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尤物与战报
    兴庆宫!

    歌舞升平!

    李隆基带着几分醉生梦死躺在胡床上,杨妃在一旁盘腿坐着,小心翼翼的将玉盘里的葡萄剥开,轻轻的塞进李隆基的嘴里。

    她极会**人,纤细的手指在君王的唇边滑过,露出了一阵媚笑。

    杨妃,也即是当年的裴杨氏。

    身份地位的不同,待遇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当年的裴杨氏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妇人,穿着寻常的衣服,带着寻常的首饰,固然天生丽质的她,即便是寻常的衣服也难掩,美艳,但充其量就是鸡群中的雀鸟……

    现在的她,却是飞在九天的仙鹤……

    原本妇人的盘发,变成了高墙髻,外带着昂贵的簪花饰钗,令得他那本就极美脸形,更是突出。

    此刻她眉目如画,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诱人之极。

    上穿宽领对襟的大袖明衣,内束抹胸,绣花的披帛绕臂,下穿上窄下宽的长裙,佩以蔽膝,缠枝花为饰。

    明衣原本是内衣,并作礼服的中单穿用,到了这个朝代,成为外用衣饰,称为盛装。

    可想而知,内衣外穿是何等的豪放?

    尤其是杨妃身形之丰满,肉而不肥,配上那体态显露出来的那娇慵散的丰姿,成熟迷人的风情。

    若形容青涩佳人为苹果,那么杨妃则是红艳的大蟠桃,还是一碰就能挤出水来的那种。

    妩媚美艳……

    以尤物形容杨妃,那是在切合不过了。

    李隆基看了看堂下的舞姬,又看了看身旁的杨妃,心情大悦,说道:“梨园最近水准大见提升,这舞这曲,都精进不少!看来朕就得多督促督促……”

    杨妃娇媚的带着几分吃味的说道:“陛下只顾着看舞,都顾不得妾身了!”

    李隆基最好这一口,大男人心态爆发,笑道:“当然不是,舞美,人更美!可惜,爱妃不会舞,要是爱妃会舞,朕亲自给爱妃弹奏,你我琴舞和鸣,岂不快哉!”

    杨妃眼底闪过一丝懊恼,娇笑道:“妾身为了陛下,一定用心学舞,争取那一日的到来。”

    李隆基更是高兴,突然见下手的王鉷左顾右盼,问道:“王爱卿这是在看什么呢?”

    王鉷好似做贼一样,正儿八经的回礼,说道:“没,没什么!”

    杨妃痴痴一笑,在李隆基耳旁亲昵的耳语道:“妾身知道,妾身前些日子就发现了,表哥在等阿蛮姑娘呢。”

    李隆基一脸意外,问道:“王爱卿中意阿蛮?”

    王鉷面红耳赤,一副不知怎么回答的模样,最终嘴里蹦出了两个字道:“不敢!”

    李隆基不以为意的说道:“这有什么不敢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王爱卿也是人中俊杰,阿蛮姑娘……确实不错……”他说的有些违心,在他眼里只有如妲己、夏姬这样的妖姬才算得上是美女,谢阿蛮那一张长不大的脸,还有那纤细无肉的身材,他欣赏不来。

    所以也显得很大方的挥手道:“只要阿蛮姑娘愿意,朕就促成此事了……”

    王鉷大喜过望,自第一眼见到谢阿蛮,就让那娇美青涩的姑娘迷住了,只是因她身在梨园,不敢有非分之想。

    这长时间接触下来,王鉷意外发现李隆基对谢阿蛮完全无感觉,也动了心思,让自己这位“表妹”帮忙。

    见李隆基同意,王鉷迫不及待的拜道:“臣谢陛下……”

    “朕话还没说完呢!”李隆基道:“当需注意,你情我愿才行,不可强来。”

    杨妃不依道:“陛下只要下一道圣旨就可,那小丫头哪敢抗旨?还是陛下心底不舍得放人?”

    李隆基安抚着杨妃道:“哪里的话,阿蛮是静远提拔上来的人。朕要对他有个交待,阿蛮要是不愿,朕强塞,日后让朕怎么面对静远?此事就这么定了,能否抱得美人归,就看王爱卿自己的本事了。”

    王鉷听的裴旻之名,眼中露出一丝忌色。

    而杨妃表情有些古怪,期待幽怨,看了一眼已经发福的李隆基,想着昔年那位洛阳见面的英武郎君,暗忖:“要是两人换下就好了。”

    这时一旁的高力士突然无声无息的走出了殿外。

    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份厚厚的书札,高声道:“陛下,裴国公传来的功劳簿……”

    李隆基不等高力士说完,直接道:“快,快拿过来,朕要好好端详端详!我大唐立国至今,强敌无数,但无有一敌能与阿拉伯相比。更别说是阿拉伯与吐蕃联军,此番大胜,前无古人,必将名垂青史,为后世敬仰。朕要好好看看……”

    他大步的走上前去,伸手抢过书札,左右拉开细看。

    裴旻的战报与一般人的战报不同,他的战报写的很细。

    他会将整个战事战局描述一遍,然后再细细的分功,历数每一位立功将校的功绩。

    如此前后照应会有一种直观的感觉,即便不懂军事的人,可能从战报中了解诸将诸军的功绩。

    “好!雷万春真猛士也!”

    李隆基看到雷万春锤打卡赫塔巴,忍不住为之喝彩。

    在看到莫斯雷马萨冰封期的对决,看到李翼德先锋军的小胜一筹,看到车轮讨敌之术的扬威,王虎的阵亡,李嗣业死斗怪物亚汉,然后安忠敬智胜宿将纳普曼……

    皆忍不住再度喝彩,热血沸腾,只恨不得自己亲自上阵。

    不管如何堕落,李隆基身上的热血由在……

    战报里自然不只有西域的,王忠嗣在青海湖与达扎路恭的对决也详细的描述……

    虽是热血沸腾,却也能从字与字间看出此次大战的艰难……

    以战损来算,此战吐蕃前后损兵近乎六万,阿拉伯折损将近七万……

    而唐军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王忠嗣的十万军,折损两万。

    裴旻一方,他亲率的河陇兵阵亡一万二,封常清与盖嘉运的安西、北庭军一并,阵亡一万八,至于西域诸侯联军,更是伤亡惨重,至少三万开外。

    由此亦可见,王忠嗣领着裴旻麾下的精锐在于吐蕃军的对决中,战斗力是处于优势的。

    而裴旻与莫斯雷马萨的对决,除了他亲率的河陇兵,即便是安西、北庭军都要逊色一筹,至于西域诸侯联军,只能说有胜于无……

    看完战报,李隆基忍不住道:“我朝除了静远,谁能掌控如此大战?以一人之力,力敌两大劲敌?”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