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鸠占鹊巢 嚣张跋扈
    公孙幽说着小孩的趣事,脸上洋溢着母亲特有的微笑。

    裴旻也由衷喜悦,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孩子能够健健康康长大更加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没能看着他诞生,看着他丑丑的样子,看着他一点一点的从小老头,变成一个可爱的小家伙,甚至连他的满月礼,周岁礼都没有参加。

    小家伙的满月礼、周岁礼都是裴旻拜托张旭主持的。

    自己那位老大哥,在自己不再的时候帮了极大的忙。

    裴旻拉着公孙幽走出了房间,免得吵到了裴家老三。

    这夫妻两人多日不见,本因说着贴心的情话。

    公孙幽却直接说起了长安的情况:“郎君,长安的局面有些不好!”

    “怎么了!”裴旻原本想放一放,好好的跟公孙幽说说话,却不想公孙幽直接说起了长安的局面。

    公孙幽忧心忡忡,相比娇陈,公孙幽的思想觉悟要高大一些。

    娇陈出身青楼,见得多是上流贵族的尔虞我诈,相互攀比。故而自保之余,对于人性看的极为透彻,心底只有自己与家人,不太在乎天下几何。

    而公孙幽是孤儿,得好心人收留,尝尽人情人暖。既遇到过淳朴善良的好人,也未遇到了阴险狡诈之辈。

    而在成长的过程中,公孙幽很庆幸自己遇到的都是好人,她们姐妹才能相依为命的生存至今。

    也许是同病相怜,公孙幽心底着实善良,见不得他人受苦,见到孤苦之人,便忍不住出手救助。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更多如她这样的孤儿有一个温暖的家,能够开开心心的长大,同时也授人以渔,让他们有生活下去的能力。

    青羽楼就是充当这个任务而成立的……

    即便公孙幽离开了青羽楼,青羽楼的主要目的也是如此,收留孤儿,传授技艺。

    “是韦侍郎,小妹忍不住气,暗中痛打了杨錡一顿。”

    裴旻见公孙曦也掺合进来了,肃然道:“韦侍郎?可是户部侍郎韦安?”

    关于这个韦安,裴旻对他有些印象,自己没有机会接触,但听公孙幽说过,是一个很好的官。

    青羽楼收无父无母的孤儿,此事是善举,但也需得到朝廷的扶持。

    尤其是负责户口的户部,要是户部不首肯同意,一个个孤儿将会成为逃户黑户,与青羽楼授人以渔的宗旨完全相反。

    韦安正是负责这方面的官吏,经过接触韦安看出公孙姐妹确实是诚心帮助孤儿,在政务上给了很多支持。

    能让公孙幽、公孙曦两姐妹同时夸赞的人不多,韦安则是其中一个。

    公孙幽愤慨的说道:“韦侍郎是京兆韦氏的后人,祖上有几人为相,得祖上蒙荫,在长安有一栋巨大的宅院。一日韦侍郎正在处理公务,而韦家诸子在府中午休,一丽人直接闯门而入,找到了韦侍郎的夫人韦氏,直接问道‘听说,这屋子正在出售,却不知多少价钱?’”

    “韦氏妇道人家,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只是她深知这屋子是祖上遗留下来的,即便家道中落,也不能买屋,说道‘宅院是先人留给我们的,贵人许是听了流言。真要出售,也是由奴家郎君做主……’”

    “哪里知道,韦氏话还没有说完,立刻从外边冲进来好几百人。他们,他们居然直接动手拆屋,将韦氏所有家眷都赶到大街上去。韦侍郎闻讯回到家后,他的主宅给拆得差不多了。”

    裴旻听到这里博然大怒,恨声道:“鸠占鹊巢,鸠占鹊巢,这畜生干的事情,居然在这青天白日下发生。岂有此理,此事传开,朝廷哪里还有半点民心威信?朝廷上有何反应?”

    公孙幽苦涩的摇头道:“哪能有什么反应,哪敢有什么反应?韦侍郎得知那妇人正是当朝杨婕妤,不敢将事情闹大,找杨錡,也就是杨婕妤的堂兄关说。他们之间说了什么,不为人知。但结果是杨錡将韦侍郎赶出了府邸。韦侍郎盛怒之下,意图告到御前。他上疏奏章还未写好,陛下就罢免了他的官。”

    “韦侍郎心灰意冷,举家回河南去了。即便韦侍郎离开长安的时候,杨家人一个通宝都没给……”

    “小妹实在忍不住,将杨錡打了一顿,还用剑在他的胸口刻了狗仗人势四个字。”

    裴旻拍手叫道:“刻的好,即便是一剑杀了,都不足惜。”

    公孙幽忍不住嗔了裴旻一眼,道:“此事惹出了不小的风波,只是小妹干的干净利落。杨家人也确实人人憎恨,即便有什么线索,也无人配合,查不到何人所为。韦侍郎这一走,新调任的侍郎就难说话的多了。青羽楼有一些可怜的孩子未得官府承认……”

    “见一叶而知深秋,窥一斑而见全豹,青羽楼与郎君有一星半点的关系都如此,其他地方想必更加……”

    裴旻看着眉宇间满是忧色的公孙幽,心疼的在轻抚着她的脸颊,说道:“有我在,那般妖孽,翻不起风浪。此次我大胜,攻取青海湖,稳定西域局面。陛下是没有理由不召见我入京的,为夫就去会会那般牛鬼蛇神。就看看,他们能翻多大的风浪。”

    公孙幽伸手搭着脸上那强有力的大手,说道:“郎君也要小心,妾身与郎君一起去吧,别的不说,我还有小妹,青羽盟都是郎君的助臂。”

    裴旻大笑道:“一个长安,又不是龙潭虎穴,哪有那么危险?不过……”

    他说道这里,神秘的笑道:“在回去前,得解决一个后患。现在的杨婕妤是个硬茬,但真的来说,还是可以对付的。那小丫头要是长成,可就不好对付了。”

    于是乎,杨玄琰在几日后,得到了自己女儿在长安的所作所为。得知自己的女儿鸠占鹊巢的理由,居然是给他造屋舍,只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窍。

    杨玄琰是个文人,有着一些迂腐的文人。

    这类文人将自己的声誉看的比生命都要重要。

    杨妃恶贯满盈,杨玄琰哪里接受的了,直接断绝了与之父女关系,勒令在凉州定居的杨氏与杨玉娘不得与杨妃有任何往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