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故友相逢
    裴旻、高力士互望一眼,彼此皆明白各自的意思,万事心照。

    两人再次向宫外走去。

    抵达宫外,裴旻向高力士告辞。

    “国公等等!”高力士看着裴旻转身,突然叫道。

    裴旻回过身子,听高力士还有什么事情。

    似乎犹豫了会儿,只听他说道:“某之前收了一个义子,国公可还记得?”

    裴旻自然不会忘记,说道:“当然记得,有些年了,现在已经活蹦乱跳了吧。”

    高力士道:“喦儿今年六岁,说来奇了,早年百日礼的时候,喦儿拈周,印章、儒、释、道三教的经书,笔、墨、纸、砚、算盘、钱币、帐册、首饰、吃食等物,他都不取,却对一把小木剑特别钟爱,不舍得放手。当时某就戏言,此子怕是爱剑如命,不想一语成谶。”

    “喦儿自小就喜欢打闹,对于剑术特别钟爱。这天下之大,论及剑术,怕是无人能与国公想比。国公若有空闲,不妨传授他一招半式。”

    对于高力士这古怪的请求,裴旻满口应下,说道:“我家小三是否有学剑天赋未知,小八倒是不爱此道,我也不勉强。截止至今,也只有太白,继承我部分剑术,还有部分未寻得传人。只要资质出众,便是倾囊相授也唯有不可。就算受天资所限,也能保证他不为他人欺负。”

    再次与高力士道别,裴旻虽对高力士最后的请求有些不解,但对于自己此次的收获很是满意。

    在来之前,裴旻一直担心一点,就是李隆基彻底黑化,真的就跟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一样,为女色迷失了心智。

    要是李隆基知道杨婕妤用这种蛮横的手段鸠占鹊巢而不闻不问,裴旻也不对李隆基怀抱什么希望了。

    这种丑事都能接受,无动于衷,那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幸运的是李隆基是唯一一个给蒙在鼓里的人。

    满朝文武都知道此事,只是是杨婕妤太得宠,而王鉷威势又足。

    以至于无人敢在李隆基面前提及此事,甚至还有些人怀疑李隆基就是知情者。

    随着宋璟的退出,庙堂的吏治早非以前。

    那种敢直言犯上的谏官,早已离开了庙堂,失去了说话的机会。

    当然裴旻也了解李隆基的脾性,他是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责罚杨婕妤跟王鉷的,但是也不会纵容两人这样毁坏自己的好名声。

    他会想方设法的维护自己已经“臭”的名气,杨婕妤想要鸠占鹊巢是不可能了。

    封建社会,裴旻不敢说什么法制,但是杨婕妤这种正大光明的强盗行径,他是无法忍受。

    此次也算是他对杨婕妤的一个警告,莫要以为抱了一个大腿,找了一个男人,就真能为所欲为了。

    **********

    天色方刚入夜!

    陈希烈回到家中,不及休息,直接入书房,翻阅《易经》。

    这俗话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这话倒不是完全虚言。

    陈希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陈希烈并没有任何显赫的身世门第,但是他现今却是门下侍郎、集贤院大学士,崇玄馆大学士,在庙堂上地位不小。

    他有如此成就,靠的就是学识。

    陈希烈是一个学者,博览群书,精通道家学说,因为对于道家典籍信手而来,以此而扬名。

    李唐道教是国教,李隆基对于道学很是重视,听闻陈希烈的大名,亲自将他召入宫中讲解《老子》、《易经》,以至于累迁至秘书少监。

    陈希烈为人特别圆滑,常以神仙符瑞取悦于李隆基。

    月亮大些说,皓月当空是大吉之兆。

    星星多些,就说群星汇聚,象征着大唐万事昌盛。

    这些骗鬼的话,恰恰能够唬住李隆基这样的君王,令得他们开心。

    李隆基一开心,陈希烈自然官运亨通,成了现在的门下侍郎、兼任集贤院大学士、崇玄馆大学士。

    明日又道跟李隆基讲课的时候,虽然他知道李隆基志不在此,即便听课也是敷衍了事,可他这里却不能不认真筹备,以免出个意外。

    陈希烈能够将《易经》理会通透,自身在这方面也别具天赋,只是一刻功夫即看的入神,沉迷进去。

    直到给下人重重的敲门声惊醒。

    陈希烈性情谦柔,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没有动怒,而是心平气和的道:“我不是吩咐过,看书时间不要过来打扰?”

    下人说道:“是有故友来访,说是裴国公麾下的幕僚,李林甫。”

    陈希烈神色一怔,霍然而起。

    裴国公的幕僚可不是一般人物,以裴旻现在的地位,他的幕僚固然算不上朝廷编制,地位却是响当当的。

    尤其是裴旻的左右手,张九龄、李林甫,随便拿出去都有三品官的排场,名望早已传言开来。

    其中李林甫行事比张九龄张扬一些更为出名,他游走于西域的诸侯间,与他们称兄道弟。

    即便是长安,也有他的事迹。

    陈希烈身为官场中人,自然听过。

    而且陈希烈还听到一个传闻,听说此次大战,裴旻攻取青海湖,击退阿拉伯战无不胜的狮王,李隆基意图给裴旻封王。

    以军功封王,这是唐王朝立国以来的第一遭,即便是李靖、苏定方、李世绩都未有这种荣耀。

    但细细想来,裴旻此刻的功绩与这些名将只多不少,即便封王也在情理之中。

    裴旻这真要是封王,地位权势更重,能够结识裴旻的左膀右臂,对于自己的仕途那是百利无一害。

    “快,将林甫兄请入会客厅,我正装相迎。”

    他说着整理了装束,小跑着去与李林甫见面。

    “林甫兄!”

    人未到,声先至。

    李林甫也起身迎上,说道:“陈兄,好久不见了。”

    陈希烈、李林甫关系原本不深,但有过往来。

    李林甫早年受舅父姜皎的宠爱,姜皎昔年是李隆基的至交,官至迁太常卿,兼秘书监,而陈希烈一开始是秘书少监,在姜皎手中任职。

    两人又这层关系,相互结识。

    只是李林甫当年地位低下,不过是看门的千牛直长,陈希烈没有与之深入往来。

    而李林甫也觉得陈希烈对自己没有半点用处,关系冷淡。

    然而今日再会,两人几乎如阔别已久的老朋友一样,特别亲昵。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