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肃然起敬 关键所在
    ,精彩小说免费!

    裴旻百思不得其解,礼部到底有什么事情,值得贺知章以死明志。

    直到翌日正午,孙周再次上门。

    “有没有发现什么?”

    裴旻昨晚是一宿未眠,都在想着贺知章的事情,但由于缺少决定性的情报,一直想不透关键。

    孙周这一来,裴旻迫不及待的追问着情况。

    孙周也不墨迹,直接道:“一日时间,属下也查不到什么特别的消息。只是查到两件事情,值得注意。”

    裴旻也知道这短短时间,确实有些紧了,只是这事关贺知章的性命,由不得他不着急,说道:“快快说来。”

    孙周颔首道:“属下探出杨婕妤不但贪财,而且权势**极重。入宫时,因为杨婕妤身份不明,还是个寡妇,地位并不高,只是才人……可没过多久,陛下就意图册封杨婕妤为婕妤,此事礼部还有不小的争论。但是高内侍特地找了贺尚书说话。不知他们说了什么,贺尚书最终默许了。”

    裴旻点了点头,这点值得注意,但应该不是问题关键。

    高力士与自己的关系不错,他特地出面显然圆了场,双方应该不至于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难道杨婕妤小小的婕妤满足不了他的胃口,还想向上爬?

    相当九嫔还是四妃?

    依照杨婕妤的脾性,还真有这个可能。

    但李隆基应该不会同意。

    九嫔还好说,四妃地位非同一般,作为仅次于皇后的存在。

    皇帝侧立四妃需要举行特地仪式的,就杨婕妤还想上四妃?

    裴旻继续看向孙周。

    孙周说道:“还有就是礼部主事徐铭告事假消失了……”

    裴旻立刻道:“快,细细说来!”

    他有预感,这个徐铭绝对是关键人物。

    要是真的“告事假”,孙周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的。

    果然!

    孙周道:“这个徐铭是贺尚书特别提拔的,他是昔年徐有功的孙子……”

    一听到徐有功,裴旻心底不由生出一股敬意,当然对的不是徐铭,而是那个徐有功。

    徐有功或许在后世名不经传,但是只要了解他的人,都会忍不住对之伸出大拇指。

    作为一个方正不阿的官,徐有功身上尽显文人的铮铮傲骨。

    这说道不畏死的刚直大臣,魏征、包拯可以说是标杆。

    但是魏征面对的是善于纳谏的李世民,而包拯面对的是宋仁宗,那个让唾沫星子喷到脸上,都不敢还嘴,去找张贵妃发脾气的皇帝。

    徐有功面对的却是杀人不眨眼的武则天。

    徐有功青年时期举明经及第,历经蒲州司法参军、司刑寺丞、刑部郎中、侍御史、司刑寺少卿一辈子都在司法机构当官。

    他断案如神,便如昔年狄仁杰一样,是名副其实的刑侦奇才,在司刑寺任职三年,只是这三年他就纠正了数百件冤假错案,救活人命数千。

    世人有言:今有功断狱,天下无冤枉人。

    武则天一朝,最为人诟病的就是酷吏。

    这位中国第一位女皇,所选用的酷吏不拘一格,只要能够帮助她巩固权力,不管市井无赖还是惨无人道的禽兽畜生都一律重用。

    而徐有功是当时唯一一个敢于酷吏争斗的官员,还是标杆人物。

    徐有功才是小小六品官的时候,就敢跟来俊臣唱反调,公然在朝会上强谏武则天。

    因为给酷吏冤枉的人伸冤,多次与酷吏对着干,数次激怒护着酷吏的武则天,三次给控告死罪,让武则天送上了砍头台。

    电视里诸多如狄仁杰、包拯为民伸冤请命,连累自身这多是艺术加工,小说渲染。

    而徐有功为了守法护法,三次将自己置于生死存亡之地,却是史书上白纸黑字的记载。

    徐有功干司法十五年,为了替人伸冤,二次罢官,三次被判死刑。他却泰然不忧;死罪被赦也不阿谀奉迎,仍然矢志不渝,罢官复出,依旧一心执法守法,最后连杀人如麻的武则天也被他的忠贞和勇气所折服。

    在裴旻眼中徐有功这种人若是生活在一个明主之下,一定是一个人人爱戴的徐青天。

    比包拯、海瑞、袁可立这些青天相比,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种铮铮傲骨的文士,裴旻只听其名,即以肃然起敬。

    孙周继续道:“说道这个徐铭倒也有几分他祖父的本事,起初在刑部任职,颇有名望。只是后来状告王毛仲的心腹,惹怒了王毛仲,受到了特别对待,给赶出了刑部。”

    “徐铭的父亲与贺尚书是好友,贺尚书当时出面,将徐铭拉到了礼部。十多日前,徐铭探亲回家,这一去就没了踪影。我调查过,徐铭家住洛阳。长安到洛阳的交通极为便利,坐船顺黄河而下,不过几个时辰即达。真要探亲,何须十数日之久?”

    “而且依照我朝廷律法,除非是父母病重,其余时间是不许因私而废公,请长假的。礼部最讲究礼法,贺尚书是礼部之首,更因以身作则。徐铭此次明显触犯法律,贺尚书却不闻不问,值得怀疑。”

    裴旻听孙周说着,心底突然一动,惊呼道:“洛阳!徐铭家住洛阳?”

    孙周也知裴旻想到了什么,忙提醒说道:“是的,是洛阳偃师人!”

    裴旻沉声道:“杨妃在入宫以前的夫君裴冠就住在洛阳,当年在东去泰山封禅,我还跟他们有过一面之缘。你说徐铭有他祖父的本事,他祖父那是断案如神的徐有功,只要有徐有功两三成的本事,就已经是一号人物了。”

    他急促的来回走了两步,肯定的道:“这个时候,徐铭探亲失踪,绝对不是个意外。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还是关键所在……”

    “快,你立刻去调查,裴杨氏是怎么成为杨妃的,什么所谓的表哥表妹都是骗鬼的话。杨玄琰那边说的,没有这本亲戚。至于我裴家,裴冠是裴家偏支中的偏支。王家虽然落魄,却也是太原王氏,王方翼的后人。即便有亲,也就是八竿子打不到的关系。这种关系,根本不可能聚在一起。也许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立刻去调查。还有千万注意,不要打草惊蛇,此事绝对不能大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