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以命相逼
    李蛮还是很重视自己在民间的声誉,即便因为成功,自诩自己统治的唐王朝已经超过了贞观时期,心底有了懈怠之意,疏于朝政,沉迷享乐。

    但对于自己是否能够流芳百世,还是极为重视。

    他与杨妃不知说了什么,但是第二日,裴旻既得到了消息。

    杨家人退出了韦府,同时工人留了下来,并未继续修葺屋舍,而是尽可能的将韦府复原,并且下旨光复韦安原职,还惩罚了杨锜,罢去了他的官职。

    很显然李蛮是将一切罪过算到了杨锜的身上,让他来顶罪。

    不过真正嚣张跋扈的根源杨婕妤非但没事,李蛮为了安抚她,还赏赐了一大笔的钱财。

    裴旻闻言也是长叹,并不意外,这就是李蛮的性格。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李林甫也向裴旻汇报了自己这边的进展。

    听他坑骗的对象是陈希烈。

    裴旻一点负罪感都没有,对于这个家伙他是有些印象的。

    因为历史上的陈希烈是李蛮这一朝人缘最好的宰相。

    他深得李蛮欢喜,又让李林甫信任,还跟杨国忠坑壑一气,与安禄山关系密切,跟哥舒翰把酒言欢。

    不管朝堂局面多少扑朔迷离,他自己怡然自得,不动如山,犹若不老青松。

    在李蛮沉迷享乐,李林甫、杨国忠争权,哥舒翰、安禄山相斗的时代,陈希烈能够做到这点委实不易。

    只可惜他的能力并未用在正途,而是溜须拍马,左右逢源。

    当然历史上左右逢源的人不少,仅是如此,裴旻倒也不会计较什么。

    让裴旻无法接受的是安史之乱时,安禄山攻陷长安。李蛮仓皇逃奔蜀地,陈希烈被叛军俘获。

    陈希烈毫无节操,直接选择投降了安禄山。

    然后陈希烈当了多年的大唐宰相,摇身一变成为了安禄山大燕国的宰相。

    坑这种人,裴旻心底没有半点的负罪感。

    裴旻在李蛮封赏之前,去拜会了自己在长安的故友。

    老哥哥贺知章毫无疑问首当其冲的。

    不管身份在怎么变化,裴旻的权势如何隆重。

    对于贺知章、张旭这两人,裴旻始终怀着崇高的敬意,不忘自己初入长安,人生地不熟的时候,是他们给了自己一个稳定的住处,一次次的在酒会上传授自己经史文化,并将自己培养成了一个酒鬼。

    即便事情过去十多年,对于他们的情义,裴旻不敢半点遗忘。

    贺知章也不将裴旻视为那个高高在上的西方边帅,还如当年那个初出茅庐一身热血穿京畿的小兄弟。

    得知裴旻要来长安,贺知章早早的吩咐下去,请了长安最好的厨子,准备酒宴,用来款待裴旻。

    兄弟两人坐在一起喝酒,没有任何身份隔阂。

    贺知章今年正好六十,脸上以显露老态,鬓发灰白,神色也不如以往精神。

    裴旻看着有些心塞,莫名想起了自己的太公薛讷。

    作为将门之后,薛讷早年是何等英武,即便白发苍苍,依然横扫北疆,以摧枯拉朽之势,稳固西方局面,但依旧躲不了岁月蹉跎。

    裴旻、贺知章高举杯中酒,一饮而尽。

    裴旻叹道:“只可惜张老哥不愿远行,此时此刻再加上他,那才是人生幸事。”

    这一次,裴旻来之前还特地指挥了张旭一声,问他要不要一并通往。

    毕竟他们三人聚在一起喝酒的机会不多了。

    只是张旭早年行走天下,游山玩水,磨砺自己的书法半辈子,大有走乏疲累的感觉,不愿意再动了。

    而且他已经将凉州国会图书馆看成了一种事业,将重心都用在了图书馆的工作上,甚至为此放弃了从不离身的酒。

    拒绝了裴旻的邀请,只是让他代替自己多陪贺知章喝两盅。

    贺知章道:“伯高老弟找到了自己的路,某这个做哥哥的只为他感到高兴,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在于他一同喝个痛快。”

    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惆怅,更多的是怀念。

    裴旻忍不住问道:“张老哥,可是有什么心事?”

    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贺知章的感觉有些不正常。

    只以为他如昔年的薛讷,英雄迟暮,上了年岁,多愁善感。

    但听他话中有话,裴旻顿觉不对劲。

    贺知章半响不知说什么,叹道:“原本想尽兴之后再说,现在却不得不提前了。”

    他很慎重的叫了一声:“裴老弟!”

    “答应哥哥一件事情。我说如果,是如果,哥哥有什么意外,你就当做不知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裴旻霍然而起,紧张道:“这怎么可能答应!老哥哥,我裴旻朋友不少,但您与张老哥,与我而言如兄如父。我们相交十数载,现在说什么生分的话?您若有事,我怎么可能做到不闻不问?你将我裴旻当做什么人了?”

    贺知章跟着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近处,突然撩起长裤直接跪伏下来。

    裴旻都有些吓傻了,根本不敢去扶,第一反应本能的直接跟着跪下。

    贺知章道:“就当哥哥求你了,我贺知章这一辈子以酒为伴,荒诞无稽,但心中自有操守,以身殉道,固所愿也!可老弟不同,你我知己一场,老哥哥这不是为你的前途考虑。在你我相交多年的情义面前,前程前途算得了什么?可是老哥哥不能不为大唐,不为天下考虑。”

    “这天下能没有十个贺知章,一百个贺知章,却不能没有一个裴静远。”

    “若因为我一个贺知章,而让天下少一个裴静远,我贺知章即便万死,也不能自赎其罪。”

    “裴老弟,老哥哥这些日子是日夜难眠,连喝酒都没有半点滋味。迫于无奈,只能出此下策,若是不答应,老哥哥今日就不起来了。”

    他老泪纵横,长扶在地。

    裴旻跪着说道:“老哥哥,您这是折我的寿,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说?”

    他一边说,一边跪着将贺知章搀扶起来。

    但贺知章似乎下定了决心,怎么扶也搀扶不动。

    裴旻也不敢过于用力,万一伤着,可如何是好?

    裴旻只能一个劲的劝说,但是贺知章却一言不发的跪着。

    这种一言不发,更让裴旻绝望,明白自己这位老哥哥是在用命逼迫他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