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不要脸的李隆基
    裴旻听着李隆基的自吹自擂,让他的无耻给震惊了。

    虽然李隆基说得确实是事实,现今唐王朝的综合国力可以将贞观王朝甩一条街。

    但是账根本不是这么算的。

    贞观之治为什么给后世人称之为奇迹?

    细细说来,能与李世民相比的君王并不算少,但贞观之治却显得格外高大上?

    实是因为没有一个功绩与他相当的帝王,治国环境有李世民艰难的。

    秦始皇不用说,奋六世余烈,秦始皇即位的时候,秦朝的国力几乎是东方六国的总和。

    汉武帝得文景二帝数十年的经营发展,也是国富民强。

    至于明成祖接手的是经过朱元璋的发展稳定的大明江山,固然期间经过四年靖难内斗,但并未造成全国性的灾难。

    而李世民接手的却是杨广留下的烂摊子。

    当然后世人喜欢给杨广脸上各种贴金,说李唐坐享其成,更搞笑的后世人将隋朝的败亡说成为了天下百姓得罪了世族,还有个别电视为了体现杨广的爱民,描绘百姓生活富足的场景。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百姓生活富足会为了逃避劳役,大笑着打断自己的手脚,变成一个残废?

    还是因为生活的太好了,闲得没有事干,造个反玩玩?

    中国千年历史有多处农民起义,但隋末农民起义毫无疑问是所有农民起义中规模最大,次数最多,而且是维持的时间最长,破坏力最大的。

    从隋大业六年六月,尉文通起义开始,王万昌起义,瓦岗农民起义、翟让起义、王薄起义、刘霸道起义、郝孝德起义、格谦起义、陈填、梁慧尚、李三儿起义、朱燮起义、管崇起义、吕明星起义、向海明起义……

    短短十数年间,造反的百姓遍布全国,前前后后细数下来有一两百起……

    这些都是百姓,将锅丢给世家?

    世家确实不讨人喜,但也不是什么锅都接的。

    事实是杨广确有才,算不上昏君,但十足是一个暴君,而且是那种智商极高危害极大没有担当的暴君。

    他有雄心壮志,然而步子迈得太大,扯到了蛋。

    若杨广有担当,隋朝不是不能救。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隋朝还是有兵有将的。实在是他自己作死,见天下非但没有依照自己预计的方向走,反而一塌糊涂。自暴自弃之下,直接当起了鸵鸟,躲在了江都醉生梦死,让局面更加不可控制……

    杨广的好高骛远彻底败坏了北周以及他父亲留下的丰厚遗产,天下人口损耗四分之三……

    如果这都是坐享其成。

    那吐谷浑、突厥又算什么?

    因为动荡华夏力量被严重削弱,吐谷浑返回故地并攻打隋朝河右,隋朝郡县难以抵御,而突厥更是崛起,把隋朝中原的部分地区纳入势力范围,更滋生了效法拓跋道武帝入主中原的意识。令得华夏惊呼自古狄夷之强,未有如此。

    坐享其成的是吐谷浑、突厥这些异族,而李唐接手的只是一个则损了近乎五千万人口的破败天下。

    李渊是唐朝的开国皇帝不假,但唐朝一统天下的时间是武德七年,武德九年李世民就通过玄武门之变继承了皇位,成为了大唐的皇帝。

    故而李世民面对的还是一个人口不过两百万户的残破天下。

    古代人力就是财富,没有人力诸多事情都做不了。

    面对人口的严重不足,贞观一朝居然能文武并重,不但政治清明,经济发达,还向四面扩张,对外战争更是近乎全胜。

    唯一的败绩是打高丽句。唐军攻取了一半土地,没有直接灭了高句丽,李世民惭愧之下来了一个奇耻大辱。

    贞观之治之所以称之为奇迹,并不是因为李世民的功绩无人可比,而是在这种恶劣的局面下,依旧缔造了一个辉煌的时代。

    李隆基则经过太宗、高宗、武则天几代人的发展,朝廷已经弥补了人口不足的问题。

    作为一个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存在,李隆基固然用人得当,令唐王朝重现辉煌,但真要跟李世民相比?

    也太不要脸了!

    裴旻心底鄙视,却也没有反驳,权当李隆基在吹牛,也在一旁陪着他吹。

    这数十杯酒下肚,话匣子彻底打开了。

    回忆往昔,李隆基也很是感慨:“想当年,朕如履薄冰。先后韦后、安乐的敌视,再有太平姑姑专权。哪里想到会有今日?这一路走来,朕发现身旁老人唯有高将军与静远。高将军与朕最是贴心,而静远,护卫我大唐西境,以一人之力为我朝平定突厥、突骑施、吐蕃、阿拉伯四大强敌。有你们两人,朕才能睡得安稳。”

    裴旻、高力士也一并回礼,各自也有些触动。

    也许是因为之前裴旻说的事情,李隆基的兴致不是很高,宴会也没有维持很久。

    李隆基就说自己疲乏了。

    裴旻识趣的告辞。

    就在他退下去的时候,李隆基突然笑道:“三日后,朕当朝册封你等功绩,静远,可以期待一下……”

    裴旻想着李隆基期待的意思,在高力士的带领下向宫外走去。

    行至途中,高力士也意外的说了一句:“老奴替陛下谢过国公!”

    裴旻恍然明白高力士所指何事,应道:“份内之事,内侍为张公说情,某还未谢过内侍呢。”

    高力士摇头道:“国公也别怪陛下,老奴一直服侍陛下,最知陛下心意。武婕妤病故,陛下一直未能恢复,大为忧思。老奴担心他忧思成疾,多次劝说无果。杨婕妤固然有些喜财贪财,但她却能得陛下欢心。只要陛下开心,某就跟着开心了。”

    裴旻表示明白。

    这也是他跟高力士最大的不同。

    裴旻敬李隆基,但他更加在乎大唐,而高力士却一心只为李隆基,哪怕是明知不对的,只要李隆基高兴,都无所谓。

    杨婕妤的危害,高力士心底如明镜一样,但他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高力士此时说这话,显然是不希望裴旻祸及杨婕妤。

    “高内侍对陛下的忠心,裴某能够体会,也理解内侍的难处。只是有些事,有所为,有所不为,望高内侍明白一点,某绝无为难陛下的意思,只是贤庸佛魔一念之间。某不愿见这大好河山有变,更不愿见明明能够成为一代贤君的陛下,为后世人诟病。”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