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天伦之乐 超凡亚圣
    李隆基心情难以平静,将手上的战报合上,说道:“静远此刻在哪?”

    高力士立刻道:“十有**先一步回姑臧了吧,国公最是顾家。他幼子还未出世,便领军出征。这一去近乎两年,怕是归心似箭。”

    “哈哈!”李隆基开怀笑道:“确实如此,此次出战,他付出甚多,原想立刻招他入京,论功行赏。现在看来,却也不急于一时,让他多享享天伦之乐。”

    这听到裴旻即将入京,王鉷不免露出一抹忧色。

    而在上首的杨妃眉宇中却略带喜意。

    而高力士却是忧喜交加,神色复杂……

    裴旻有心入京亲自看看那些蛇虫鼠蚁,阿猫阿狗到底将长安弄成了什么样子。

    但是身为拥兵边帅,未得奉召不可入京是死规矩。

    即是如此,裴旻也乐得在家好好陪妻儿。

    尤其是裴三郎。

    在回来的第二天,裴家小三看着裴旻这个“陌生人”那怯生生的模样,裴旻这个做父亲的心都要碎了。

    如他这般大的小孩子还未开智,特别认生,固然会说一些简单的话,但是他自己是不知道话意思的。

    裴旻从未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出现,裴家小三又如何能够接受?

    裴旻怀着内疚的心,陪着裴家小三嬉戏玩乐,给他做鬼脸,拿着拨浪鼓儿,从早逗到晚。

    用了足足一日,才逗得裴家小三熟眼接受。

    裴旻也得偿所愿,能够安逸的抱着裴家小三与他嬉戏。

    裴旻对裴家小三的关爱,甚至还惹得小七吃味了。

    这个时代重男轻女的思想是很难更改的。

    小七、小八是孪生兄妹,待遇有着很大的差别。

    小八作为家中男丁,继承者裴母、娇陈的厚望,受到的关爱自然多些。

    这种思想不只是家人,还有外界。

    小八生下来就是五品官,领着朝廷的俸禄。

    大一些的小七却没有这种福利。

    不过裴旻身为后世人却没有这个观念,反而觉得对于小七是女孩子,女孩子娇贵一些好好疼爱。

    故而反而疼惜小七一些。

    小七也因此跟自己的父亲特别亲,平素总喜欢缠着他。

    这发现自己最亲近且许久没见的父亲去黏着小弟弟,心底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

    裴旻又耐着兴致去哄自己的宝贝女儿。

    就这样逗着儿子,哄着女儿,裴旻非但不觉得疲累,反而格外开心。

    久别才知情重,裴旻离家太久,特别珍惜跟妻儿再会的时间。

    当然裴旻也没有忘了小八,这位寄托裴母、娇陈的厚望的裴家儿郎,已经有了小男子汉的气概了。

    他喜欢读书写字,对于学文特别钟爱,裴旻也没有强求他走自己的路,很开明的选择支持。

    不过剑术还要是要学的,就算成不了天下第一,至少不能给人欺负,有自保的能力。

    他裴旻的儿子,哪能让别人欺负?

    而且儒家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一个也不能少。

    裴旻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迂腐的腐儒。

    既然要学文,就应该以张良、诸葛亮、房玄龄、杜如晦、狄仁杰这些人物为榜样,而不是扬雄、潘安之流,固然文采锦绣,却与乱臣贼子为伍,行叛逆祸国之事。

    最佳最近的标准就是颜真卿。

    颜真卿不知不觉已经二十出头了。

    这位历史上比他哥哥颜杲卿还要出色的宰相才,已经开始崭露头角。

    开元十七年,进士科及第,颜真卿凭借出色的才华,拔得头筹,成为最新一届的状元郎。

    依照惯例,状元郎需去吏部复试,然后根据复试结果安排职位。

    颜真卿却没有去复试,而是回到了凉州,这日颜真卿找上裴旻,一如既往行着师礼,“见过旻师!”

    听着一代书法亚圣叫着自己师傅,裴旻心底还是很舒服的。

    看着面前这个一身正气的少年郎,他调笑道:“一别近乎两年,再见已经是今科状元郎了!”

    “旻师莫要取笑!跟旻师当年的成就相比,学生这点成就,焉值一提?徒儿此来是厚颜向旻师求个一官半职的……相比大唐其他诸地,陇右、河西的政治最让人舒心,学生以为在旻师这边出仕,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

    “为何有这种想法?”裴旻带着几分好奇的问道。

    颜真卿颔首道:“这是学生这些年在凉陇之地的所见所闻,学生发现我大唐各处都稳健发展,步步为营。有些地方,墨守成规,反而有后退的迹象。唯有河陇之地,蒸蒸日上。学生以为,姑臧是因为底气不及洛阳,若有洛阳一半人口,姑臧的经济必将超越洛阳,成为我朝第二经济中心。学生以为,一切缘由是因为旻师抓准了经济关键。”

    “商人在我朝地位低下,可学生却觉得,国无商则经济不富,家国必乱。商人除了能够带动利益,还能带动四方的沟通交流,满足四方需要。农业是立国之根,而商路却是富国之本,强国的基石。”

    “纵观千年历史,大盛之后,必有大衰。学生以为,除了君王自身问题,还有很大原因是土地人口饱和,从而引发的一系列不可避免的因素。但若对外开拓,将饱和的资源与他国互换,开辟新的途径,或可解决此道问题。比起他处墨守成规,学生更想研究全新的发展可能!”

    裴旻听得是一脸的震撼,带着几分呆呆的看着颜真卿。

    他自身诸多先进的理念东西,不为这个时代理解。

    即便是张九龄,也没有那个胆量过渡理解。

    毕竟王莽当年的例子如警钟震耳,步子迈得太大,就是容易扯到蛋。

    颜真卿却理解领会了一部分。

    裴旻再一次的意识到,古人或许因为先天的因素,受到局限的限制,显得有些“短视”,但他们自身真正的智谋,领悟力是不可估量的。

    正是因为他们的才智,才能一步步的带动世界的进步,成就未来的繁华。

    而颜真卿这位历史上名动天下的宰相大才,在河西生活了多年,居然凭借自己的才智,先一步领会了超前的经济思想。

    照这种局面发展下去,颜真卿若是然后为相,或许能够给国家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