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缘由何在?
    ,!

    裴旻实在无法,只能答应了贺知章,以退为进。

    他太了解自己这位老哥哥了,自己真要与之坚持下去,怕是真有将他逼死的可能。

    贺知章将事情思考的如此彻底,想要从他口中套出一点半点也不可能。

    裴旻还是第一次失落的从贺府走出来。

    与他而言,长安贺府便如自己家一样,这里有一个旷达不羁,风趣率真而且博学多才的兄长。

    在这里与之喝酒,谈天说地那是人生快事。

    今日却……

    离开贺府,裴旻马不停蹄地回到了裴府,叫来了孙周。

    “立刻马上给我调查礼部的一切情况,尤其是关于贺知章的,我要知道贺老哥最近遇上了什么事情,在干什么?”

    相比李林甫,孙周显然是裴旻可以信任的心腹。

    对于李林甫,裴旻都会留着一手,对孙周却没有这个必要,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如实以告。

    孙周显然也有些不知所措,低呼道:“贺尚书这是要死谏?”

    贺知章现在已经是礼部尚书了,因为裴旻的关系,无人与之为敌。

    贺知章自身虽无治国之能,却是当世大贤,给号称“清谈风流”的绝世人物,经史文章天下一绝,他开创边塞诗雄壮激昂的风格、确立写景送别诗明朗向上的情调、开启宫怨诗之先河、培育了清俊脱俗的天然美的风气、突破咏物诗固有的范式。

    不但在庙堂,还是士林都具有极高的地位。

    贺知章要是死谏,只怕要给看天捅个窟窿。

    “不,事情还没有严重道那一步!”

    裴旻摇了摇头道:“你不了解我那老哥哥,他并非那种一心向着仕途的文臣,也不是悲天悯人的圣贤。与他而言,一切随缘。是那种很真,很实在的人。哪怕他此刻被贬,他也不会生气,一样是喝酒作诗,享受生活。在我的认识中,活的最潇洒快意的,第一个是我张老哥张旭,第二个就是贺老哥哥。如果他此刻的地位是国相,到有死谏的可能。毕竟,陛下最近的行为,确实不值得说道。”

    “但他只是礼部尚书,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唯有礼部发生了特别的事情,在他权值之内,他才会如此执着。”

    一个人想要潇洒快意,唯有履行自己应尽责任之后,才能真正的快意起来。

    逃避现实,虚度年华,浪费大好时光,那不是潇洒,而且自欺欺人。

    贺知章自号四明狂客,四明在前,狂客再后,并非没有缘由的。

    孙周听得如此,也松了口气,立刻下去办了。

    裴旻看着窗外的夜色,琢磨着这起突发事件。

    贺知章如此慎重,反而透露了一些情况。

    此事不出意外,与李蛮、杨妃、王鉷、李元纮这一些唐王朝地位最高的人有关,也只有事关他们,才会逼得贺知章堂堂一个礼部尚书需要以死明志……

    不对,李元纮还要去掉。

    李元纮是当朝首相,地位是高,但是李元纮并不是李蛮的心腹近臣。

    真要有错,李蛮是不会包庇李元纮的。

    而且李元纮不是逆臣,裴旻反感他只是政见与不同而已。

    即便李元纮有过,到顶不过私德有亏,不应该需要贺知章以死明志,那么严重。

    归根究底,问题应该还是在李蛮、杨婕妤、王鉷三人身上。

    李蛮理性犹在,应该不是问题的源头,杨婕妤、王鉷才是关键。

    “杨婕妤、王鉷!”

    念着这两个名字,裴旻心底是杀气是越来越重。

    他用力拍了拍脸颊,想着贺知章与杨婕妤、王鉷之间会有什么往来。

    王鉷是目前朝廷上的当红辣子鸡,一个人身兼十二要职,掌唐王朝的经济,手中权力一点也不逊色宰相。

    但是礼部是庙堂上一个很特殊的部门。

    礼部掌天下礼仪、祭享、贡举之政令,主要任务是管理全国学校事务及科举考试及藩属和外国之往来事,以及一切礼数问题,至于国家事务重要决策,概不参与。

    故而礼部的掌权者,不需要有多少治国能力,只要有足够的名望,懂礼法,明白一切章程规矩足以。

    一直以来执掌礼部的多是那些老学究大儒,贺知章也是其中一列。

    王鉷所掌控的行政职权与贺知章掌握的礼法,完全没有冲突的地方。

    裴旻想了很久也实在想不到王鉷与贺知章能够起什么冲突。

    至于杨婕妤?

    裴旻突然意识到杨婕妤的存在与礼部有着很深的联系。

    作为出现在李蛮身旁最多的女性,杨婕妤的一切行径,离不开礼部的安排。

    首先李蛮这个皇帝与王皇后的关系随着武婕妤的死,几乎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除了重大的事情,比如祭天祭祖,需要王皇后在一旁,王皇后就如不存在一样。

    身为国后,本因母仪天下,却如给打入冷宫,这本就与礼法不和。

    要是换做贞观朝,李世民敢如此,魏征的口水都能将李世民给淹死。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礼部、贺知章都未计较,也不至于这个时候拿来说。

    但是杨婕妤跟着李蛮出入诸多诚,存在感不说四妃,两皇后都远远比不上,这也是于理不合的。

    而且杨婕妤入宫才不满一年,已经升为婕妤。

    唐朝后宫机制:皇后为上,母仪天下。次之是四妃,贵妃为尊,淑妃、德妃、贤妃三妃其后,视为四妃,正一品。再次之是九嫔,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正二品,接下来就轮到婕妤,正三品。

    杨婕妤是改嫁之身,短短的时间提升为婕妤,是天大的恩宠了。

    不过这也不足以让贺知章以死明志吧?

    他记忆中的贺老哥,真不是这般迂腐的人物。

    除非……

    裴旻忽然想到一点可能,杨婕妤不满自己婕妤的身份,想要向上爬。

    位列九嫔,或者四妃……

    要真是如此,礼部应该不会同意。

    可就算反对,还是不至于闹得贺知章以命对抗那么严重。

    “到底什么原因?”

    裴旻觉得自己离答应已经有些近了,杨婕妤八成就是关键所在,但是他就是想不通贺知章到底知道什么,需要以命来捍卫。

    “老哥哥,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