有怨言,他们好像得了唐军的游说,在后方闹腾。拜占庭也有些蠢蠢欲动,法兰克好像已经出兵收复失地了……”

    “卑鄙!”

    莫斯雷马萨半晌嘴里蹦出了这两个字,用屁股想都能想到这是裴旻的诡计。

    从一开始,这个自己视为对手的家伙就没有正大光明的跟自己打的意思,而是不断的耍着防不胜防的小手段,给他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也许是到撤退的时候了!

    嘴上不说,莫斯雷马萨心底却如明镜一样,这一仗自己是输了,从一开始在布局上自己就输了。

    便在这时,莫斯雷马萨突然得到吐蕃使者求见的消息。

    莫斯雷马萨心底一阵烦躁,要不是吐蕃无能,败的这般彻底,让裴旻得到了有效的支援。

    他有绝对的信心在下一个冬季来临的时候,取得最终的胜利。

    “不见!”

    莫斯雷马萨一口回绝,当即就给了脸色。

    阿布·穆斯里姆也知自己的上司在气头上,不敢说什么。

    然后就在传令兵士将情况传达下去的时候,听到了吐蕃使者的呼喊声:“狮王,我有破唐之策。”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