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跟庙堂脱节了
    喀布尔河,唐军军营。

    裴旻与麾下文武谋臣开了一个小型会议。

    主要目的就是商量当前古怪的局面。

    正如裴旻之前分析的,裴旻设身处地的站在阿拉伯方面考虑。

    此刻退兵,才是明智的决定。

    此战细说起来,阿拉伯并不算败。

    当然这也看对胜败的定义是什么,如唐朝对于胜败的定义就很严苛。

    出兵征伐,没有将对方灭了就是失败。

    但个别对于胜败就定义的很简单,敌人大举入侵,劫掠一通,地方守将先龟缩一阵,待敌人吃饱喝足,锐气消散的时候,将之击退,就是大胜。

    但一般而言,面对敌人占据地利的防守,攻打不下来这是正常的事情,不能单纯的以胜败而论的。

    阿拉伯此次北伐,固然损兵折将比唐朝更胜,但远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底气犹在。

    这个时候退是最佳时机。

    而且裴旻也不会乘胜追击。

    不是担心失败,而是能胜亦不胜。

    要是真跟阿拉伯拼个你死我活,即便唐军胜了,依照目前的情况,也是一个惨胜。

    除了得到名,什么也得不到。

    惨胜后的唐军是无力攻占阿拉伯的领地的。

    反而会便宜了拜占庭、法兰克、波斯人,他们可能趁着阿拉伯大败,落井下石,扩张自己的势力。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蠢事,裴旻不会去干。

    只有在能够向西扩张的时候,裴旻才会主动的招惹阿拉伯。

    这个时候,裴旻觉得他跟那头狮子应该是万事心照,彼此各自退兵,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裴旻也能回去看一看他那还未见面的孩子。

    结果事情的发展似乎出乎裴旻的预料。

    阿拉伯进来的表现有些反常,他们确实不再进攻了。但是也没有退兵,而是在喀布尔河对岸与唐军深情的互望。

    裴旻想试一试阿拉伯的反应,派人疏通河道,将堆积在河中的碎石尸体清理掉。

    阿拉伯立刻做出了应对,直接派出了他们的弓弩手,阻止唐军的行动,一副北上之心不死的架势。

    这情况让裴旻觉得很是奇怪,不知阿拉伯到底在想什么?

    耗?

    现在唐军可一点也不怕消耗。

    在过两个月,即到秋收时节。

    裴旻之前军屯,在西域开了千顷良田,这些粮食完全缓解了大军的后勤压力。而且青海湖达扎路恭也送了他们一份大礼,即便再耗一两年也消耗的下去。

    这个消息阿拉伯的情报系统不可能不知道。

    反之因为自己炸毁了阿拉伯的主要桥梁,即便阿拉伯的后勤运输环境要好唐军许多,但十万大军的后勤终究是天文数字。

    阿拉伯的经济与唐王朝相比要差上一个等级,一两年倒是支持的住,时间一长,也是巨大的负担。

    这种情况,阿拉伯坚持下去,有何意义?

    裴旻想不明白,将麾下文武召集起来商议也是在商讨这个问题。

    商议的结果并不乐观,封常清、许远、高适等人一时半刻都有不知阿拉伯反常举动的用意。

    “不会是因为顾念面子吧!”

    许远提出了一个不是很靠谱的假象。

    裴旻笑道:“不是没有那个可能,便如当年的汉中之战。”

    汉中之战,固然远比不上官渡、赤壁之战令人耳熟能详。

    但事实上汉中之战的精彩,并不输于前两者。

    这一战堪称是三国时期最豪华的大战之一,刘备亲自帅战将领张飞、马超、赵云、黄忠、黄权、法正、魏延、吴懿等大将北上,这些人都是蜀汉军事力量的核心成员。

    而曹军也是夏侯渊、曹休、曹真、曹洪、张合、徐晃、郭淮、杜袭等,一个个也都是曹魏的核心大将。

    最终在张飞、黄权、黄忠、赵云等人出色的表现下,刘备军先从失利局面,一步步反败为胜,攻取汉中。

    曹操作为三国时期最出色的军事家,败给了刘备这个宿敌,面上无光,在退与不退间犹豫不觉,甚至还发生了杨修的“鸡肋”名言。

    莫斯雷马萨固然比不上雄才伟略的魏武帝,但是好面子这方面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为了面子,僵持着不愿意退,倒也说得过去。

    只是裴旻觉得自己的这个对手不应该是一个输不起的家伙。

    便如曹操一样,即便觉得丢脸,他还是选择了撤军,避免造成更大的伤亡。

    犹豫一时半刻,可以理解。

    但是长期拖延下去,就必有缘由了。

    裴旻让麾下文武不可大意,同时也让孙周密切留意阿拉伯境内的动向。

    一连数日,阿拉伯军营风平浪静,一点也没有进攻的意思,但是他们就是不退。

    这天裴旻收到了张九龄的来信。

    裴旻迫不及待的接过,满怀期待的裁开信封,但看信中内容,眉头不免微皱。

    信中的内容并非是他所期待的关于青海湖的治理方案,而是张说的事情。

    对于张说,裴旻还是很欣赏佩服的。

    身为一代文宗,张说统领文坛数十年,可谓士林翘楚。

    但是他并不是那种死读书的文人,反而充满了激进,是文臣鹰派的代表。

    他是文臣中为数不多的拥有扩张意识的人物,很多观念都跟裴旻不谋而合。

    其中裴旻提出的募兵制度就是历史上张说提出来了。

    盛唐军事之强,也因此而起。

    这些年他主外,张说主内,将相配合尤为默契。

    裴旻干的这般舒服,除了李隆基的器重,张说的配合也极为重要。

    却不想这才一年半不到的时间,张说竟然给关进了御史台?

    张说可是一朝首相,国之重臣,士林文宗,为大唐立过汗马功劳。

    如此重臣,不可轻辱,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给关进御史台的台狱?

    这庙堂之上发生了什么变故?

    裴旻突然意识到一点问题所在,此次因为南诏的败局,自己的战略给破坏殆尽。

    不得已剑走偏锋,孤注一掷。

    强行运转唐王朝这台机器,先下手为强。

    阿拉伯是裴旻遇到最强大的劲敌,自己以弱势兵力,硬抗主力大军,可谓费尽心思,完全顾不上别处。

    对于庙堂上的情况是毫无所知,这信中的王鉷到底是何人,自己半点印象都没有。

    他已经有些跟庙堂脱节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