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虢国杨妃
    袁履谦也在这时插话道:“杨公吃苦耐劳,助我良多。”

    杨玄琰怎么说也是名门之后,才能干略还是有的。

    有今日局面,实是因为错信他人,受无妄之灾。

    有将功折罪的机会,杨玄琰哪有不好好把握的道理。

    裴旻也适时笑道:“如此,杨公也算是将功折罪了,以后别在轻易听信别人话。尤其是在行政事务上,即便是至交亲友,也得慎重行之。”

    他顿了顿道:“回头我在凉州给你安排一职位吧,以你的才学本性,洗刷昔日污点,并不困难。”

    杨玄琰对于裴旻的百般照拂,心底还是万分感激的,深深作揖道:“国公对鄙人的恩德,鄙人没齿难忘。只是小女之前来信,说她得贵人相助,意外入宫得到圣宠,希望我等能去长安会晤。”

    袁履谦一脸讶然,显然没有听杨玄琰说过此事。

    真要是如此,杨玄琰就是国丈之尊,皇亲国戚。以国丈的地位,杨玄琰所犯的过错,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裴旻神色微变,心底涌现不祥的预感,故作不经意的问道:“却不知是哪位有此荣耀?”

    杨玄琰脸色微微泛红,惭愧的说了一声:“是三女儿!”

    他一直觉得裴旻对他们的照拂太过,起初以为是自己小女儿的缘故,此念打消之后,又以为是因为三女儿跟裴家结了亲,算是“沾亲带故”,而今裴杨氏另嫁,不免有些难以启齿。

    裴旻听到这个消息脑海中莫名出现一连串的记载。

    李隆基因杨玉环之故,对于杨家恩宠备至,其中大姐封为韩国夫人,三姐封为虢国夫人,八姐封为秦国夫人每月各赠脂粉费十万钱。其中虢国夫人最盛,以天生丽质自美,不假脂粉而着称。

    唐代画家张萱特地为虢国夫人绘制了一副《虢国夫人游春图》,称之道路为之耻骇。

    连诗圣杜甫也作了一首《虢国夫人》的诗: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上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涴颜色,澹扫蛾眉朝至尊。

    《太真外传》也有类似记载:虢国不施妆粉,自炫美艳,常素面朝天。

    杨玉环给尊为四大美女,但虢国夫人从史书上记载的只言片语,莫不表明这个虢国夫人国色天香,半点不输于杨玉环。

    杨玉环能够独得圣宠不只是貌,还有才,但是虢国夫人依然凭借自己的绝色争宠圣前。史书上虽未言明,却也多次暗指虢国夫人一边跟唐玄宗李隆基眉来眼去,一边与杨国忠你侬我侬并辔而行,公然打情骂俏,从不避嫌……

    当然这只是私人问题,但虢国夫人除了私德劣迹斑斑,品行也嚣张跋扈到极点,可称恶贯满盈。

    想起自己与裴杨氏接触的短短几日,已然能够断定这个妇人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物,而且很会用自己的美色。

    这种人真要得宠,也许比杨玉环更要遭。

    杨玉环只是一个小女人,并没有多少恶行,裴杨氏却……

    裴旻突然意识到长安的局面要比他想象中的更要糟糕。

    杨玄琰犹豫了会儿说道:“三女原本嫁于裴冠,多年前意外病故。三女守寡多年,以是自由之身。”

    唐朝风气开放,守寡再嫁是很正常的行为。

    裴旻笑道:“无妨,是我那远侄无福。杨公,打算如何?”

    杨玄琰说道:“老朽犹豫再三,决定继续于此服刑,待刑期满了,再做考虑。”

    裴旻看着杨玄琰认真的表情,也明白缘由所在。

    大多文人重名,杨玄琰不想以戴罪之身,接受自己女儿的好意,以免在青史上留下一字半句的不好之言。

    故而瞒着此事,待刑期满了,洗去了污点,以迁途之功,再向朝廷申请个一官半职,以官身入朝为国丈,史官记录下来也尤为好听。

    裴旻想通此节,遂道:“杨公辅助袁支使建造高昌仓,劳苦功高,待高昌仓竣工之日,便是杨公刑满之时。”

    杨玄琰作揖道:“谢过裴国公!”

    裴旻又参观了高昌仓的主要结构布局。

    以他的战术修养,自是从战略上来考虑的,提出了几个细节让袁履谦修正注意。

    他的提议或许不如此道大师设计的美观,但绝对实用。

    离开了高昌仓,裴旻自领着少数心腹,越过了沙漠,穿过河西走廊,抵达了凉州姑臧。

    裴旻归心似箭,回到姑臧的时候,正是凌晨时分。

    此时姑臧城门已关,大街上也施行了宵禁。

    裴旻的身份地位,河陇这一亩三分地还真没有地方拦得住他,直接叫开了城门。

    不过他并没有策马疾行,而是控制着马速,悄无声息的在街道上走着,避免惊扰左右百姓。

    回到了府邸,裴旻也没有打扰裴母、娇陈休息,直接去了公孙幽的院子,轻轻的叩响了屋门。

    公孙幽是习武之人,睡的很浅,叩门声一响,即以醒来。

    “裴郎?”

    公孙幽轻声的呼唤着,自从展如、展雪潜入府中之后,裴旻就加强了府里的防备。

    公孙幽又是青羽盟的隐盟主,江湖人脉深厚,认识一些退隐江湖的老江湖,给他们安逸的生活,请入府中担任客卿。

    这些老江湖别看七八十岁,老态龙钟,一个个老而弥坚,了得的很。

    裴府不说是龙潭虎穴,没有一定的本事,却也潜不进来。

    这个时间能够来到府门前的,也只有裴旻一人。

    为了安全起见,公孙幽还是轻叫了一声。

    “是我!”

    裴旻应道。

    屋内先是烛火燃起,紧接着屋门打开。

    裴旻看着面前的夫人,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道:“想煞我了!”随即又道:“快,去瞧瞧我们的孩子,本不想打扰你们安睡的,但实在忍不住先见见三郎。”

    公孙幽心底也是高兴,拉着裴旻走到床边,说道:“三郎早就睡着了,明天一早就能听到他叫爹爹了!”

    裴旻看着一个圆嘟嘟的小孩,叉着两个小脚丫,双手左右摊开,霸道的睡着,嘴角还留着晶莹的口水,睡的极为香甜,心底即是愧疚又是激动。

    “三郎,身体还好吧?”

    公孙幽看着自己的孩子,笑道:“很好,壮的跟牛一样,力气可大着呢。就前一个月,小八逗他玩,他将小八逗抓哭了,手上都抓出了条红印子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